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陶君行選舉廣告

今年,九龍東卻因增加一席至5席而變得空前緊張。一方面,建制派在去年的區選大勝,雖然後來出現了種票風暴,但幕後黑手至今逍遙法外。建制派除民建聯陳鑑林及工聯會黃國健呼聲極高外,今次將派出謝偉俊以假獨立的身分參戰。民主派方面,除了泛民中流柢柱梁家傑及繼承李華明的胡志偉,各自穩佔一席,陶君行再接再勵、強勢挑戰第五席以外,還出現多張新名單。換言之,最後一席之爭︰民主派旗幟下兵分幾路,建制派卻集中票源在謝偉俊身上,形勢實在未許樂觀。若泛民不能團結,民主派與建制派的「六四黃金比率」隨時被打破,成為五區中首個建制派佔上風的選區。為九龍東服務廿多年、堅持反對領匯上巿的陶君行,能否在建制派的步步進逼,以及幾名新候選人(黃洋達、譚香文等)的分票效應下,脫穎而出,為民主派力保關鍵第五席,端賴選民的配票智慧。

二十年過去了,民主中國依舊遙遙無期,香港民主也滿佈荊棘。當年的熱血青年,紛紛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驀然回首,卻有一個人,仍不顧代價,一如既往走在抗爭最前線的人。他就是--陶君行。我們與阿陶識於微時,自他1989年任學聯秘書長始,在六四事件中,他深入北京學運現場,傳遞香港市民支援愛國運動的熱情;此後,他投身政治,至今已歷廿三年。如今的香港,許多人早已忘懷六四精神,而六四學運一代也各奔前程,但阿陶恃立街頭的身影,卻一如往昔。為對抗專權政府,他衝撞體制,身陷諸多官非;在抗爭領匯時,他甘冒不諱,挑戰地產霸權。一如我們當初認識他時,赤子之心,百折不回。正如他所說,只有堅持,香港才能看見希望。他用生命在實踐自己的信念。

2011,是讓我對陶君行另眼相看的一年。3月6日,是我人生第一次被捕,是曾偉雄出任警務處處長個多月後,第一次以胡椒噴霧及鐵腕手段拘捕示威者及記者的一夜。作為113個被捕的同行者;那夜看到的陶君行,是個願與同行者前行而義無反顧的人。當那些號稱代表人民的政黨「和平散會」後,他早早知道,這夜過後的香港,將會再不一樣。他好心相勸同行者一同離開電車路,但是行動者們均留下來。然而,他沒有為此離去,他更是最後一個離開電車路,到北角警署停車場,與我們一同等待晨曦。

王丹呼籲香港市民支持陶君行:「我希望香港的朋友能支持陶君行,不僅因為他是我的朋友,更是因為我覺得這麼多年、二十多年,他一直堅持在做。就從這麼堅持就應該給他支持。我們需要這樣的人,為香港為中­國的未來努力。民主運動本身就是多元,香港社會不應執著哪一手段是正確的,應該「雙軌並進」,一方面要有制度的規範,一方面要保留社民連這種抗爭的社會運動力量,這様香港才能早日實現民­主。」

1966年,我在彩虹邨出生、長大,跟爸媽、弟弟過著簡樸但堅實的生活。父親以傳菜員一職擔起一家六口的開支,每天拼手抵足,但依然重視我的學業,希望我能夠憑知識改變命­運,不用再辛苦生活。面對政途頓挫起揚,我始終無悔無愧。唯一感到內疚的是,我沒有如父親所願,好好去過安逸的生活,且讓他看見自己的兒子每天被臭罵、被檢控。但我還是相信,他會因為我而驕傲­。我沒有變,還是來自彩虹邨的那個小孩,一直為自己的信念奮鬥,為我的家而努力。民主的路,也是回家的路。我知道,這條路難免艱辛,但我不會孤單。因為,你將與我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