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長沙灣

40號巴士改道

筆者有幸得悉於11月29日,深水埗居民協會就九巴40線(觀塘麗港城←→荃灣如心廣場)改道一事,於大坑東邨舉行的居民會。本來,九巴40改道一事,在8月24日已經執行,但計劃推行倉促,8月21日才在各車站張貼改道通知。

地鐵,賺大錢仍加價;九巴,雖說蝕錢,但竟然將錄得盈利的業務分割出來,然後申請加價,讓市民生活百上加斤,同樣可恥。想深一層,九巴為何會在本業(巴士服務)錄得虧損?是九龍、新界的居民全都乘搭鐵路,支持不到一間巴士公司?還是九巴的營運策略出錯?依筆者分析,致命原因是九巴只懂收車削班來節流,而沒有認真想辦法改善路線來開源,結果只懂加價,讓市民更反感,選擇改搭其他交通工具。這乃惡性循環。

人去樓空

記憶就是這樣一點一點的溜走,如每日回家,路過東京街的那篇雲彩。漸漸地走在街上,你會找不到你的容身之所,找不到那些曾經屬於你的記憶。我曾經記得東京街和青山道的交界有家健身室,樓上的。牆身上刻上幾個壯漢的模樣,看起來像是健美先生。我從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去,甚至覺得過沒人會去那種地方。原來我錯了,但又對了。他們總算要拆了。我還記得順寧道和營盤街的交界也有家健身室。我沒去過,但那確切存在,然後他們拆了,而我還不知道那是什麼模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