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阿拉伯

沙龍稱得上政治家的原因,並不在於衝衝衝:2000年看准時間挑機,一舉成為總理;到後來利庫德集團不認同他的觀點,自己帶議員出走組新黨;為了守住大部分猶太殖民區,他夠膽宣布撤離部分殖民區,以退為進;更建立隔離牆,爲未來邊界造成既定事實。這種決定,除了要沙龍這種威望和軍功壓場,還要戰場上那種魄力和藝高人膽大,不是現在檯面養尊處優的政客可同日而語,要上溯戴高樂才有類似的魄力。

在穆巴拉克主政時的埃及,一直都有軍方撐腰,軍方擁有強力的政治力量,而軍方亦採取非伊斯蘭主義執政,這樣也是避免了宗教凌駕執政者,所以即使穆斯林兄弟會始於埃及,但一直被黨禁。而穆巴拉克是美國在阿拉伯的盟友,長期資助埃及軍政府,以能夠保護美國在阿拉伯的利益,當中包括蘇彝士運河的安全。亦因為埃及的執政者被視為西方(美國為首)的代理人,所以泛伊斯蘭主義者更恨之入骨。而中共政權則一直保持既定的語調,保持各方克制,誰主政他們都不會出聲,因為一出聲便倒過來被自己的人民抽後腳,從而損耗自身的執政穩定。

埃及民主的啟示

欲見埃及步向民主這個偉大目標,在一年後的今天即告夢碎:穆爾西在眾怒難犯下黯然下野,軍方積極介入其中,國民以反抗穆巴拉克同等的憤怒令流血革命的成果付諸東流,民主化遂淪為全世界觀察者的一廂情願。民主之所以無法在此地萌芽,究其因由,乃在阿拉伯國家的文化血脈之中,根本從未擁有培養民主的種籽與土壤;空有氣候轉變,不能改變根深柢固的守舊勢力,及民眾內在的頑固因循。

埃及總統穆爾西(Mohammed Morsi)「被落台」,軍方同意重選新總統,埃及人民所號召的第二次革命在群眾壓力在一定程度上是成功,因為軍方都怕再面對龐大群眾壓力下,人民隨時向政府施以壓力外,最後還要軍方面對壓力時,那軍方唯有出手,得以保住自己在埃及的一方勢力。

鄰國近年發生內戰,大量難民進入土耳其,影響到當地居民。此外總理Recep Tayyip Erdoğan的鐵碗手段亦成為人民對其不滿,無可否認他在位對國家的確有頗大的貢獻,因為他的改革以及堅持政教分離模式,世俗政治,使土耳土成為中東地區發展最快及經濟增長最高的國家,也成為世界十八大經濟體系,但是政治和經濟發展同樣要取得一種同步上的平衡,他的急速發展也開始使人民感到硬發展並不是唯一的道理,政治改革也是需要面對,他打壓異己亦成為人民對他的不滿,因此引發近期的示威潮。

近日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發生自殺式汽車炸彈襲擊,造成七十人死亡,近三百人受傷。敘反對派接著宣佈有意組建臨時政府去取代現時政府,這明確顯示敘利亞政府與反對派的對抗已經白熱化。敘利亞反對派和革命力量全國聯盟亦發表聲明表示它決定不參加下月在羅馬舉行的「敘利亞之友」國際會議,雙方在總統巴沙爾的去留上爭持不下,令當局停留在膠著狀態。

人道救援敘利亞

阿拉伯茉莉花革命持續了多年,當中持著膠著狀態,成為真正的內戰便是敘利亞。這個國家是古老國度,首都大馬士革更是人類有記錄以來最古老的城市,曾是基督教、伊斯蘭教的傳播重要中心,絲路也曾經提及這個地方,可見這個國家的文化歷史之悠長。可是這並不代表著這個地方是被保佑。現在面臨嚴重內戰,而更恐佈的是政府軍方把兒童作為人肉盾,以阻止反政府軍的攻擊。

德國之聲新聞指出,美國情報機構指現在阿爾蓋達再沒有能力再次進行如911的恐佈襲擊,其能力大大減低。過往阿拉伯國家都存在宗教合一主義下的政治制度,但是阿拉伯之春卻有所改變,當然這次茉莉花革命並不是對宗教進行清洗,而是針對極端及專制政權瓦解,這樣一來一些原教旨主義人士便再沒有理由或者誘惑去蒙騙去打擊對手,因為當在一個自由主義社會下,人民便有自身的選擇時,其實都是傾向和平而活,並不可能是以好戰為本,這是人之常情和大部份人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