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後的回憶:無個性戰隊

一班打扮成網上遊戲《無個性戰隊》角色嘅青年,喺夜晚以街頭表演方式,進行預演佔領中區行動,另有一批學生喺附近嘅中區公園靜坐。警方喺凌晨開始清場,並以「在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為由拘捕佢哋。受佔領事件影響,當地部分馬路一度封閉,政府官員一致譴責佔領行為。吳德行報導。

113 反同集會後的點點滴滴

基督新教教會,根本不應有龍頭,這樣一班人走出來,佔了龍頭之地位,是把整個討論的光譜極化。處理所謂家庭倫理問題,各家各派本來就有不同的處理。就以離婚為例,也是影響家庭價值的,但新教教會根本沒統一做法,有些教會很包容,有些教會很嚴謹,甚至要紀律處分教徒,從來都沒有共識,也沒有人試過搞甚麼祈禱會去表示立場。但是,為甚麼對同性戀要如此高調、要如此講「合一」呢?而且,更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教會一向擅於搞大型集會,但今次不選大球場、紅館、伊館、expo等搞大型集會,偏要選在政府總部,政治意圖不是很明顯嗎?背後的動機我就不去猜想了,但信徒可以循這方向問問,為甚麼偏要在政總。

遇上不公義,向花生說不

為了應付六七暴動,殖民地政府制定《公安條例》,但當中法律條文涵蓋面極闊,五十人以上的公眾集會、三十人以上的遊行,都需要在七天前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住了七百萬人的香港社會,五十人、三十人算甚麼?位於中環的蘋果旗艦店,每逢有新產品推出,都會有數以百計的果粉「非法集會」;幾年前於會展舉行動漫節,同樣地有數以百計的人在「非法集會」等候入場買限量商品。

危險的破壞社會安全秩序

香港有遊行集會的自由,同時我們也有法律去限制我們的權利與義務。法律的制約正正是告訴我們,權利、自由不是無限大,我們自己要有控制,要遵守法律。但是當政府及警方沒有清楚界定何謂「破壞社會安全秩序」這種所謂的「社會整體利益」時,是否我們便要容許警方無限制地把香港人的遊行集會自由變成需要警方採取行動的「破壞社會秩序」、「破壞社會整體利益」呢?

媽,我被捕了

在香港,阻街入獄,開跑車撞死人社會服務令。如果一百年後,有人回顧香港這段歷史,大概會強力恥笑我們有多愚昧。覆巢之下無完卵,媽,我去參與社運不是為了誰,正正是為了你,為了你有天不用像大陸那些上訪媽媽被人勞教折磨。而作為媽媽,好好珍惜和子女討價還價的機會,因為在大陸,媽媽不是用來討價還價的,媽媽是用來子女死了去幫他們打官司的。

這邊廂那邊廂

這邊廂,港人急切需要的是新的衝擊,而不是陳腔濫調、舊酒新瓶、獨沽一味的示威、遊行、叫口號、在FB上分享相片和新聞。長期而且更能表現到決心的抗爭才是應走向的路,動員更多人力物力,需要改變,就必須孤注一擲。去年學民思潮的絕食行動是為之一個例子,將信念化為行動。香港人不喜歡擾民就不要擾民。打動人心,從來都是社運先決的條件。如果覺得只是喊喊口號就能把人從這不公義的制度拉下來並改變這個制度,要麼就是你太天真以為街上有大大的蟾蜍在跳,要麼就是你去錯了地方,這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不是歐洲國家。

今天是本年最後的一日,回顧香港在今年內發生的大小事,不難發現到處都是類似文化大革命式的場面和批鬥手段,彷如穿過時空隧道,回到了四十多年前中國大陸鬧文革的現場。而這鼓壞風氣正不斷在香港漫延,令人畏懼。明天,元旦倒梁大遊行,就是香港人集結力量的大日子。可以的話,請你不要在遊行完結後就散去,否則遊行會成為了「維穩」的一部份。面對著專橫獨裁的統治者,請你抗爭到底,為重建公義的社會制度出一分力。

我從報導得知民間人權陣線在元旦遊行到達終點後不會立即解散,但未聞集會的細節。我謹建議舉辦一場民主沙龍,邀請學民思潮主持,邀請各方人士,包括「民主倒梁力量」的代表,共商下一步行動。更理想是在農曆新年前每週舉行一次,延續民間倒梁的聲勢,至少在立法會提出彈劾梁的議案前,也讓市民有集會的機會。

亞視管理層要員工走出來其實真的很無陰功,而且也不合邏輯,電視台多了,工作崗位也會多,人才需求自然有所提升,作為打工仔,當然是希望有更多的工種可選擇,薪酬會因而提升,是自然不過。現在卻迫人要去政總,亞視的節理層的無恥之行為,實在感到為亞視員工難過,這就是在沒有選擇下和沒有競爭下才讓打工仔硬吃一棍,實在悲涼。

本報收到以「從速批准三個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的申請」為宗旨的組織「開放天空」爆料,有關亞洲電視將於本週日(11月11日)在政總門外集會的標語。之但係看看亞視的動員電郵附帶的口號列表,令人不禁失笑。「反對增發免費電視牌照」,無問題架WOR~~亞視咁多年基業,當然要保護自己啦係咪?OK架WOR~動員群眾支持自己既立場嘛~~~咪鬥晒馬囉~~至於「支持亞洲會」、「支持亞洲電視」、「亞洲電視 穩步向前」、「亞視55周年」?咩事呢?同個議題有咩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