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長者生活津貼

筆者並不是完全否定「將資源集中在最有需要的人」的原則,它聽起來好像很合理,但究竟何謂「最有需要」呢?梁振英強調這原則,其實即是意味著,政府將繼續使用「剩餘福利模式」(residual model)去制訂各項社會福利政策。「剩餘福利模式」的意識形態視社會問題的起因為個別人士本身的能力貧乏(例如家庭教育不足)或意識問題(例如懶惰)所造成。只有在市場失效時,政府才會作出補救性介入,社會福利只提供予「最不能自助者」,其他的個人或家庭都被鼓勵在私人市場上自行尋求滿足其需要的方法。

在近十年,本港的長者貧窮率一直維持在三成以上,反映問題明顯是結構性,最大的原因是欠缺一個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及早設立全民養老金才是腳踏實地解決長者貧窮問題,又可減輕下一代的負擔。地球上幾乎所有國家也早已設立了全民養老金,例如加拿大、美國、日本、南韓等,坐擁7000億財政儲備、庫房水浸的香港政府又怎會沒能力去拿500億去當種子基金呢?最有可能的解釋是,政府不敢向大財團額外徵收那丁點的利得稅,而讓廣大市民在將來受罪。設立全民養老金制度是一個未雨綢繆的做法,不及早去處理這個計時炸彈,到了廿年後便會引爆。

在近十年,本港的長者貧窮率一直維持在三成以上,反映問題明顯是結構性,最大的原因是欠缺一個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全民養老金」是一個由僱主、僱員、政府和大財團多方供款的方案,及早推行計劃才就能利用儲蓄渡過人口老化速度最快的十多年,亦可以減低政府因長者綜援個案上升而帶來的財政壓力,為政府在未來節省大量的綜援開支。即是說,設立全民養老金才是腳踏實地解決長者貧窮問題,又可減輕下一代的負擔。

除了追夢,本紀錄片欲帶出的訊息還有很多。透過每一個老人,說一個故事,講一種人生觀:有豁達的映美奶奶﹑有深情的桐伯﹑超有責任感的賴清炎團長﹑ 幽默的王中天爺爺﹑豪爽的李達基……一路看的時候,筆者非常投入,咀嚼不同老人的故事,情不自禁地代了自己進去,感同身受,所以當看到筆者最深刻和最愛的桐伯的故事時,兩行淚也自然地流下了。還來不及思考一下自己的愛情觀,就到下一個老人的故事了。眾多導演欲說的價值中,筆者覺得在責任感與知難而退兩者之取捨﹑生死觀這兩個位置特別值得停下來細想。

政府再三強調長生津的定位是「為處於高齡津貼(生果金)/傷殘津貼和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範圍之間的長者提供合理水平的經濟支援,但非如綜援般供賴以為生,與不顧及經濟狀況的傷殘津貼和高額高齡津貼不同。」繼續合理化這個又審又查、分化長者的做法。除了批評每月$2,200的津貼根本就不足夠,這個政策是單靠稅收去支撐的,在人口老化的高峰期,政府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財政能力去應付龐大的開支,到時候就不得不加稅了。

我們還能信什麼……

社會褔利署最近召開的記者會,又摑了香港人一巴。社署署長聶德權表示,子女孝敬長者的零用錢未用完的話仍會當作資產,需要申報。我還發現在些人對事件很冷淡。在說:「政府好多錢派咩」「仔女俾錢佢洗,多到剩,唔洗納稅人養幾好」政府公然欺騙、誤導市民,言而無信,這就是今次事件的根本。是部分人認為政府巧言佞色並無不妥,還是已經習慣了梁振英政府大話連篇,所以見慣不怪了?

