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陳振聰

他犯下的罪名,叫背叛

為了一筆鉅額遺產,他連家人、太太的愛都背叛了。枕邊人只是一個見錢開眼、為錢生為錢亡的軀殼。塞滿他心坎裡的,不是甚麼與家人和太太的愛和回憶,卻是一個個不能見光的奸計和虛榮。男女雙方結婚時最刻骨銘心的誓詞,那一句「無論富貴貧困,快樂悲傷,健康疾病,都願意一生一世愛護你,守護你,終生不諭」,也頓成形同虛設的謊話。

振聰兄,珍重!

耶穌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猶記得當日,在下知兄台信主,在下實在感受到上帝憐憫之廣大。之後,我感恩林以諾先生獨家轉播你受洗的片段。片段中,您說那是你人生最開心的一日,像重生了一樣,我實在為你感恩。誠然,沒有更大的喜樂,可比與基督同死同復活的了。是故,世上一切的大苦難,在信主之人看來,都是至暫至輕的,因為經上又說,無論得時不得時,我們都要因我們的救主為樂。

有一派人會假定牧師有做,但仍然會為他說話,例如話「牧師都係人」、「佢一時軟弱」、「魔鬼最鍾意攻擊領袖」、「我們要給人機會,如同基督……」、「呢d 野無話邊個錯哂,兩邊都有責任,可能個姊妹乜乜乜」……(轉陳雲mode)這等人,要送紐倫堡、必下地獄。說這等話的人,絕對不能放過,他們是非不分,失去判斷力,應該要悔改。暗示姊妹也有錯的人,基本上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建議年輕女性不要喝太多酒」一樣咁衰。但我告訴你,這類人,可能最多。見到這類人的話,不用鬧,只要 screen cap 然後大肆宣揚即可。

以前我不明白基督教,現在我明白了。上帝給每個人都有一個計劃。何時信主,看聖靈何時感動你;耶能何時顯明。當我們可以食女無數的時候,要繼續食。有食唔食,罪大惡極。但我們心裡都知道這是不對的,但因為我們沉淪在罪的深坑、不知道上帝的救恩和心意,所以我們還是不由自主、心裡萬分內疚地繼續食,繼續扑,中出即飛繼續唔使本。到一天我們發現自己已經玩不下去,名字臭了,溝女的成功率越來越低,我們就要考慮結婚了,避免total lost。這時我們就要可以信主了。因為我們已經用不著罪惡,自然可以悔改,以結婚為榮、以一夫一妻為榮。

文中引耶穌跟稅吏和罪人同檯吃飯及經文來論到林以諾帶領陳信主本是信徒應盡之義。「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之後又說「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可2:17)。作者對經文無理解錯,我們本應是接納/親近一些被社會離棄的人,讓他們得聞福音。然而,引來社會的強烈批評的原因,除了因為陳本身被大眾「視作過街老鼠的人」之外,另一因素我們不能不注意的 - 是林以諾此人言論的前後不一。

陳振聰信耶穌

作為一個有信仰的人,我不能妄斷別人是否藉宗教之名招搖撞騙,一個人是否改過自新,上帝在鑒察一切,不是由三姑六婆說了算;最出色的騙子可以騙到全世界,我卻始終堅信,他不能完完全全逃過心中的良知。陳振聰的見證提到「拿著聖經猶如中風動彈不得」、「牧師按手後全身發滾跌在地上」、「聽道時不由自在跪在台前連自己都唔知」,聽起來當然異常神怪,繼續罵他「神棍」之聲不絕於耳,然而這些事情在聖經記載裡,卻又一點也不稀奇,在人看來更誇張更荒誕更不合情理的,俯拾皆是。

新造的人陳振聰

陳振聰說決志信主,是近期令人最開心的新聞。聽他在基督教頻道中大講風水如何不堪、如何邪惡、自己信主之後感覺如何煥然一新,你認真就輸了。陳振聰往日的風水有多真,跟他今天信主的「含金量」一樣;昨天風水是為了搵食,今日信主,也可以是搵食。即使法庭不管,他也在俗世裡找到開脫。因為陳振聰不想人家永遠記得他是小甜甜的「豬豬」。信了上帝,得救與否還是其次,這個新身份可以告訴世人,陳振聰已經不一樣了 - 所以你們也要用不一樣的態度去對他。基督徒最愛那句「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即使旁人再想恥笑辱罵,現在都要帶幾份懷疑,不知他是真癲還是假傻。

稅吏撒該,與陳振聰

我們幾乎已經可以 foresee 到,陳振聰將會是下一個被大量消費的「信主名人」。你諗下,他的反差幾大?你諗下,他的故事幾傳奇?加上陳振聰一把超厲害的口,一把可以氹到幾億身家返來的口,所以,你可以諗到,他簡直是「見證界」的金童!叫他講由信風水變信耶穌,打迷信牌,得;他講又窮變富又變窮,打金錢牌,又得;他講面對官司得平安,打平安牌,又得;他講掂到本聖經觸電,打靈恩牌,又得。好話唔好聽,一個唔該,佢太太譚妙清信埋主,家庭大復和,打家庭牌,仲得。佢根本係一個見證金礦。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