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鄉議局

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代表每一個香港人。不過,如果硬要找一個人來為香港求籤,為何不是車公廟的相士,或者是特首(縱然至今他還沒有任何民意授權)?特首好歹也是特區之首領,劉皇發卻只不過是鄉下佬的代表。我實在想不到一個理由支持他代表香港求籤。

城邦論與原居民

陳雲老師昨日最新聖訓說:「香港本土運動是激烈的抗共行動、維護香港利益行動,沒有溫和這回事。」放眼香港,要行動激烈的,絕不會是被推入港大後樓梯就哭得哀傷,被男警伸展「抱」負而無力頑抗的社運青年男女,而是存活於新界一帶鄉郊的一眾原居民。為何陳雲老師及其「城邦派」門下,卻一直無視這一群最本土,又勇武的族群呢?

首先,城邦大法主張的香港城邦,是為保衛華夏文化精粹,他朝垂範中華,建立中華聯邦。本土原居民還保留太公分豬肉,丁權傳男不傳女的華夏文明傳統。要垂範中華, 驅逐美帝,解放東亞,看來必始於本土原居民祖宗祠堂裡的廟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