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銀行

因此假如梁振英要令到香港「不能不考慮經濟後果」而放棄和中國討價還價要民主,很簡單:盡快把香港的盈餘花光!

而很奇怪地,一班理論上要爭取香港民主的左膠以及大中華膠,也是朝着這個方向進發,把香港變成蘇格蘭一樣的「社會福利天堂」。香港要是啃光了家當,那到你有本事當家作主? 左膠和大中華膠到底想香港有民主還是沒有民主?

其實港獨的唯一疑問就是:到底獨立的風險在那裡?

居然在這種「大國崛起」的情況下,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因為中國的隔夜錢,成本竟然是香港的50倍!而一年期的拆借、反而「只是」5倍多。而香港的一年銀行同業拆息,成本是0.86%,相對於隔夜錢0.06%,比例是14.24倍。但中國的長錢同隔夜錢,竟然只是1.7倍?

上周五英倫銀行行長Mark Carney(卡尼)出席一個演講時,提醒英國百姓要留意,該國的加息周期可能早於預期出現。之前市場一般預期,英美兩國將會同步於明年首季開始加息,現時英央行放風可能早過預期,就等於暗示加息可能今年底就黎。 當然作為香港人最擔心的是美國加息,但英國加息唔等於美國都會提前加。始終近年英國樓市(特別是倫敦)價格處於高水平,所以早過美國加息並不出奇。而卡尼更強調,就算今個月英倫銀行出手壓樓市,都唔等於可以替代加息的作用。

地方經濟的發展是北京考核地方政績的指標,因此地方政府近年設立了不同的融資企業,以不同的渠道發行地方債以支付地方基建支出(當然還有大陸基建貪污問題,但在此不贅)。而這些融資公司又會以這些地方債發行理財產品,用以支付地方債的本息,同時向小型企業借高利貸。這些圍繞着地方債以及理財產品的非正式金融,近年逐步發展成獨立的影子貨幣系統發行人民幣。

本港各大銀行處理毫子都要收手續費,令致商戶普遍不歡迎客人使用毫子購物,故實際上毫子的購買力某程度要比面值還要低。(一個買到東西的一毫總會較一個買不到東西的一毫值錢吧?)

零八年金融海嘯,次按危機,Bear Stearns倒閉,雷曼兄弟爆煲,令很多人傾家蕩產。但在那個大時代中,有一些人卻獨具慧眼,在亂世中賺過盆滿鉢滿。他們不是金融大鱷,只是預早看穿了市場謊言的小人物,當華爾街還沉醉在只升不跌的泡沬中,他們便已做好準備迎接音樂停止時,看誰還在跑圈沒位子坐,這本「大賣空」便是記錄關於他們的故事。作者Michael Lewis最擅長把沉悶的資料,轉化為引人入勝讀來的精彩故事。而他大慨是最有資格寫金融海嘯的記者,他的成名作Liars Poker便是講述當年他在華爾街的所見所聞,書中描述的所羅門兄弟的債券業務,正正就是處於海嘯風暴正中心迷你債券的始祖。

偽鈔風波裡的魅影危機

到底目前香港出現偽鈔一案是純粹混水摸魚式的普通訛詐還是影響恐怖而深遠的經濟恐襲?此刻也許言之過早。但老套地說多一句:此刻香港作為一個世界性金融中心,繁榮之都,難道不應該防患於未然,加強對貨幣的檢查和監管,並進一步宣傳教育市民如何辦認和防範偽鈔嗎?

報導指出馬雲早知08年會出現金融海嘯,所以便提早上市集資,以備更多資金,危機前集資,都可謂食盡投資者血汗錢。而更抵死是他居然如此坦白說這番話,意即同大家講,當時上市,一早就為是為了食班股民真金白食作為他們的點心。今次又上市,同一道理。即係點,唔駛再畫出腸掛?

