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說香港被中國殖民,西人是接受不了這種概念的。因為在他們僵化的小腦袋裡,殖民主義是歐洲的東西,東方是被殖民的。東方只有解殖,沒有再殖民。這就是他們對殖民主義的幼稚想像。西方這種流行史觀,也隨著西方的影響力來到東方。中國人還動輒重提鴉片戰爭,不接受中國早已變成殖民主義帝國。香港人加上左膠都是偽西人,加上多年觀念影響,中國還是那個弱勢形象,他們以為自己還在英治香港的流金歲月,不接受香港已淪為中國的殖民地。中國和香港「同文同種」,哪有「殖民」?最多只是「融合」、「移民」而已,他們是真想不通的。香港受西方思潮影響之深,就在這種拿石頭砸自己大腿的可笑之上。

香港從斯諾登事件中獲益

斯諾登現在亡命天涯,對於奧巴馬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不然,斯諾登被引渡回美,將會啟動的是以年計的司法程序。傳媒及大眾最喜歡就是司法大案,例子有OJ Simpson (辛普特)殺妻案及克林頓桃色案,都以月計成為各大報的封面頭條,無數有線傾談節目的話題。對於奧巴馬及民主黨的支持度將形成不少壓力,況且明年就是眾議院大選。最斃是可能迫虎跳牆,爆出更多丑聞。

香港從來都是間諜中心

其實真的沒有什麼懸念。因為作為一個國際城市,香港可以接通全世界、資訊完全自由、出入境和資金往來完全沒有管制。這種「間諜安全港」全世界也不多。香港作為環球航運和金融中心、各國人種的龍蛇混雜地方,加上紙醉金迷的地下生態,的確有點像星球大戰裡面的「星際酒吧」噢。有這種先天優厚條件,不被選定做間諜中心才怪。

不過被間諜看中成為角力中心又如何,難道七百多萬香港人全部都是間諜? 又或者任何為民請命的都又是特務頭子? 這是一種典型的冷戰思維方式,眼中只有敵我,並無公民之間的平等互信前題。

間諜也好、特務也好,那是國與國之間在敵對情況下的攻守計謀,又豈能套用到平民百姓的身上? 假如間諜特務可保天下太平,那麼明朝的廠衛遍天下,應該高枕無憂才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