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電子遊戲

《逆轉》絕非光靠新穎的玩法來締造自身的經典,畢竟相比遊戲性,故事才是ADV作品的靈魂所在。論劇本,本作沒有《428~被封鎖的澀谷~》般能完美地將所有視點、一切可能性調和的樹狀圖式結構、亦不像《極限脫出》系列有著「世界秘密」般頂尖的敘述性詭計,它擁有的卻是很多ADV遊戲難以比擬的「信念」與「精神」——將無愧作品之名的正氣與風格,透過設定、情節、角色以至遊戲玩法貫徹到極致,這才是《逆轉裁判》真正深刻之處,賦予了本作以至本系列抵住時間與後浪考驗的魅力和價值。

九十後的回憶:彩虹冒險

唔經唔覺,臺港版《彩虹冒險》都執咗成七年。玩過online_game嘅,都無乜人唔識呢隻,玩過嘅,腦中都應該有個「《彩虹冒險》島」。以前曾經稱霸Yahoo!遊戲榜第一,而家連韓國原廠server都消失埋,叫人不勝唏噓。

當年崇日崇優,時間不是問題,問題是資金,一隻正版原裝超任遊戲,動輒三五百元,傑作如SRW4、Street Fighter II、Final Fantasy VI等等,不單遍尋難獲一正版遊戲卡帶,就算得一見也是八九百元以上天價,至於Mario Kart、Rockman X1-3、SD Gundam GX 之類內置特殊晶片的遊戲,隨時閣下有錢也買不到。

屋仔、車仔、老婆仔(老公仔)、BB仔,香港人對生活的要求,模擬市民全都做到了。你想要的人生,在遊戲中就可以得到,為什麼還要在現實中苦苦經營呢?憑你萬多元至3萬多元的月薪,你永遠趕不及首期、結不成婚。連想生仔都要爭崩頭搶床位,送子女入學、子女考大學⋯⋯一切一切都要搶、爭,還要跟幾十萬幾百萬的雙非、單非後代爭。政策一面倒傾向外地人和資本家,身為本地人的你就像當年的美國原住民,「妹仔大過主人婆」正是如此演譯。

抄襲風波:VK克 vs ClariS

話說今日台灣那邊出了一件頗大的新聞。近年因為Deemo、Cytus等等台灣製音樂遊戲而成名的鋼琴音樂家、配樂家VK克早前為手機遊戲「女神聯盟」配樂,製作主題曲。然而曲子出場大概一日左右,就有網民發現這曲子和另一首著名的曲子《魔法少女小圓》的主題曲〈コネクト〉很類似。由於《魔法少女小圓》是這幾年日本最有名氣、甚至乎可以說是國民級的作品,知名編曲家竟然公然「參考」一首這樣的曲子,造成很大反彈。
如果你還沒聽過曲子,有熱心的網友做了一條比對影片,大家可以自己找來聽

Tsum Tsum中的人生

「梗係抽金仔啦,勿忘初衷!」這下當頭捧喝令我再沒有猶疑的餘地,一定要用那三萬個金幣抽金仔,即使抽不中,拿著兩個自己不想要的公仔也沒有意思。分數就算再高,沒有金仔的TsumTsum,根本不是我最初下載這個遊戲的原意。

遊戲裡設計了三種「社會傾向」:和諧、純正、至高。玩完了一局,我將之重新命名:左膠、本土、國師。點解?因為玩過第一局以後,我發現這遊戲的這個部分,實在與香港太似。我的第一局是走國師線的,走到一半,就有左膠的AI每隔幾個回合就來罵我「我發現你一直在屠殺異種」;至於本土AI就會來罵「你與人類的本質越走越遠」之類的。後來我第三局當本土,國師又會來說:「你太落後,不可能進化下去。」對了,遊戲裡還有外星原生生命:異種。玩了幾局下來,我也將外星叫作今天的香港,舊地球則是過去的香港……至於為何左膠與泛民會大罵國師,國師又會罵回去?容我慢慢道來。

Minecraft 終於賣了……

我由2010起開始就在#minecrafthelp(一個mojang推薦的技術支援頻道)當義工,負責所有有關minecraft的疑難排解服務。當時Mojang沒有專門的支援部,所以我們就是唯一的支援渠道,到後來Mojang因為支援需求大增就成立了專門的客戶服務部,但員工都沒有技術支援經驗,所以我們就繼續負責技術支援,而Mojang的部分員工就幫助我們,服務停頓的話我們都會回報(雖然通常都是瑞典office hour過後才發生所以都聯絡不了他們)