大眾更常看到的,想必是保險業的負面新聞。從業員的不良銷售手法、保險公司的招聘陷阱、當中牽涉的法律問題等,似乎都是一堆糾纏不清的錢銀瓜葛,外人無從窺見,只有得出「保險業充滿銅臭」、「保險業是邪惡的」一類的結論,保險公司招聘或挽留人員,也變得越來越難。為此,筆者特地向從事保險及財務策劃事業二十年的牧野佑介了解行業的運作及近年發展,解構負面印象之源。

香港理財業的吊詭

在歐美,理財顧問的收入是按會見客戶時間的長短、作出理財規劃及撰寫計劃書來訂定。譬如:一個認可財務策劃師(CFP)會見客戶的顧問費是每小時100美元,並按每個計劃製訂收費﹝一個全面理財計劃約700美元﹞。他們獲取固定收費,保持著中立的角色。然而,香港的理財顧問主要是佣金制,收入主要來自銷售理財產品的佣金。

I-BOND FAQ

WARNING:呢個FAQ既對象係懶人,或者對投資完全唔識/以為自己識既人(即香港99%既人,包括我)。我盡量係唔答錯野既情況下將答案簡化,等大家三分鐘可以理解i-Bond係乜野一回事。

現實中的「柏林諜變」

電影故事以北韓駐柏林大使館作背景,而現實中德國是少數與北韓有密切交流的西歐國家。兩國的關係源於冷戰時期北韓與東德的同盟關係,即使冷戰結束,北韓仍保留在德國的大使館,使德國成為十一個設立北韓大使館的歐洲國家之一。經濟方面,年初傳出北韓將推行經濟改革,尋求德國經濟學家的協助。德國企業亦在北韓投資,例如德國凱賓斯基酒店集團參與投資的平壤柳京酒店,但因朝鮮半島緊張局勢升級而決定放棄計劃。順帶一提,現時在平壤地鐵使用的列車就是柏林地鐵的舊車。

無人能百分百解釋金價幾天之內暴跌的原因,大戶撕殺,賺錢遠飈,小戶只能知其然而不能知其所以然。知道了又如何?又幾多個小戶能從大鱷牙縫取食之後能全身而退?所以,風高浪急之際,宜吃花生,不宜做買賣。我的問題︰宏觀大環境有無變?黃金投資還是不是只會買貴,不會買錯?

我們要的是銀聯嗎?

老實說我自己個人對銀聯一點信心也沒有,畢竟「許多國內企業的幕後老闆都是那班人」,我們使用銀聯某程度上已經可能在支持那班幕團體運作。再加上近日那團體滲入香港的消息源源不絕,雖然表面上說是為了加強保安但仍難免令人覺得全部無緣無故轉用銀聯背後是有「不能說的原因」。順帶一提,在我搜集有關銀聯的資料時真的很難(甚至找不到)它的詳細運作資料以及它的背景,更別提有關銀聯的負面消息了,我只找到這一單。它一如以往地繼承了其他中國團體的習慣 - 封閉,這樣少不免令人對它背後的目的生疑。

從Whatsapp事件看香港電子付款

近幾天香港網上最紅最熱的話題莫過於Whatsapp將於近期內開始收費,一眾網民於短短數日內便分開成幾個派別,分別有:「不應收費/不會付費」、「應該收費/已經付費」以及「想付費可惜無門」。我在這篇文章都不會評論頭兩者之間的紛爭,畢竟要說的大家都已經說了再討論也是無謂的。我這次主要目的是想為「想付費可惜無門」的出一點聲。

新《公司條例》有損公眾知情權,削弱傳媒監察問責官員及公司董事的職能,亦限制了公眾資訊流通。去年「無國界記者」公佈香港的新聞自由「急劇惡化」,排名從34位下降至54位。政府宜再三考慮是否有讓此例生效的需要,否則香港新聞自由甚至國際地位持續受損,實對港人及政府百害而無一利。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