專題: 郊遊

深田久彌著作「日本百名山」中有一段話是這樣的︰「富士山與槍岳,是兩座代表日本的山。(中略)一生人登上一次富士山,是普通人的想法;而站在槍岳頂峰,則是登山者一生人也要試一次。」槍岳除了那高聳入雲的傲姿外,其圈谷亦相當吸引。東鐮尾根與橫尾尾根夾着的槍澤圈谷可算是最具代表性,與臺灣雪山一樣被認為是冰河時間的痕跡,標高約二千五百米處之天狗原一帶,更被稱作冰河公園。天狗原有一池名曰天狗池,賣點是可欣賞「逆槍」,也就是槍岳的倒影。不走槍岳至南岳稜線,特地大落大上,正是為此景而行。

大天井岳,標高2922米,歸入日本二百名山;山頂由花崗岩及輝綠岩混雜而成,走在其中,如典型年輕高山一樣,似一堆亂石,然而山頂展望卻是一流。槍岳(槍ヶ岳),標高3180米,屬日本百名山之一,日本第五高峰。其形狀如槍突向天空,故名;亦因與瑞士阿爾卑斯山馬特洪峰(Matterhorn)相似而喚作「日本的馬特洪峰」(日本のマッターホルン),是北阿爾卑斯最受注目的山峰,比起最高的奧穗高岳過之而無不及。

英國人WilliamGowland來日探礦,因遠看似瑞士阿爾卑斯而喚作「日本阿爾卑斯」(日本アルプス)。北阿爾卑斯,即飛驒山脈,廣為香港人知者,有景點立山黑部及上高地。北阿爾卑斯山脈,橫跨軸山、岐阜、長野及新潟四縣,主要部份納入中部山嶽國立公園,最高點者為奧穗高岳,標高3190米,僅次富士山及赤岳,為日本第三高。是次行程,環繞北阿爾卑斯山脈,襯著秋意降臨,欣賞紅黃綠三色混雜的世界。

鵝肚佇鷹

由札山道出發,仰望鵝肚,公園後已是鵝肚坑的入澗位,澗內相當暢通,澗床以巨石為主,輔以少許攀爬技巧,絕不困難。很快會遇上幾乎平行的右支,不遠處有人工砌成的石牆,附近有大量不尋常的舊衣物及背囊等,疑似曾是來自中國的偷渡客或斬樹黨之巢穴,右方有山徑離澗,查實是接上佇鷹脊的路口。沿主澗上,可依澗中的白色膠水喉,不久澗右有巨石形成石峽,此峽可攀,亦可於左方山徑走至峽頂。

【行山】鳳凰觀淪陷

路線︰昂坪→地塘仔古道→羅漢坑→鳳凰山→天梯→昂坪|難度︰本路線不宜新手或略富經驗人士前往,尤以羅漢坑中段瀑崖頗為險要,出澗一段路況不明,必須擁有突破叢林能力之領隊同行

老人南崖、芝麻石林

芝麻灣半島主峰老人山,實際是一個雙峰結構,以東者為老人山,建有山火瞭望台,以西者為塔仔山(又叫廟仔墩),與老人山幾乎等高。此地向西南有一系列崖壁路線,全冠以老人之名,如老人連崖、老人南崖及老人西崖,實際都屬塔仔山範圍。「老人南崖」應更正為「塔仔山南崖」,但為免產生更多誤導,仍舊喚作「老人南崖」。老人南崖可細分為左崖及右崖,當中以右崖最簡單,崖下有老人南崖石河,在芝麻灣郊遊徑亦可觀之。

八仙沙羅

八仙嶺,乃新界東北名山,以黃嶺為首,成風水龍脈,吸引不少人在此建村,尤以船灣內海一帶更甚。一如馬鞍山,不同角度有不同名字,企嶺下海引證馬鞍山又叫企嶺;橫山腳上下二村亦可推論八仙嶺又叫橫山。生態災難主角之一的龍尾灘之名,亦是由此而來;而在龍尾東側,便是鼎鼎大名的大尾篤,名字歷兩次「雅化」,出現大尾督及大美督二名,至今部份地方仍可見舊名。雖說縱走八仙,總是迴避不了山脊上那惹人討厭的樓梯級,但接駁路徑上卻是多姿多采,單以山徑計算,有仙姑脊(即馬騮崖)、純陽脊、連接橫山腳諸徑,還未將黃嶺及屏風山等小徑納入其中。

是咁的,約一星期前,我們希望到愉景灣郊遊(成世人都未去過),所以作為好好先生的我,就事先在網上進行資料搜集,看看有沒有值得觀賞的名勝古跡。就係咁,給我發現聖母神樂院了。說來也慚愧,作為一個土生土長,又對香港地理、歷史稍有興趣的人,我竟然之前從沒聽過這座隱修院。關於它,網上資料還是有幾個的。聖母神樂院建於1950年,為一所天主教隱修院,其前身位於大陸河北省,於上世紀四十年代末就一直南下逃走,直到香港(點解那時候要逃走,你們懂的)。如果你對神樂院不認識,那也應該聽過、喝過香港的「十字牌」牛奶吧!

從遠足徑看香港軍事史

麥理浩徑是有意識地將新界東西及九龍半島以北的各個制高點,包括西灣山、牛耳石山、雞公山、馬鞍山、獅子山、大帽山等連成一線,即把新界切成兩半,而第五、六段更有二戰時留下的許多仍可使用的碉堡和軍事建設。麥理浩徑根本就是一條軍事防線。防誰?當然是防中國。邊界是第一線、麥理浩徑是第二線、維港是第三線。英國當然不會輕易與中國開戰,但作兩手準備,可謂深謀遠慮。

漫步遊走東涌大澳

猶記得我在一個陽光燦爛的週末,走上了這條連接東涌和大澳的林蔭道。起始的步道是東涌市中心旁一些零散聚落的小徑。零散的汽車聲和自然音效共譜了一首趣怪的曲子,道出了東涌城市在急速蔓延的交響曲。我一邊跟隨清晰明確的石屎路走著,一邊在享受微微清風。到了一個精緻的涼亭。可以看見一峽之隔的赤鱲角機場。機場內航班熙來攘往,好不繁忙。宏觀地環顧四周,左面佈滿植被的山嶺與右面的機場相映成趣,此起彼落的飛機令我在路上的景觀時有變化,為旅途增加不少玩味。

香港雖然地方少,但不乏郊遊接觸大自然的好地方。行山的話,路線難度由淺入深,一應俱全。常常聽到行山前輩說香港的山峰有三尖,雖然有爭議,但大致定為蚺蛇尖、青山及釣魚翁。想一嘗攻頂滋味的話,釣魚翁可算是最易上手,而且交通方便。詳細的路線圖可在「遠足香港」找到,資料應有盡有。雖說是最易上水,但攻尖登頂,亦需要足夠的體力及經驗,量力而為。路線 :五塊田==》上洋山==》廟仔墩==》釣魚翁==》布袋澳

邊城小記

寧靜不代表簡單,閒適不代表安逸,這座簡樸的上水小鎮,往往站在鬥爭的前沿,成為華南地區的暴風眼。原居民抗擊英軍,游擊隊伏擊日軍,偷渡客越界求生,水貨客引發矛盾。不過,話說回來,友人在途中說得好,放眼如此風光,揚言光復的人,會有心細賞眼前的邊城風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