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陳茂波

吃兒的毒虎

殘暴不仁而殺害親生兒女的例子比比皆是。你以為虎毒真的不吃兒嗎?世界並不像孔子所管窺,那麼有序,那麼恭敬,親疏有別。否則他就不用憑一己之力試圖挽狂瀾於既倒。這句說話毒害了中國人數千年,變成有口不能言,有話不能說,只能處處壓抑自我,統治階層則把自己的權利和權力無限放大,也自我幻想為天下人之「父母」,那麼偉大,那麼先天下之憂而憂,每天費煞思量苦苦哀求人民聽話,將自己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道貌岸然地塑造自己受害者的形象。

有人說,電影的美好憧憬,總是現實的慾望投射。即是說,電影世界裡出現愈多的,真實世界就愈缺少。正因為真實世界沒有,我們才要在電影和幻想中補完。現實永不會出現的,比如是「善有善報」、英雄、時光機等等,在卷影世界中比比皆是。電影是一個架空的夢樂園,製造一個空間,讓我們發一些夢,令人生重燃丁點希望,有些少維穩的意味,亦讓我們對現實不至死心,如何定義就看你的龍門怎樣擺。

兒童恐懼疲憊,青年憤怒迷失,老人流離失所,這就是今時今日的香港。中年人、壯年人仍可以扮作若無其事地生活,因為我們在港共政權眼中,是GDP的一部份,整個城市的建設只為了上班、買樓、消費這三部曲而存在,但這個循環終有停止的一天,某日當你喪失貢獻GDP的能力,就會被推到城牆外圍,自生自滅,中門大開,只為讓更多消費喪屍取代真正的人類。

香港今時今日的綠色成就,非一朝一夕。1863年第一個水庫薄扶林水塘興建,同時在水庫所在的山谷大規模植樹,此後繼續廣泛植林,二次大戰前全港林木面積有209平方公里,約佔香港總面積兩成。戰時林地破壞嚴重,戰後再度大規模植樹造林。1965年美國環境學者湯博立(Prof. Lee M. Talbot)夫婦應港府之邀編寫香港郊野保育報告書,建議在7個地方設立郊野公園。六十年代後期連串騷亂後,政府對郊野更加重視。1971年在城門水塘設立郊遊試點,廣獲好評,被視為紓緩社會緊張氣氛的必要措施。自1976年《郊野公園條例》頌佈起,香港至今已有24個郊野公園及22個特別地區。當年為什麼要花這麼長的時間和氣力建設綠色香港?因為有智慧有良心的執政者,明白保育郊野,就是保港護港。現在的執政者會有這個智慧和良心嗎?

波叔在其局長的網誌說要開發郊野公園,後來被人群起攻之,他又粒水又說只是個人意見甚至是別人意見。作為一個局長還要在局長的網頁上發表內容,你說是個人意見?你當個局是自己還是當政府制度不存在?自己縮後,然後又有其他人出來說要開發郊野公園。這些技倆其實不只是在梁先生時代出現,早在曾蔭權一樣有,這就是政府多年來的技倆,喜歡放風和吹風看看市民心態,倘若好便搞,或者冇人出聲便做。不過現在比以前更誇就是有人出聲都會照做。變本加厲。

著名政治Blogger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九月八日在網誌撰文,引用一個講座上「有人」質疑「郊野公園……在土地供應緊絀的情況下、在面對大量巿民居住的需要下,是否全都不能碰、不能發展呢?」,正式為這場激戰揭開戰幔。但其實,真正的伏線早在九月三日,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就未來十年長遠房屋策略展開公眾諮詢之時已經埋下。其時委員會訂下十年建造 47萬個單位的目標,並間接承認無法達到梁振英競選特首前曾經揚言「每年興建三萬五千個公屋單位」的願望落空。當傳媒在九月四日報道梁振英 (又) 走數的時候,特首辦當晚就 (再次) 運用語言偽術澄清。

香港問題核心既不在政客私德有虧,亦不在香港市民政治意識低下,更不在香港社會未成熟,而是制度跟不上社會發展。政治制度為制度之根本,有着分配社會資源的功能。目前香港的政治制度過分保護已佔據社會經濟優勢的少數人,讓他們可以運用公權力進一步剝削低下階層。在發展過程中,我們或許需要這種制度讓社會能夠有效率地發展。

本來也很想,但太多事情想爆了腦袋也想不出任何理性來,如何開始討論?例如所謂遏止炒樓的「辣招」到現在仍未能通得過法律程序授權之外,最近就又有新討論,關於「辣招」之中,有沒有「減辣」的可能性。包括了:「慈善團體」能否豁免、以及「港人公司」能否豁免等等。這些討論其實多餘,因為假如在邏輯上接受「港人身份」作為實施辣招的標準,以這種和「限奶令」一樣無聊的「小農思想」在法理上完全推翻了習慣法的嚴謹取證規條的話,那的確是講什麼都多餘。又可以如何理性?

