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陳玉峰

國產常識入侵香港,先從官場開始失守,人們總是緬懷港督的時代,並非因為崇洋,只因行政長官一個比一個不自重。董建華輕輕一句,八萬五因為不再說就不存在;曾蔭權在議事堂爆粗「狗噏」,政府新聞處卻將它竄改成「鬥噏」;CY從上台一刻開始就被踢爆大話不絕,更開了不少先例破壞政府的常規及制度,剛當選就到西環謝票,自己甘心當兒皇帝,同時把香港降格成五代後晉;向練乙錚發律師信,旨在打擊言論自由落得遍地寒蟬;成立妾身未明的金融發展局,邀請官二代富二代染指香港金融界……

少女報案反於警署內被侵犯、對示威者採阻路圍堵加強力胡椒噴霧的方式打壓、放任疑似大陸公安於港大校園及麗之城境外維穩、以重案組等程度警力偵查塗鴉少女,甚至埋伏拘捕於後樓梯寫上「習近平XX」的市民,以上種種,均反映警隊質素名聲近年愈發下滑,坊間甚至流行以「警犬」、「香港公安」等詞形容警察,想深一層,究竟是甚麼緣故使得警隊多年來的名聲與質素毀於一旦?答案顯而易見,就是其向政治勢力靠攏的立場,令警隊失去固有威望,只能淪為政府鷹犬。

這班社運人士不是普通市民,他們曾多次參加,甚至組織遊行,既然警方以該罪名拘捕陳玉峰,那麼他們懷疑自己被通緝,也是正常不過的。警方既然辯稱得花上兩年時間才能拘捕她,是因為一直未能聯絡陳玉峰,那麼現在這批社運人士到警署查詢,一旦證實被通緝,警方就可立即拘捕他們。這不是在幫助警隊提升執法效率嗎?他們主動聯絡警方,實屬是良好市民的表現,為何明明在協助警隊,卻又被說成是浪費警力呢?

鋼鐵是這樣練成的

這位小妹妹之所以會跑到社會的最前線去搞「維護人權」,因為她在進入社會之前就已經領教過什麼叫做「侵犯人權」,機緣巧合之下,練就了一身反抗的武功,專門對付政治打壓,就是這麼簡單了。

情節有點像武俠小說是不是? 不過這是真人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