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陳雲

本土的大學,就是為本土學生而設。結果本土中學生只有少於兩成可以升讀本土大學,其餘學額全部留俾敵國學生。就算升得到上大學,原本應該興建俾本土學生的大學宿舍,又全部被敵國學生佔據!最後大量敵國學生畢業,留在香港搶本地年輕人的飯碗,又再搶奪碩士、博士的升讀機會。…….

口稱本土的大學教職員,卻沒有這樣做,讓本土青年學生,在校園單打獨鬥,被受欺凌。這豈不是比自認本土實質是左膠的中大學生會的那個候選莊更可惡,更可鄙,更可恨?!…….他們必須簽署約章,內容包括:

1. 立即將敵國學生驅逐出他們的課堂以外;2.交出過去的評分紀錄,證明他們沒有給予過敵國學生合格評分;3.協助本土派學生罷免敵國學生在本土學生會的會員資格。

擅闖軍營所犯之法,也不過是《公安條例》之「沒有通行證進入軍事禁區」,而佔中所謂的公民抗命,其抗之法也是《公安條例》的「非法集會」,但佔中要數萬人,才有機會造出效果,佔領軍營者只要千人,已夠造成震撼。而且根據「852郵報」查證,《駐軍法》本身沒有任何解放軍可以擅自懲處闖入者的條文,只在第12條提及「軍事禁區的警衛人員有權依法制止擅自進入軍事禁區和破壞、危害軍事設施的行為」,換句話說,千人衝進軍營靜坐,如沒有「破壞、危害軍事設施的行為」,警衛人員依法是無權可用,結果要勞煩香港警方進入軍營執法,無論如何也屬大振本土聲威,羞辱鬼國妖卒的壯舉。

是故,佔領軍營運動較諸佔中,明顯成本細、效率高,而且對市民影響至少,易得大眾支持,卻能展示勇武,大大衝擊中共威權,城邦論者和「熱血公民」,何不立即帶頭領導?如果再邀請支持本土的離地中產留美學者孔誥烽教授舉家參與,連帶美帝也捲入其中,運動對中共的威力,必將以幾何級數提升。真正的本土派,沒有反對佔領軍營之理;佔領軍營運動,將是本土派真偽的試金石,誰不支持,再口說反共,也再不能掩飾,實際是為中共維穩的賣港賊。

極右妄想

陳景輝的反駁或者評論,還是一貫的語意含糊、脫離現實。李怡說香港其實沒有「右」,陳景輝則說香港不只有「右」,更有「極右」,嚇死人。「左膠」為一國犧牲本土利益,可謂鐵證如山。孔令瑜等人念茲在茲家庭團聚,為此可以不顧本地承載力,可以犧牲本地人(包括新移民)的福祉。毛孟靜范國威的本土優先聲明是包括小數族裔、非中國血統香港人的共融願景,而孔令瑜等人的聲明與毛范可謂相近,獨是沒有小數族群那一筆只顧黃皮膚黑眼睛「中國人」在香港拿多少權利,怎麼不是受一國的意識形態所支配?

所謂「左/右」之名根本是偽議題,紛爭無關傳統的左右理念,也正正因為它無關於傳統左右的政治鬥爭,才會演變成今日雙方使用極端手段來抹黑對方。在今次爭論之中,原則上可分為「泛民(政黨與相關組織)」與「社運界」兩個陣地。不過實際上現今活躍於社運界的人士大部分均有泛民政黨背景,他們在組織與參與社運時所使用的理念及手段,與他們背後的從屬團體的理念以及所提倡的抗爭方式都是一樣的,因此今次之爭可被視為「泛民分裂」的延續體。

陳雲:《香港遺民論》

這本《香港遺民論》承接上一本書,繼續深化香港本土化的理論,據說還會有下一本《中華聯邦論》作為三步曲的總結。其實若果平時有在上網看陳雲寫的文章,這本書沒有什麼新鮮的內容,他要說的話早已說過幾十遍了,只是在書中很有系統地表達。看這本書不只是看陳雲宣示的立場,更重要是閱讀他如何一步步推論建立他的本土理論,不論你讚同還是反對他有關本土運動的意見,只要你有心要作知識性上的思考和討論,便不能無視這本書。

