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電影業

賀歲電影發展到今天,市場可謂完全地改變,遊戲規則也改變,甚至是市場分野也開始很明顯。我們以台灣、星馬、香港和大陸四地作討論。

一線演員的誕生

第一次看完《喜劇之王》,悲從中來,我恨我的母校,只讓我在學校專心讀了三年戲劇,但學校竟沒有教授這一門關於人眽關係的專門課目,甚至在一年級的時候不讓我出外接工作,讓我及早認識多點人脈。那是學校騙我們嗎?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情不告訴我?只教導我們那些在香港業界不經傳的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員的自我修養》,烏塔.哈根的《尊重表演藝術》又或是布萊希特的《間離效果》?讓我們看那些在香港根本沒人拍的莎士比亞四大悲劇、薩繆爾·貝克特的《等待果陀》、亞瑟‧米勒的《推銷員之死》。這些劇本對業界而言,根本是票房的毒藥,演員的鏹水。說出來也只會令人張大了嘴。是老師們想我們剛畢業踏進社會便害死我們嗎?

演員應該要下地獄

演員,這個名字對於很多人有不同的解釋,對於你的父母親,他們會認為是劉德華,周潤發。對於你中學老師,他會認為是收入不穩定的職業。對於外行,這是一個夢想。而當你真正的了解什麼是演員,你就知道,成為演員必須要下地獄。而且是走遍十八層。

曾聽聞有學院老師幫學生寫Funding,被對方(審批人士全是匿名)問:「導演沒拍過鬼片,為甚麼我要撥款給一個沒經驗的人?」D條問題根本測試緊你EQ條底線係邊,而我老師條底線相當高,佢受唔住挑釁,憤然回應:「史蒂芬史匹堡之前都無拍過大白鯊啦,咁又比佢拍到!」雖然那位老師說得很有道理,但得罪評審絕對唔會有好結果,唔批就唔批,加上佢匿名,真係一世都唔會知兇手係邊個。

演員不是人

「招募演員,尋找對演戲有熱誠的人,是次拍攝只能提供車馬費,有興趣請一起參加我們的製作。」「低成本長片招募演員,簿酬。」彷彿演員不是人,是一部機器,有工作便不用吃飯。

房內有十多人,全都是應徵「編劇」一職。工作人員讓你先看一套電影,然後說想改編,一個小時內寫一個大綱給他們,你絞盡腦汁,揮筆寫下你的創意,務求伯樂賞識。最後散水時,工作人員竟給你200元答謝你的來臨。你高興地收下,而你期望的電話卻從未響過。只因他們沒有告訴你的事情有太多。

CG動畫=賺錢?

《魔雪奇緣》成功之處在於佢扮得唔似公主片。好多人都唔知,《魔雪奇緣》本來係傳統迪迪尼公主片,個市場本來得女性觀眾,只係迪迪尼將公主片做另類包裝,隱藏本來形象而已。二〇〇九/民國九十八年,迪迪尼推出《公主與青蛙》,單睇個名,已經嚇走哂男性觀眾,結果只賺兩倍半,對此廿年前手繪動畫《美女與野獸》能夠製造十七倍銀紙,簡直差天共地。

獅子山與井岡山

我不是沒有看其他華語電影,其實都有,例如在大陸票房大賣的《小時代》。但看的是為了看看為什麼可以如此不堪入目,抄來抄去故事老土劇情不知所謂,只賣弄所謂的華美鏡頭卻其實俗套品味,但卻賣過億的電影是如何能夠吸引觀眾。

見近日有電視台的P.A爆內幕,說P.A工作很辛酸什麼什麼的……很多師兄分享P.A的工作也是一樣辛苦,被呼喝、工作量大得透不過氣來,但他仍堅持,因為他心中仍愛電視電影的製作、仍有熱誠,所有困難就當苦茶喝掉了……其實很多電影人都是捱出頭, 幕後幕前誰不是由低做起再捱出頭來?