無論如何,從反核事件、大埔事件、洪仲丘案、到今天台灣男籃二十八年來亞錦賽首勝中國,我們看到了台灣人民的團結以及其產生的社會影響力。雖然台灣在制度上,仍有不少錯失及有待改善的地方,但有些地方都很值得香港人學習。這幾天我有一個想像,如果陳茂波事件在台灣發生,他應該早就被傳媒以及人民踢下台了,可想而知民主制度是多麼的重要,單單政府需要向人民負責這一點,已經可以解決香港很多官民矛盾的問題了。

邦無道則隱,是的,我懇請你們辭職,但理由不是引咎,而是為香港黯淡的前景點上一盞燈。你們這刻的辭職,將會是光榮的。我不相信留在這個由西環垂簾的政府內,還有力挽狂瀾的機會,倒不如代表市民莊嚴宣佈,香港人還有底線。如果有人問我,你們的位置由更赤紅暗黑的梁粉替補,豈不更糟?我相信由梁志祥、上海仔和陳淨心接替你們之際,三位會像戴耀廷一樣,安靜地走在中環及香港的十字路口上。

雖然經法庭審訊後還我清白,控方上訴亦被駁回,但我一直背負了曾被拘控選舉舞弊罪的前科,心裡耿耿於懷,現得悉特首為我(譚香文)出頭,心裡極興奮,基於特首看法,當年林、周兩人應該向本人道歉,還我公道。我譚香文將於2013年8月15日,上午10時到政府總部,親自向行政長官請願,請特首責成管治團隊的陳茂波局長,請林、周兩位向本人道歉,還本人公道。

涼粉者,性(姓)涼(梁),苦而黑心,質膠軟而無力。今東北不能發展,退恐人笑,汝無膠用,不如早歸。來日,思歪必貶汝矣,故宜收拾包袱,免得臨時慌亂。」茂菠哭曰︰「兄真知思歪肺腑也。」遂亦收拾行裝,於是局中秘書,無不準備歸計。

對於膠波的助理,屋企做廠捱咗幾廿年,唔買地一早俾租俾到執笠,邊可能捱到今日?佢返工之前將老豆公司啲股份轉走,拒絕同公司利益一致,又唔申報,我已經要表示遺憾。依家佢兩腳一伸唔撈,令我司又少了一個人,係遺憾上再加遺憾。依家啲年青人,抵受唔到壓力,少少野就辭職唔撈。呢件事令我堅信,要離開好易,留低卻需要好大勇氣,陳部長千夫所指都仲企喺度,係一位有高尚情操的員工。

本年4月8日,證監會宣布,暫時吊銷名嘴張士佳的牌照,為期30個月,並處以罰款50萬元,原因是張利用隱藏的證券帳戶進行交易,造成利益衝突,並於一報章投資專欄作出虛假及失實聲明。這個隱藏的證券帳戶其實就是其妻的帳戶,蔣元秋式的理由,大概會說太太的投資很獨立,不知太太買了甚麼股票之類,但就算藉口多多,證監會都不會聽你詭辯。調查指出,張士佳當時為華富嘉洛證券的持牌代表,持牌代表有責任向公司申報所有個人(包括配偶)的股票戶口資料、買賣紀錄等;然而,證監的調查發現,張士佳妻子暗地裏開設了一股票戶口,但張士佳從未向華富交代有關戶口的資料。

爆波在望

.

我打從心底裡,不希望陳茂波會下台,甚至連道歉也不希望他會做。這是拜大部分香港人的心態所賜。假若波叔道歉了,甚至被逼下台,那麼很多不了解政治的OL、阿伯都會說:「算啦!人地都道左歉,做乜仲要追究?」陳茂波,請你繼續無恥下去,讓香港人看到這個政府有多差勁,讓大家都體會不民主政府的惡果。請你堅持信念—絕不辭職!這樣下去,你和特區政府將會有再多的醜聞,促使社會民怨爆發,讓更多人走出來守護香港。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