「什麼是香港人?」、「什麼是本土文化?」、「什麼是本土利益?」是近來極具爭議性的問題。對這些問題的討論,陳雲與碧樺依的對談可算是最經典。那次對談,兩人為「何謂香港人」爭論了一番。當中碧樺依主要質疑陳雲如何界定「本土」(香港人、本土利益、本土文化),並指出如果沒法定義「本土」,本土派所為實質就是排外。自此以後,本土派在論述上也往往受到「如何界定『本土』?」這種非難。

從「夾縫」看本土意識

上世紀九十年代,身處象牙塔的學者也熱衷研究香港人身分問題,參照外國學者對香港人文化身分的描述,多以「夾縫」(in-between) 去說明香港人的處境。「夾縫」的確突顯了香港人身份的曖昧和尷尬。我們並非英國人,我們只是在英國殖民地生活的香港人。我們大部分也是黃皮膚的華裔人士,然而,我們和中國大陸的華裔人士又不太相似。身處「夾縫」的香港人到底應該如何看待自己的身分?

該等中港融合政策帶來的衝擊,未必能夠影響大多不需要營營役役的社運中堅,結果就與這個社會開始脫節。實際上,那些社運中堅對中港衝擊的如是說,要多留意任何陸客「劣行」背後的成因,比如在其居住地沒有可信的奶粉而需要大手購入,或者是他們本來就沒有公德意識等等,要我們多多包容他們,並不應該先入為主;照這樣的邏輯 - 那我就更應該同情這些社運中堅口中的「仇恨言論者」,更不應先入為主指責他們民粹法西斯。

就以中港家庭團聚權利為例,我是支持的,因為合乎人道。但當權利要具體實現在社會之中,就必須考量它所帶來的社會問題。網上有人問:「支持中港家庭團聚無問題,但為何不可以在中國團聚?」這問題問得好。其實一般政策者處理兩地家庭團聚的問題,都會考慮經濟能力與文化融合這兩方面。如果中港家庭裡家人可以在中國生活,生活文化方面亦傾向大陸文化或不願意融入香港文化之中,在現今香港住屋缺乏的問題與民怨四起的情況下(不論這種擠迫缺屋的情況是如何形成,我傾向是中國資產階級、貪官、加上香港政府無能而成的複雜社會問題),香港人是有權利可以拒絕中港家庭必須在香港團聚。這並不是要否定人有家庭團聚的權利,因為香港政府可以協助這些家庭的成員在中國團聚。

我以為「本土」不僅是一種方向或理論,它本質上應為一種思潮。單純的本土並不是建立一套完整理論,而是對現時飽經建構的社運模式的批判,再將批判加以結集的解構運動。比起現有需要教育、學習基礎而建立的社運模式,它更貼近人類原始的、本能的抗爭模式。它不需要學習、順服結構的指導而產生。本土派對於主流(或謂左翼)抗爭模式的價值取向、思考層面、呼召模式皆有所批判。

愛寵物而不愛人

我們對於動物的溺愛,如果是出於對人的憎惡,就是一個很深的問題。對人的悲觀,對「共同體」概念的虛無解構,往往是現代暴政得以長驅直入的背景。例如現代極權政體必然使用的秘密警察和告密系統,是為了使民眾互相猜忌,暴政的觸手才可以不受阻礙,深入人民私人生活的最底層。

一個政治廣告引發的血案。香港不需要盲搶地,因為每日都有一百五十個新移民名額。再多的地,在不斷增加的人口面前,都是杯水車薪。道理就是如此簡單、論述就是如此直接。據主場新聞說,工黨張超雄認為這個廣告「歧視新移民」而退出聯署 - 「歧視」在哪裡?指出問題、討論政策、叫人思考香港的「承載量」,一涉及尊貴的大陸人,就是歧視?歧視真成了大陸人的金身護罩,是香港人前世欠了他們嗎?不如香港取消出入境限制。我現在請張超雄先生不要鎖他家的大門,讓街外人自出自入,不要歧視街外人了,好不好?

