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阿仙奴

冇咁大個頭……

2012年夏天,桑治隨隊東來在大球場獻技,看台上一眾槍迷(當然包括我)大抵預計不到,這位兵工廠中場必不可少的一員,竟在毫無先兆下(那可能是我們懵然不知而已)步上前一年費比加斯的腳蹤,轉投(那時仲叫做「地上最強」)巴塞羅拿。作為阿仙奴球迷固然感到不爽,還立時想到一個怎樣也想不清的疑問:「佢去到巴塞,有得踢咩?」一支連費比仔也得靠邊站的球隊,怎容得下這位技術尚算不俗但又真的未及世界級的防守中場?

捧盃以後,問題依舊

自2005年以後,阿仙奴要花上九年迎接另外一個冠軍。那時的阿仙奴,還是剛在2004年以全季不敗(跨季49場不敗)破紀錄奪得聯賽冠軍,氣勢一時無兩。沒想到那次以後,球隊遠離爭標群,隊長轉了幾個,骨幹換了一批,連英超的局勢也從以往的雙紅鼎立,逐漸演變為群雄割據。這段期間,球隊曾兩次進入不同比賽的決賽,卻總與獎盃擦身而過。到了今年,背著即將九年四大皆空的包袱,相隔九年,終於再次闖入足總盃決賽。即便比賽戲碼不如上次決賽(對曼聯),但足以成為近年最牽動阿迷的比賽,畢竟這是這些年來最接近獎盃的一次。

阿仙奴又輸,我選擇了沉默

作為十一年阿仙奴球迷的我,從全季不倒,看到現在的逢戰必倒;從十一年前人見人讚,變成現在的人見人笑。今季是一個可怕的球季。作客曼城大敗,作客利物浦大敗,作客車路士大敗,作客愛華頓也大敗。名次從榜首一直滑落到連爭歐聯資格都成問題。身邊的舊同學、同事,每一次在阿仙奴輸波後,總會圍著我嘲笑。

我和我的阿仙奴

無疑,阿仙奴是屬於我的。如果說,十一年前那個手握遙控器、看著足球雜誌、穿著柏金球衣、看完雲佬射失十二碼後阿仙奴全季不倒的十多歲年輕人,還沒有意識到,命運將會把一段可歌可泣的日子交給了他的愛隊,那麼,今天,當我再次看完球賽,並又一次看見球隊輸波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和我的阿仙奴已經無法分開了。

雲加!我撐你!

球迷就是喜歡放馬後砲,這點我很理解。在螢光幕前指點江山很容易而且沒有壓力兼不須負責任,以為自己玩Winning Eleven,見識調度勝過費爵爺雲加何止百倍?!作為一個領隊,在現今這個用完即棄,過橋抽板的世代,沒有戰績的支持的確難以立足。即使雲加往績多彪炳,但八年無冠這事實讓不少善忙的兵工廠球迷對其耐性盡失,紛紛大喊Wenger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