梁振英其實已否定全民退休保障這個概念,他以香港奉行低稅率政策、加重政府財政負擔、三方供款富爭議性等理由推搪,並卸責給扶貧委員會,由社會保障及退休保障專責小組「探討」。他交由扶貧委員會去研究,只當退休保障為扶貧措施,無論怎樣研究也不會發展出全民養老金政策,到頭來建議推行的只會是又審又查、分化長者的政策。

長生津將會成為梁振英政府拒絕推行全民退保的最佳藉口,因為他可以大條道理地說現在的退休保障制度很完善,有綜援、生果金、長生津、強積金、私人儲蓄等。政府一直堅稱這個三條支柱模式能夠保障長者退休的生活,但事實上香港的三條支柱覆蓋率低、缺乏可持續性和力度不足,令老人貧窮問題日趨惡化。歸根究柢是香港欠缺一套有效的多元化養老保險制度,所以香港需要朝著世界銀行的「五條支柱」模式發展,改革退休養老保障制度。

今天是本年最後的一日,回顧香港在今年內發生的大小事,不難發現到處都是類似文化大革命式的場面和批鬥手段,彷如穿過時空隧道,回到了四十多年前中國大陸鬧文革的現場。而這鼓壞風氣正不斷在香港漫延,令人畏懼。明天,元旦倒梁大遊行,就是香港人集結力量的大日子。可以的話,請你不要在遊行完結後就散去,否則遊行會成為了「維穩」的一部份。面對著專橫獨裁的統治者,請你抗爭到底,為重建公義的社會制度出一分力。

共末日邂逅之道德淪亡

小時候,上一兩代洗腦把「香港人」定形,謂我們積極樂觀向上,靈活卻有規矩,謂不會灰, 生於世紀末,不信天書相信美麗的生活;此時此地,境況已去到市民不信任政府和警方,網絡上自告奮勇放蛇捉迷魂黨,靠自己保衛香港,還可憧憬生活?生於不義,焉能求活?

我對長生津能否通過,並不關心。我不是王菀之,我不太悲天憫人。老人的景況好點,敢情好。但維持現狀,也無礙大局。然而昨晚發生的事情,卻關係大局:梁政府為了如此一個小議題,竟然使橫手,混亂程序、存心欺騙議員,令其以為該為增聘人手議案。於是老人津貼,就因附屬議案通過,而一併撥入下年度財政預算案。你不明白?其實我也不太明白;議員表決的時候,也不太明白。

通過開設職位就等同通過計劃?這個政府是不是當立法會議員和香港七百萬市民是傻的嗎?簡直就在向香港人宣戰!天下間竟然有這無法無天的事,政府為求達到目的無所不用其技,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慨然特區之首梁振英滿口大話、人格和誠信都破產仍能繼續管治香港,張建宗也使出茅招,違反程序公義,讓計劃在混亂中通過,對局長來說又有何不可呢?

林鄭Style

娥姐在AO衣着框框下衣着品味其實一向甚差,上周她出席立法會的一身戰衣,雖然顏色配搭好有象徵意義(杏加橙),但那件橙色樽領毛衣真的很敗筆。西裝內襯樽領毛衣,不論從美觀或功能方面考慮,都不是好選擇,中年女人臉部鬆弛,無謂整件樽領故意凸顯臉部輪廓,搞不好變了凸顯雙下巴,而且室內外溫差有時頗大,樽住條頸,熱的時候渾身不舒服,分分鐘影響答問表現,如果真的怕冷,圍條絲巾更方便。

此刻你廉價的同情心或許只是你對社會的無知,真正的同情心是「知而後行」並持之以恆 :例如Benson Tsang的平等分享行動。身為藝人的妳本可做到更多,希望這一句近況並不是妳同情心的所有 - 號召你的歌迷一齊籌款,為他們譜一曲等等。將你那同情心昇華成行動,別耽溺於對苦難的補償心態,而是想如何讓往後的日子都沒有苦難。

王小姐一開始就批評追蹤梁振英的傳媒只是為了個人利益,形容他們事成之後「大感勝利興奮描述分享」,但她卻不知此舉是傳媒監察政府的工作。梁振英因僭建風波而被問責,人們追根究柢查出真相是很正常的事,查完之後又不會加官進爵,何來要「勝利興奮」呢?加上,她說傳媒和部分香港人每天只顧討論僭建,感到煩厭。但事實是梁政府被批評毫無誠信,香港人付出自己去指正他們,維護香港核心價值,不足為怪。她不單沒有參與,還坐在冷氣房對傳媒和市民指點江山,說風涼話,我接受唔到囉。

膠紙:安老

.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