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電影

這部電影太長

回想一年前,總編輯告訴我:You are free to go. (你可以離開了),我便失去了一份工作 — 離開工作了五年的公司,但我強烈感到,我即將告別工作了20年的新聞界。離開後的第一個月,閒賦在家,肆意地看電影,然後發覺沒有工作的日子,身體開始出了點小毛病,做了個身體檢查,卻沒想像中那麼差。電影的世界,仍然最能夠掀動我的情緒,「天亮前看一、兩部電影,這便是我的近況。」我在facebook上如此告訴朋友 。 上午去睡覺,睡到下午自然醒來,感覺很奇特,像經歷另外一個人的人生。

舞台劇就不同了,演員就在舞台上,觀眾和演員有一段距離,縱使觀眾也會看到演員表情,但也是遠遠的看,人是細細的。所以舞台劇,最吸引著觀眾去看的,除了對白和歌曲外,就是演員的身體動作!由於身體的演譯對舞台劇來說是非常重要,那麼演員能否有效地運用身體演戲,就是一個劇的成功關鍵。有見及此,筆者專誠訪問了即將公演的音樂戲劇《我城》的Dance Coach 爾雅老師,了解一下她如何訓練演員認識身體,繼而善用身體去演戲。

粗口對白是讓電影被列三級的原因,把那看成電影賣座的阻礙,應比視為其賣座元素更合理。所以說,賈的擔憂不是無理,但那實是言過其實、以小發大的「政擊稻草人」 — 建立一個誇張的論述、架起一套攻治化的分析框架,再以常識批判之。其實,真正混淆甚至偷換本土性與低俗性的,應該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