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得社會記錄協會,才知道有個叫「從全球化角度拆解『中港矛盾』」的講座。其中一位講者是孔令瑜,其四十分鐘的發言,可以將雙非、新移民、綜援問題、蝗蟲論、身份認同混淆得那麼徹底,滿口歪理的同時又來得如此感性。其一腔真心、差點沒落下淚來的模樣,可謂總結了中港衝突浮面以來「僵左式的正義」對民情的失估、對現象的一廂情願,以及說到盡處那種被中共吃定了的悲天憫人。

報界如果有ATV,那一定是《頭條日報》。此號稱「全港第一免費報」,日日免費派發,天天「教育」市民做穩奴隸,起碼也比文匯大公多一點讀者。胡黨總說有港獨,香港就一定要有港獨。像共產黨說的,沒有敵人,就做一個出來,不然哪有藉口「專敵人的政」?於是跨界跨刊的妖人妖文,紛紛出籠。頭條昨天刊登的這篇《港獨無市場》,立場當然預設,通篇還是剎有介事大談香港沒有可能獨立,港獨也「不得人心」、是一小撮人別有用心云云。但離奇的是,此文標題是「港獨」,卻砍頭就說道,現在有一小撮人別有用心「鼓吹自治」。

空想出來的內憂與外患

被外界指是共產黨員的梁振英,其「同志」身份一直成謎,雖然死口不認,但他那一副黏著母親中聯辦的嘴臉,早已說穿了真相。最近他又運用語言偽術,大打港獨牌轉移「西環治港」視線。其實港獨一詞之所以能夠浮上水面,引起公眾關注,全靠魯平和陳佐洱。最初「港獨」只是一堆花生友在網上討論區的吹水話題,根本談不上勢力抬頭。不過,一經陳佐洱口中吐出,港獨竟順速變成病毒一樣蔓延開去。

[email protected]路向西》。在男妓界之中,都有「沉船」,寫道:「大凡雞姦(代指尋求男色)一事,只可暫時遣興,那裡做得正經。如今有等人每每把這件做了著實工夫,殊不知著實了,小則傾貲廢業,大則致命傷。」這就是「中國傳統倫理道德」對各種情慾形式的優容。同性戀在「聖人之教」所沒有明言的罅隙中自由生長。雖然不受鼓勵,但畢竟不會受到歧視或者迫害。

Field Poppy 與 陳佐洱

陳佐洱在十月中旬,就駐港英軍在香港保衛戰中的表現作出批評,認為香港總督楊慕琦以及一眾英軍司令「怕死」,只顧保命投降,全無鬥志可言。他們無法抵抗日軍,無法阻止他們在港的各種暴行。陳氏的說法是否正確?請看一看楊慕琦的自述。楊慕琦在香港投降(一九四一十二月二十五日)後,立即寫了一篇有關在「黑色聖誕日」投降過程的報告 (Events In Hong Kong On 25th December, 1941)。一九四五年九月,楊慕琦從戰俘營獲釋後,呈交殖民地部,並在一九四八年七月二日刊登香港政府憲報。

香港人的自由是誰賦予的?

依家舉下支旗,中共喉舌就已經接二連三發功。先有陳佐洱「心痛」,繼而Dreambear就話你別有用心。魯平都唔執輸,叫香港人一係愛黨愛國,一係滾回外國。到依家譚慧珠仲明刀明槍話比你知,冇基本法你唔會有自由。原來根據中共邏輯,「香港人係因為基本法,先會得到自由。如果中共當年寫基本法唔施捨比你地,你班港英餘孽邊似依家咁自由,舉枝殖民地旗出來都冇人拉你去勞改?」所謂嘅法治,到底係被乜野淩駕住,一目了然。咁又唔怪得譚慧珠呢粒真心膠嘅,一個由人治社會訓練出來嘅政治人物,永遠都唔會明白真正嘅法治係咩一回事。

近排有留意開新聞,都應該知道魯平,劉夢熊,陳佐洱,甚至梁振英,都會講有關港獨既話題。事關最近大大小小既運動,都會出現呢支旗 - 香港殖民地時代嘅旗幟。各界人士對呢支旗有唔同嘅稱呼:梁振英將佢稱為殖民地旗、前中聯辦主任陳佐洱將佢稱為港英旗、港台主持謝志峰甚至將佢稱為米字旗……到底呢支旗係咩旗呢?呢支旗又有咩咁特別既意義,會刺激到中央神經,個個都爭住評論佢同港獨嘅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