IMAX願意賣股予大陸公司,其中一個最大的誘因當然是大陸的龐大電影市場。也是為何近年這麼多荷理活電影公司紛紛與中國電影公司合拍荷理活電影如找范冰 冰拍X-Men,ironman等,便是有中國電影公司投資份兒,以利用俱有中國特色內容進軍大陸,獲取未來最大的電影市場地位。以上是一個很合理的商業決定,倘若大家都是以一個正常的商業運作環境下進行。

惡俗低俗

杜汶澤主打低俗,以惡俗騎劫通俗,使其成為香港文化一主要分支,一邊拒絕合拍片,一邊落場參與兩地罵戰,大肆抽水,收穫良多。好多香港人,因為他的本土言論正中自己下懷,紛紛表示以後必定支持他的電影,謂之香港良心云云。然而,一位公眾人物的言論縱是合乎大勢,屢有sound bite,大家也是應該分清楚,那是與他的演技和導演水準是沒有直接關係的。即是說,市民欣賞杜汶澤電影以外的敢言一面,可以轉載他的言論,替他衝兩衝人氣,卻並不等於要買飛入場施捨、助養他,賠上自己的寶貴時間。對人不對事,最終難免會助長惡俗本土電影的不良發展。

勿任低俗貨騎劫低俗客

以戲論戲,杜汶澤的演技,我向來不敢恭維,《DIVA華麗之後》中飾容祖兒的經理人,表現平平無奇,《低俗喜劇》中的演出,在我心中也留不下些微印象,數來數去,還是只有「傻強」。若論人格,文化水平不高的杜汶澤年少時過著奢華的生活,目中無人,囂張自大,得罪人多,稱呼人少, 是他自己也承認的過去。因口不擇言,惹來娛圈中提攜過自己一把的貴人們吳君如、曾志偉、劉德華等人的不滿與封殺,以致事業一度走下坡,更是空穴來風。雖說浪子回頭金不換,人誰無過,人家都說自己皈依我佛,覺今是而昨非了,但江山從來易改,品性卻依舊難移。我所看見的,不過是一位登不上大場面食不了大茶飯而見風駛舵回歸本土的人,明知太大的中國餅跟國際餅沾不到邊(大陸懂演的人太多,外國就不消提了),乾脆靠到市場需求穩定的所謂本土一邊。

沒有合拍片的制度下,仍然能夠拍出高水準製作,當中編劇、導演、監製以及演員都是異常稱職(電影評述不談,市場上有很多影評。)這其實也是代表出一個意思,就是沒有合拍片下的環境的華語電影或者叫做大中華電影,其實同樣是可以是有出路。

「江湖事,江湖了」好嗎?

一個過氣近二十年的豔星,即使當打時也不過拍了四部電影。要知道九十年代,香港電影市道仍未衰落至此。區區四部電影只是當年電影業的過客而已。跟同期齊脫的翁虹、陳雅倫、陳寶蓮、吳雪雯等,真是不值一晒。而且,當中又無任何經典之作,香港人早已忘掉該女星,也不見得有什麼漣漪。到底是讀者有興趣,還是編輯對此女念念不忘?

這次《一代宗師》是代表香港區參賽,但如果看這戲,整個戲的製作,其實是來自很多地方,有外國人Philippe Le Sourd 做攝影,導演、男主角是港人,女主角是國內,製作在大陸,資金更是來自多個地區,當中有港資、中資以及美資(華納台灣),這是一集合了多地區的電影製作團隊。

他山之玉,不堪擊石

筆者對電影和國際關係毫無認知,一邊嘴嚼生炒花生,一邊觀看大師和 Jack Ng 的文章,增長了香港電影的知識,獲益不淺。長輩一句「唔識就唔好亂嗡」言猶在耳,所以筆者並不打算在這題目上著墨。反而,筆者曾經讀過幾年大學,聞說大學的學者出論文有一些基本要求,例如引述別人的意見時,要盡量引用 primary sources ,並向其作者作出適當的表彰 (attribution)。筆者好奇,究竟國際關係的學術圈子裡,是否也有這種規定。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