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雙非

閣下在立法會內,就「制訂政策時需以港人優先依歸」議案發言,表示香港社會問題的罪魁禍首不是新移民,而是政策失誤、規劃失誤、地產霸權、官商黨勾結,提出港人優先政策,會分化新舊移民,間接打壓弱勢,保護了權貴。請問張議員閣下,雙非父母透過法律灰色地帶來港誕子,只是「政策失誤」嗎?他們透過非法中介瘋狂申請學位,只是「規劃失誤」嗎?失敗的教育制度,可以歸咎於地產霸權嗎?官商黨勾結,新移民沒勾結的份兒嗎?穿金戴銀的雙非是弱勢、只能就讀學券制幼稚園和津貼小學的本地家庭是權貴嗎?閣下在立法會內,就「制訂政策時需以港人優先依歸」議案發言,表示香港社會問題的罪魁禍首不是新移民,而是政策失誤、規劃失誤、地產霸權、官商黨勾結,提出港人優先政策,會分化新舊移民,間接打壓弱勢,保護了權貴。請問張議員閣下,雙非父母透過法律灰色地帶來港誕子,只是「政策失誤」嗎?他們透過非法中介瘋狂申請學位,只是「規劃失誤」嗎?失敗的教育制度,可以歸咎於地產霸權嗎?官商黨勾結,新移民沒勾結的份兒嗎?穿金戴銀的雙非是弱勢、只能就讀學券制幼稚園和津貼小學的本地家庭是權貴嗎?

這篇作文可算是中上之作,可以作為販賣悲情的範文拿去貼堂。可惜的是,《蘋果日報》做的資料搜尋工作也太馬虎了。原來該位雙非學童,早前才被影到當眾小便,而他的爸爸接受訪問時,指有幼稚園以廣東話面試是歧視。於是「中國也有好人論」不攻自破,而王太口中那麼動聽的公義,早就化成了雙非童在街上的一灘小便。《蘋果日報》的穿崩程度,直逼CCTVB。

財政司應該要做的是全面削減政府開支。就拿曾俊華剛剛發表的財政預算案,預算開支3150億港元,筆者認為除了623億元的基本工程開支外,其他都可以削減。工程開支要留,皆因若政府被人告,成本可能更高,但政府從今以後不應再搞基建,而且即日起不再資助教育、醫療等社會福利,公共服務全面私有化,自負盈虧,如政府全面改制為「香港公共服務公司」,紀律部隊變為「香港保安公司」等等。總之全面削減社會福利和公共開支,所有醫院變私營,學校就教會歸教會,社團歸社團,全部市場原則運作,在兩年達致政府「零開支」,改造成「極迷你政府」,完全實施「資本主義」。

政府的取態一直很清楚明確,就是「不存在取回單程證審批權」的問題。為甚麼不存在?因為「根據《基本法》,單程證由內地當局審批」。原來根據《基本法》第 22 條第 4 款及 1999 年人大常委釋法,大陸人移居香港要向所在地區的機關辦理手續,「所以」權力就不在特區政府手中。然而,原本的第 22 條只列出「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向其所在地區的有關機關申請」只是人大釋法後加的結果。若然特區政府有意參與審批單程證,再次提請人大釋法、解釋「須辦理批准手續」同時包括向特區政府申請入境又如何?擅長「內交」的梁特首向當局痛陳利害,未試過你又知唔得?

我沒有數據在手,但大家可否數數,身邊有多少陸生同窗,到現在還在香港工作?其實,他們畢業後,乖乖在中資機構工作,便不愁延長簽證的問題;三粒星的身份,時間到就自動享有。。更有標榜「以心建家」的公司,顧用留港陸生的比例多得不能想像。向上流動、啱人做啱工?對不起,在我眼中早以灰飛煙滅。

媽媽

林太說:「嚟得香港生仔嘅內地人,家庭環境都比較好,政府好自然會想諗埋,呢班人對香港有乜嘢價值,可以為香港帶嚟乜嘢。」「有乜嘢價值,可以為香港帶嚟乜嘢」?媽媽說不來;對於香港出生率與勞動人口下降,她也想不通怎樣解決;政府該著眼公共資源,還是善用雙非人才,她也不了解。但她很清楚,丈夫的就業問題和兒子的本地學額問題,均也棘手得傷腦筋。政府不斷吸納雙非家長,讓他們來港平分綜緩、福利和免費教育等資源,根本如趕盡殺絕本地人沒分別。

如果你移民去日本或者歐美,會expect幼稚園用廣東話面試嗎?如果有心想小朋友在他國升學,你會在入學時才開始張羅,而不是早一點準備讓孩子適應當地的語言文化嗎?當然,我有朋友在入讀幼稚園前只會說家鄉話,而且從前也有單程證來港讀書的小孩不諳廣東話,他們入讀後就自然學會,可是他們的家長起碼不會要求「另一個課室進行普通話會面」

