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錢鍾書

因此假如梁振英要令到香港「不能不考慮經濟後果」而放棄和中國討價還價要民主,很簡單:盡快把香港的盈餘花光!

而很奇怪地,一班理論上要爭取香港民主的左膠以及大中華膠,也是朝着這個方向進發,把香港變成蘇格蘭一樣的「社會福利天堂」。香港要是啃光了家當,那到你有本事當家作主? 左膠和大中華膠到底想香港有民主還是沒有民主?

其實港獨的唯一疑問就是:到底獨立的風險在那裡?

善用資源的資本家,才是真正有良心的資本家,而且根本不用「尋租」和「壓搾」。對着­《光房》的善長們,我是真心佩服得五體投地。因而明白香港人不是沒有良心,也不是不肯捱,更加不是不肯腳踏實地去儲錢。只是大部份人都儲不到錢…..錢都全給姓佘一類的資本主義原始人搾乾了。

是誰人把香港人的良好工作美德破壞掉、迫使新一代被同化成「無所不炒」的投機份子? 香港好端端的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由英國佬一手苦心經營建立,就是毀在這種低級的原始人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