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電視發牌

只可以講呢啲的時代

伍珮瑩敢於批評政府曲解顧問報告,是烈士的表現,而香港過去,尤其是新聞界,也出產過多少君子淑女,因違抗高層或世外高人之意旨而掛官而去。香港人不會感到陌生,只是永遠地愛莫能助,因為商業理由永遠講得通,「不涉及政治因素」的說辭百說不厭。

陳百祥的土豪式消費

阿叻跪與不跪,我不在意。我不會為他跪回家而興奮莫名,也不會為他走數而咬牙切齒,反正他只是一個戲子,名乎其實的偽人。當然,理性上分析,阿叻沒有跪下來的機會,但阿叻這次跑出,的確別具意義。無線高層沒有發表對陳百祥的意見,但TVB藝員和廣告客戶率先表達反感,一TVB藝員匿名呼籲市民熄機,昨天亦傳聞一大廣告客戶抽起台慶當晚廣告。雖然不知真偽,但似乎客戶亦留意無線與其藝人最近毫無民心。無線可以不理一眾網民在網上瘋狂轉載其粗製濫造的出錯,也能接受大家熄電視,但卻不能不理會一班廣告大客的抽資,始終他們是無線的收入來源。

無恥有沒有底線?

因此從事情發展到如今的地步,以及基於司法覆核的裁決先例,看不出梁振英還有什麼可以左閃右避的地方。

當然囉,還有一個選項,而他之所以氣定神閒,應該也是這個原因了吧。就是「釋法」。因為即使司法覆核成功,按照五十年不變的習慣法和所有憲法案例,「無端端變成三揀二」的決定,也可以由人大釋法,變成「行會保密制度不容挑戰」,那就「天下太平」了唄。

這種事情,他肯定做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