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長洲

長洲自治的必要性

不以香港為家,則無家可歸,無路可退。努力成為壓榨者,打進社會上游,誰不想?問題只是登頂無門,處處講人脈。移民夠乾脆,一了百了,誰不想?問題只是幾百萬的投資大家都儲不來,而專才的門檻又跨不過去。當我們淪落至一無所有的田地,能依靠的,就只有建構主體意識,適當地團結排外,將中港區隔開來,將香港人身分的價值最大化。

這本來就是一個小小漁村的一項小小歷史故事,卻誤打誤撞之下成了非物質文化遺產,被政府看中收歸於盛事之都系列之下。這節日在我們島外人看起來,跟一年一度農曆新年的國際花車巡遊沒太大的分別,不過是又一個謀殺菲林的日子。對長洲原居民來說,這可是他們一年一度的大節日,是一個回家的日子。之前我住單位附近來了一家人,男的是長洲居民,曬得一身巧克力色的皮膚。那時候他對我們說,打醮的這一天,很多已經搬出長洲島的居民也會特地回去幫忙,或者是參與巡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