土共組織把事發當日的片段剪輯後才放上互聯網,香港傳媒竟不問情由,斷章取義,只報導經剪輯片段的內容,令林老師蒙受不白之冤。後來,有心網民找到完整片段放上互聯網,台灣網站亦率先報導,香港傳媒到後期才上載完整事實。 今日為了補償,才日日報導林老師的新聞,企圖聲援。可惜,大部分香港市民早已先入為主,認為老師一句 “What the fuck” 如同殺人罪。此刻才支援,會否晚了點?

(涉及成人情節及用語,慎入)旅程到了一點多,她好像放下自己的束縛,二話不說拉着手到Magnum 去跳辣身舞。星期二的夜店保安,不太介意入場人士的衣着。反正周始會貢獻鈔票進場的人不多,就讓多一個人的鈔票,在強勁音樂跟舞台光影間迅速蒸發,經理也不會有甚麼怨言。凌晨三點,正當大家都有點醉意,她煞有介事發出「OK」訊息。正當以為自己今晚得米,不用將體液獻給2D 屏幕上的麻倉憂時,你才發覺香港已經不是低增值人士可以方便__的地方。

我開始推想,如果以立法會提名特首,如何能夠符合中共的目標,即是在一個可控的情況下選出特首?當我讀到陳雲寫道: 「最好是等待二〇一六年立法會改選之 後,用當選的議員組成選舉委員會。即使二〇一六年的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仍在……」情形開始清晰了──留意陳雲寫的是選舉委員會,不是提名委員會!如果仍然是小圈子選舉,那又如何至少在字面上符合普選的定義?有一個辦法可以做到:規定特首必須由直選的立法會議員出任!換句話說,不會設立特首選舉,市民只能選立法會,然後由立法會議員間互選出特首,亦即行英式的內閣制選舉。列明特首必須由直選議員出任,那這個特首從提名到當選,都可完全符合普選的定義了!但由於有先在2017普選特首、再於2020普選立法會的原則規限, 2016就不必廢除功能組別,於是建制派仍 然是立法會內的多數,變相中央就可以直接欽點2017的特首!而按去年立法會配票的成功經驗,要送一個中共欽定的Prime Minister入議會(到時特首作為北京在港的 首僕也是名實相符),就算這個人毫無地區 人脈甚至選舉經驗,也是毫無難度(如謝偉俊)。……

去到決定2020立法會的普選辦法時,中共當然可以關人:一是中聯辦種夠票,配以改劃選區,保證建制派過半而全面直選,未種夠票也可以繼續在普選的定義耍花樣,保留功能組別有備無患,再者即管讓你反對派否決方案,但特首已經是「直選」產生……總之,就是冇得輸。

夠厲害吧,但這連橫計還有一個最毒辣的效果──瓦解佔中。

我的特首普選建議,是不採取公民提名的方法,例如一千公民提名之類,而是採取立法會議員提名的方法,例如夠了十名議員提名,即可參選。即是說,選舉委員會的成員由全體立法會議員組成。這個方法的好處,是特首候選人不會太多,而且議員提名可以方便日後組成政府內閣。即使中共要加入篩選機制,也是由議員投票決定,淘汰不合大多數票的首輪候選人。候選人只須取得議員總數的十分之一(門檻低一些的百分之五也可),然而由於必須盡力取得提名,故此也會拉攏小黨,有助於跨黨派的共識政治。即使在提名人超過兩人之後,中共強行要那個以全體立法議會為成員的選舉委員會來一個篩選的表決,也是合理的,這可保證勝出的候選人可以取得多數票,而政黨也可在全民投票選特首的時候動用政黨的網絡拉票。此法也可以令特首普選和立法會取消功能組別(二〇二〇年),兩者之間掛鉤,兩者都實踐了,才是香港的民主制度。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