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野生動物

消逝中的濕地樂土

黃斑弄蝶 (Ampittia dioscorides)是一種在濕地環境中生活的小型蝴蝶,展翅長度只有約兩厘米,翅膀合上時只有約成人小指頭的大小。濕農田、荒廢田野等淡水濕地正是牠們經常出沒的地方。雖然弄蝶科 (Hesperiidae)蝴蝶大多沒有奪目色彩,但休息時的型態就十分獨特。牠們會把前翅豎起,後翅伏下,看起來就像一隻戰機!

貓與蟬

再看到蟬蛻,是在日本。一片蟬聲喧鬧穿梭在林森枝椏間,每棵樹都掛著蟬和蟬蛻。我在巴士站的長椅坐著,一隻蟬剛好落在我旁邊歇腳。香港曾經不那麼石屎森林。小時候住北區的屋邨,也有過春天抓毛蟲,夏天撿蟬蛻的日子。聽說蟬蛻能入藥,可治咳嗽或用作藥引,我不太懂。反正小時候看著那相貌奇特的空殼,覺得好玩,就跟玩伴到處去摘。夏蟬通常在樹上脫殼,在地上樣貌相似的其實是幼蟲,會爬會走。我們有時以為是蟬蛻,跑上去撿,撿起來發現圓滾滾的蟲眼和蟲爪拼死在動,嚇得連忙丟了。

根據電視台的新聞片段,四隻小野豬尚未戒奶,由此推斷應是出生不久,請問署方為何能如此泯滅人性?不止拆散牠們一家,還令小野豬和母親骨肉分離,飽受驚嚇,與及不能吃飽,如小野豬因此還遭到署方人道毀滅,本人實在絕對不能接受﹗本人現向署方作出以下訴求:第一,請交代小野豬的去向,並堅決反對將其人道毀滅;第二,請務必將小野豬帶回金獅花園對開山坡放生,並盡力令牠找回「家人」。本人鄭重要求漁護署日後不要再圍捕並無傷害人類意圖的野豬。

熊老公,我們分開在不同冰塊,各自漂流了好幾個月了,你有否也看著同一個太陽想我呢?我眼前的夕陽,比平時的特別柔和,溫暖,平靜...是不是因為日落之後,飢餓與寒冷不再;殘殺動物的血腥事件會消失;世界從此沒有不公平不公義;平靜,是不是因為以後再沒有自私與貪婪,最後能留存不滅的只有宇宙的大愛?以往人類蠶食了地球所有資源,甚至用盡方法控制大自然生命的自由與權利;今天他們卻帶著所謂的財產,逃到山上去,害怕得要死!當他們回望自己一生,會不會發現,原來從未真正活過?

熊貓竟然可以生存,是大自然的巧合;綜合熊貓的習性及生理,牠們在秦嶺及四川竹林以外絕對不能生存,係必死無疑那種:熊貓BB夭折率很高,這又是眾所週知,一來因為每隻熊貓都係不足月的早產BB,而且熊貓媽媽不是好媽媽,經常壓死自己的子女。熊貓無論在牙齒結構乃至消化系統,生理上都是肉食性動物,故此竹葉並不能被有效消化,效率不足,唯有以多「搭夠」。熊貓的「死唔去」,完全是建基於竹的「成功」,這些年來,人為破壞和氣候變化,令竹林面積減少,熊貓習性及生理的缺點曝露在殘酷的大自然中,實在非常悲哀。

切角保犀牛:先細想後批評

電鋸切犀牛圖,近日(2012年10月底)在FB上流傳,引起網民強烈反應,紛紛譴責。網民激於義憤是十分自然的,但我認為批評前需要多加冷靜和小心觀察。其實他們是保護野生動物的工作人員(詳見http://www.savf.org.za/Pro_Rhino.aspx)。據我所知,十多年前起已有一保護犀牛的計劃,就是將犀牛麻醉後將角切去,減少牠們被偷獵的機會,副作用是母犀牛難以保護小犀牛受獅子等猛獸的攻擊。

香港「飛虎」

虎斑蝶翅膀上的老虎斑紋鮮艷奪目,令人印象深刻。只要看一眼這蝴蝶翅膀上的花紋,你不難聯想到牠的名字 – 虎斑蝶,英文名是Common Tiger。牠天生就有一身老虎紋裝扮,橙色底色加上黑色間條紋。牠是否要借山林霸王的氣焰趕走敵人?虎斑蝶其實身懷劇毒,毒素大多是來自牠幼蟲時期進食的有毒寄主植物天星藤(Graphistemma pictum)。因此,虎斑蝶就以橙色警告色包裝自己,向天敵表達出如︰「不是吃我,吃了我你會難受的﹗」一般的訊息。

就在腳邊的小彩蝶

斜斑彩灰蝶的寄主植物是一種在野外常見,比較矮小的植物「火炭母」,牠大部份時間都是在較低層草叢中,我們腳邊的水平位置飛行。低飛的習性加上嬌小玲瓏的身驅,即使牠顏色搶眼,卻不易被我們發現呢!如果你想在香港找尋色彩斑斕的蝴蝶其實不用攀山涉水,因為牠們不一定罕見。要注意的是我們應該時常保持細心觀察,即使一隻細小蝴蝶也可使你有驚喜。

就像我們小時候「揀飲擇食」,蝴蝶幼蟲對牠們的食物都十分有要求,一種蝴蝶通常只會取食一種至幾種「寄主植物」。其中,香港有一種弄蝶科蝴蝶就以大蕉為寄主植物,換句話說就是從小愛「吃蕉」。因此牠的名字叫黃斑蕉弄蝶,英文俗名是Banana Skipper。請大家不要誤會,黃斑蕉弄蝶「吃蕉」跟我們「吃蕉」是不一樣的,分別在於我們吃的是果實,而牠們吃的是蕉葉。蕉葉對黃斑蕉弄蝶幼蟲來說除了是美味的營養大餐外,也是重要的建築材料。

我們日常說的「菜蟲」泛指在一般食用蔬菜上找到的毛蟲。其實這些毛蟲大部份都是不同昆蟲的幼蟲期;所謂的幼蟲期其實是指昆蟲生命中的一個階段,所有幼蟲都是由卵孵化出來,成長一段時間後會結蛹,蛹最後會羽化為成蟲,整個生命週期名為「完全變態」。東方菜粉蝶 (Pieris canidia) 幼蟲就是常見「菜蟲」之一。牠的幼蟲是一條背上有黃色線的毛蟲,通常蝴蝶幼蟲十分偏食,只會吃特定的一種至數種寄主植物。而東方菜粉蝶幼蟲最愛吃的就是十字花科 (Brassicaceae) 植物,就是我們認識的蔬菜如:菜心、芥蘭等。

從閃亮的翅膀說起

蝴蝶在分類學上被歸入「昆蟲綱 (Insecta)」下的「鱗翅目(Lepidoptera)」,簡單的說,蝴蝶在分類學家眼中是一種翅膀上有鱗片的昆蟲。這種把鱗片排列在翅膀上的設計十分獨特,每個組成的鱗片都十分細小,我們需要借助放大鏡或顯微鏡把翅膀表面放大最少約50倍,才可用肉眼清楚看到每一個鱗片。

這城市生活的人大概都沒想過香港也有美麗的大自然︰綠水青山,撲鼻花香,吸引不少蝴蝶在此安居。全中國約有1222種蝴蝶,而香港則有253種,如果依照總面積和蝴蝶品種數目的比例,香港只佔中國總面積約0.01%,但卻擁有中國蝴蝶品種總數約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