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鄭家富

對於鄭家富先生,我真係充份感受到咩係「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係點解。其實「自由行」真係已經嚴重影響港人生活,先不說甚麼上水變為水貨城,只講大量自由行拉喼購物,同埋佢地既行為同不可一世有錢大哂既態度,就己經令港人十分煩厭。筆者唔清楚鄭家富先生一直對「自由行」既立場係咩,但對於佢講既「如果依家自由行充斥既香港社會衝入黎我地海怡,我就不能接受」,筆者就真係覺得好不合理。

海怡豬,你們是活該的

早前海怡半島商場改裝成自由行為客戶的特賣場,引起豬豬們「強烈抗議」,海怡關注組發起「無限期靜坐行動」,我有沒有看錯?那班自命「和平理性溫和中間務實樂觀上進優皮高尚而且滿懷同情心」的一群城市中產精英豬,竟然靜坐!?竟然坐地下?真的難以置信,天方夜談!他們真的太激進了,根本不附合他們的貴族豬身份,我接受不了。

原本我希望在選舉之後,再寫part 4以作修正及提出選後的分析,最終卻因為事忙未有實行。現在人網執笠,當日文章之中的一些分析,可算是「不幸言中」,但就現在的最新情況,由於無甚工餘時間,我也未有緊貼掌握。最低限度,我也想先聽聽毓民在今天(3月25日)的網台節目的親口回應,才再作思考。於是我決定先在這裡重貼舊文,當中會作一點時間性的補充,先讓那些新加入「食花生」的朋友補回一些基本的背景資料。不過我想強調,我是沒有關於人網的內幕消息。我的觀點主要是基於我在師侍毓民期間對他的印象,可以說我的所謂分析是毫不客觀的。我旨在將我所相信的說出來,作為眾多說法的其中一個,供公眾參考。

鄭家富身為政圏人士,絕不會不明白在現存政制下,巿民的聲音無從上達。哪邊是雞蛋,哪邊是高牆?鄭家富絕對需要分清楚。身為政界人士,他的職責就是監督政府,而不是無理地指責市民。但鄭家富竟然在報紙和電台冤枉巿民的義舉是「民反民」甚至是「人鬥人」,之後更扭曲巿民舉報走私賊違犯香港法例地鐵附例是「行私刑」。究竟是誰人在「對付民」,而沒有將把矛「對付官」,相信港人已經心中有數。

港鐵執法不力,市民用尺去度水貨客貨物,你鄭家富都認為是濫用私刑,我倒真的想問你,咁我報警係咪恐嚇緊個賊?強姦反抗係咪傷人?你說濫用私刑,刑在哪裡?我們不是打佢,我們是見義勇為,你不要將傷人與見義勇為的概念偷換。甚至乎,我覺得那些市民應該要提名好市民獎。大中華主義者十多年來碌碌無為,他們有沒有想過自己就是今天香港困局的源頭?當本土意識抬頭,香港與中國利益衝突日益嚴重的時候,大中華主義者是要像民主黨一樣,重複十多年來都已經發臭的口號,抑或重新思考一下自己的定位?

陳珮明鬧事,大事出不了,但從問題的性質來看,是一個很重大的事件。凡是阻礙民主黨員當選的,要採取堅決措施。陳珮明既然是游月華的對手,就是民建聯B隊,就要必須堅決抵制,不能讓步。前一段,我們對黃毓民等人鬧事,主要採取反攻、告急的方法,是必要的。凡是鬧得起來的地方,都是因為那裡的反「人民力量」、「社民連」、「新民主同盟」等民建聯B隊態度不堅決,旗幟不鮮明。這也不是一個兩個地方的問題,也不是一年兩年的問題,是幾年來反對「偽民主」旗幟不鮮明、態度不堅決的結果。要旗幟鮮明地堅持民主黨理性、務實、進步的溫和路線,否則就是放任了「偽民主派」,問題就出在這裡。這件事發生了,也是好事,提醒了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