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鄭國漢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醫生,人稱其正直,辦事用心,亦得民心,可算是當今官場較有為者。但局長可知道,香港無道,則出仕食祿是可恥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頗能慎思明辨,為官數十年以來,略有德政,算是勤政為民。惟當今行政長官梁振英昏庸無道,為其出謀獻策,是不義的。想起前朝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同是一腔熱血出仕,但求為民服務。結果又是不斷傳出司長意興闌珊、心灰意冷。政府無道,則根本不應出仕。當年行政長官曾蔭權率領高官遊走各區宣傳政改方案,齊齊高喊「起錨」口號。見司長站在一旁,強顏歡笑,故作興奮舉手呼喊,可笑又可悲。

本人問了鄭國漢如有附近屋苑住戶投訴學生宿舍噪音,警方到校長宿舍問你拿身分證,他會如何做。他的回應,只是說要平衡利益,聲稱是犯不犯法的問題,反映思維是行政人員的思維。陳坤耀當年,是強調嶺南落地先於私人屋苑,屋苑住戶買了單位,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嶺南使他們單位有保值價值,大學學生搞活動是正常事,大聲點是常識。買家應該預計得到,所以陳坤耀認為他們不應經常投訴,單位有保值價值同時,要接受噪音。看看分別吧!誰真的維護學生權益?見微知著,鄭國漢回答如學生參與佔中被補,他會到警局保釋他們,不知到時是否真的做到。

守護陳雲?

嶺南學生會正正是左膠的集中地,這班左膠廢物,和一直說支持陳雲的人,老實問一下自己:你與陳雲好親嗎?陳雲丟了教席,你真的好有感觸嗎?這麼久,還攬住他的「城邦論」,令他不能得道升仙。那種不是出自真實的假惺惺,就如去年穿上有黃洋達三個大字的衣服到中聯辦門外,今年又忽然本土的熱血公民一樣,令人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