一朝早起身上班上學,行過球場或停車場空地,一班操普通話的呀姐播數十年民革式的樣板音樂,翩翩起舞;上到鐵路,強國人大大聲講電話,旁人用入耳式Earphone聽歌也清楚其內容;去便利店買早餐,兩位職員用普通話傾偈,到見到你才用唔鹹唔淡廣東話死死地氣「歡迎光臨」;回到公司,該死的舊電腦壞了,搵Support,怎麼他們說普通話呢?原來公司為慳錢,IT部都北移,原來的香港人當然炒了,那些中國同事不知甚麼叫Harddisk/Mon,要叫「硬盤」及「屏幕」

中國人除了喜愛濫用抗生素以外,更愛濫用「歧視」。強國遊客在香港餐廳拿出水瓶,給小孩子就地解決,店員上前勸阻,強國人即呼天搶地「我被歧視」;阻止炒賣奶粉,又是「歧視」強國孕婦;如今竟然有香港人大愛上腦,主張要取消七年居港限制,否則就是歧視?說得好像是香港人拿槍去強迫他們移民香港的模樣。提出這種主張的人,和平時期,是港奸;戰爭時期是通匪資敵,要拿去槍斃。

施麗珊的口吻,是否非常似曾相識?無錯,正如韓寒所講,世上有兩種邏輯,一種叫邏輯,另一種叫做「中國邏輯」。施麗珊手持的雖然是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邏輯思維卻是不折不扣的「中國人」。中國邏輯,就是只講權利,不講義務,龍門任搬的邏輯。中國邏輯,從來都係一個模樣,稍具邏輯思維訓練,都不難看出,其目的往往只有一個,就係攞著數。

我姊姊和姊夫是平常的八十後,大學學歷,一直以來都聽社會的話努力上進。畢業以後,要交家用、要還學費債。他們結婚、生女、成家,還是沒有一個家。申請公屋,不合資格;私樓付不起首期;打算買北區的樓,圖它地段較便宜,又怕女兒唸幼兒園的時候要跟雙非兒童爭學額。不幸的話,被迫跨區,一大一小,喊都無謂。

支聯會今年辦六四,竟然高舉一個新口號:愛國愛民,香港精神。通常講甚麽精神,就是想騎劫歪曲那個精神。例如現在只有中共會講「五四精神」,就因為中共需要文飾、改造五四事件,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支聯會將香港精神置換成愛國,當然也是一種文飾,為了令香港人繼續捐錢、愛國,投身「建設民主中國」,以致夢裡不知身是客。無身份、無自我,於是更無未來。

按陳雲的說法,正本清源之道,就是實踐「中港區隔,城邦自治」。政治上重申香港擁有高度自治的權力,重拾各項施政的主導權;文化與生活則貫通東西精髓,內承接傳統華夏風俗、恢宏重仁義的素養,外汲取民權與自由等普世價值,致使中西交匯圓融。由此可見,內容不能簡化歸納為純粹的族群鬬爭、仇恨式的排外,而是要外來者尊重本土文化習性,「夷狄入中國則中國之」。

「中華電力」從香港供電予大陸 30 萬億度電,扣除此數再加上備用電力,以及另一間電力公司港燈大量的餘電聯網,根據中電資料,即使失去大亞灣的電力,香港的供電不受影響。東江水亦是中共強迫香港人以天價購買,是馬來西亞賣予新加坡價錢的 300 倍以上,更比新加坡海水化淡的更貴,同時中共強迫香港購買遠高於香港需求的食水,在多年倒水落海之後,所謂「彈性取水安排」即多餘水是免費送給大陸,單是每年「送」大陸的食水積累,已足夠香港使用多年。香港人十分歡迎中國斷水斷電,香港早就想自給自足了!

吳文所謂詭異的「驚天陰謀」,不外乎指報章頭條將關注對象指向本土民生事項。但這祇不過是一時間的話題切換,談不上是甚麼轉移視線。何況自梁唐之爭伊始,傳媒與民眾無不聚焦於梁振英鐵腕治港的擔憂與其涉嫌違法的醜聞。梁氏治下人人自危,哪人敢聲言大家對其放軟手腳?他經月「榮登」頭條位置,偶爾替換民生相關話題又有何不可?將上述誇張渲染成梁氏利用傳媒的時程安排(Media Timing)化解公關危機之策,不僅高估了其幕僚之能,如斯指責亦屬陳義過高。

港人的尊嚴與盜跖的尊嚴

當港人恥笑這一隻「熊次郎」、輕嘆「花生就快缺貨」之時。筆者懷疑我們其實絕不比「熊」善良。因為熊其實與港人分享著相同的生活態度,即凡事以「江湖道德」作為行動標準。筆者想把盜跖的原則稱為「江湖道德」。相信「江湖道德」的人,會把帶有普遍性的道德原則偷換成僅具外在活動的行為。與熊次郎相比,港人誤以為自己「理性」與「和平」,但其實港人只是盲目地遵守一些習以為常的僵化行為。港人與江湖盜跖都遵守著「江湖道德」。盜跖認為「分均,仁也」;市民則誤以為只要「守法,努力工作賺錢,準時交稅」,就是一位「良好公民」。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