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阿富汗

阿富汗 - 駐當地英軍最近有一「危險趨勢」:有免費皇家英軍飯堂不去,卻付費去鄰近美軍扒房「鋸扒」啃漢堡包。軍方於是祭出禁令,禁止士兵未獲批准走入美軍扒房,以免「分散注意力」。而消息人士指出,美軍扒房猶如娛樂城,充滿歡樂,賓至如歸。而國防部發言則回應道:士兵需要隨時候命出勤,因此就近在免費皇家飯堂用餐是有需要的。

恐怖的反恐主義

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很樂意安裝監察裝置在自己家中,讓世界另一方的邪惡牟利組織監視。一個當權組織以國家名義侵害全球民眾福祉,理當與庶民同罪,人何以竟然會有等級之分,反告斯諾登洩露國家機密?最令人沮喪的是竟然有人支持押解他返那個世界最大恐怖組織的地盤,我極不希望這是社會普遍的看法。以下是我的感覺:那些人自以為成熟,自以為見識廣,每每以統治者的角度看世界,支持統治者所支持的事物,卻忘記了自己就如普羅大眾一樣是一屆草民,被當權者、既得利益者欺壓控制的草民,就連百佳如啪了丸仔般每十五分鐘加一次價,每十五分鐘加一次價也阻止不了,窮人恩物四百一十萬還是要死死氣氣地供樓。

激進主義是怎樣煉成的?

孟加拉週日爆發大規模示威。這次示威終於與叛國犯、塌樓無關,而是源起自保守伊斯蘭派批評國家執行「世俗主義」,無力捍衛伊斯蘭教的紀律。他們要求國家嚴懲「無神論者」、及執行更加嚴格的性別分離政策等等。是次示威釀成最少20人死亡。加上數個月來的衝突,孟加拉儼然成為了「流血示威之都」。對於香港人,這樣的示威相信不會感到驚訝,因為伊斯蘭國家一向予人「亂」的感覺。但實際上,這幾次騷動很令人感慨,因為孟加拉不是伊斯蘭國家,也從來未試過這麼「亂」。最近的「亂」,當中大有文章。

Skyfall 與復興

英國人透過占士邦將自己的痛史瘡疤統統挖出來,面對當下現實,也檢視自己的寶貴傳統。占士邦對精通電腦的年輕軍需官說:「既然新方法(電腦技術)那麼厲害,為甚麼你還需要我?」軍需官回答:「子彈還是需要用人手去發」;軍情處被炸之後,搬回偉人邱吉爾用過的地下辦工室繼續運作;為了保護M夫人,導演破格安排占士邦餌誘敵人去他蘇格蘭的老屋子。軍情處被毀了,他只能用舊車、舊獵槍、廉價炸藥抗敵。而致命殺敵的一發,竟是一把飛刀。

其後的「政治改革」措施出現,其目的是為配合經濟改革,「設計一個可以操作新經濟形勢的政治制度」,以確保共產黨可以繼續保持專政的地位,而不是外界所想像的,以為戈氏是為推倒共黨而搞改革、更加不是蘇聯的學術和政治精英是受了外國勢力的支配而倒戈相向。

三十年前以經濟改革為突破口,實現了對生產力的解放;那麼後三十年改革,則必須以政治體制改革為突破口,以改革的精神開展制度反腐、恢復和重建黨和政府的公信力。

看來,中共本身也不能避免,早晚要面對這個「自救」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