熱血風神西巴士達

西巴士達正是魔裝機跟精靈立約鍊成,只有精靈認可的強力機體,才得享「機神」之名。當年在下從《SRW EX》認識西巴士達(這也是我第一隻玩的SRW),主角威能當然寧舍不同,浮遊炮(後來補完故事才知道這是正樹的使魔,「使魔」是精靈跟主人達成契約以後幻化為動物隨身)長程遠擊,魔法火鳳凰Acacic Buster近身強攻,後來《魔裝機神1》裡這武器全改造以後進化為「真•魔法火鳳凰」,西巴士達出手時變成Cybird,直接衝進魔法陣煉火裡體當對手,那個表達手法堪稱超任時代SRW系列精彩攻勢三甲之一。

霸氣邪神古蘭索

白河愁其實並非熱血正派,而是被邪神附體的敵方角色,他在遊戲中登場時,通常是紅色敵軍,他本尊基本能力已經超群,撇除特殊能力加持,隨時高達新類型人阿寶 馬莎 加美尤 都不是他對手,而且他造型唯美,一頭紫髮刀削面高挺鼻樑,加上全程高傲冷酷的角色性格,根本比當今韓星韓仔俊俏有型標準先行了十幾年。

是千禧年代初期在香港頗為流行的一款日本Flash小遊戲。此遊戲沒有三級成分,並曾經佔據《新線上遊戲地帶》熱門榜首位一段時間。玩法非常簡單,只要趁遊戲中的「中堅商社」老闆接聽電話時,按住滑鼠讓工作中的一對情侶持續偷吻,若老闆收線時被發現,遊戲即告結束。雖則遊戲因操作太簡單無聊,但遊戲進展的不確定性讓其好玩程度大增,成為了同學課餘話題之一。為便於融入最近話題,以下故事的舞台曾被筆者更改。

也來聊《梅露可物語》

噗浪上有不少朋友在玩一款出了一陣——準確點說,是上年十二月出的遊戲,也就是本文將會提及到的「梅露可物語」(日文:メルクストーリア,下面全部簡稱梅露可)。起初見到有人玩於是下載了、用來打發時間和充在兩個PAD賬戶補充體力,今日見沒什麼好寫,自然來講講這部遊戲。

不論是出色的劇情,炫目的特技效果,頭像人設CG;明快的戰鬥系統和百聽不厭,與場景配合得入木三分的BGM都真正示範了何謂頂級的RPG遊戲。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遊戲的作者ショウ居然開放讓人免費下載他的心血之作,儘管作品的質素比絕大多數市面上的遊戲還高!

網遊佛偈

閣下開個免費帳戶,拿著一手爛牌,前鋒中場後衛只有兩星的戴倫賓特、馬白蘭基和巴沙利,對家卻是五星傑斯、夏薩特和沙治奧拉莫斯,由慘敗到不忿氣到乖乖俾錢抽卡,一條龍服務滿足閣下不服輸執念。當我意猶未盡馬上投入創造球會世界三小時以後,耳邊傳來神來之音,告誡我「人生有涯而慾望無涯,如此網絡遊戲本是空,贏波是空,碰運氣也是空……」六根頓時清淨,四大馬上皆空,我放下微溫手機,彷彿頓悟什麼道理。

你曾自問玩遍天下無敵手,由雅達利到PS3,再也沒有角色扮演遊戲或動作角色扮演遊戲能難倒你。你曾自忖見證過FFVII Aeris 歸天之後,已經沒有遊戲故事情節能觸動你的思緒。然後到了2012,你聽見不少電玩狂熱者的口耳相傳,一群人總愛發傻一般地分享自己在一個遊戲中死個十遍百遍的經歷。奇怪的是,人人總帶著滿足的微笑,或至少在貼文加上開心的表情符號。是的,「那個遊戲」出現了。名曰Dark Souls。

透過Line 在Circle K的宣傳,相信不少人已經認識到- 熊大,兔兔,饅頭人,占姆士這些人物了,然而,在Line Rangers遊戲內,要玩得上手,卻是何等的困難,內文主要供非課金玩家 及 非入門玩家 參考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