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霧霾

柴靜看見卻沒有說的

03年柴靜的成名作,當局被踢爆隱瞞沙士疫情後,柴靜身穿生化保護衣進入北京市郊的沙士醫院……還有許多關於村官、乙肝歧視、愛滋病、廈門走私案、環保、維權的報道,採訪時被地方官追趕、官員被質問得啞口無言的場景幾乎每集都會出現,曾經以為這些場景只會在港台節目《鏗鏘集》、無綫新聞《新聞透視》和有線新聞《神州穿梭》中出現,但這確實在央視出現過。不過,這一切都已成過去,05年後,官方似乎學懂了對傳媒的操控,《新聞調查》銳氣不再,《中國青年報》冰點週刊、《南方都市報》、《新京報》的整頓隨之而至。08年之後,每次喪事都被當成喜事來辦,社交網絡興起之後,知道監控不到輿論,便開始煽動輿論。公眾好奇,柴靜的調查報道為何能在此時播出,更應思考,報道能出街不應是正常的嗎,為何變得如此「皇恩浩蕩」;更應看看網民的留言,去思考過去幾年人性如何被輿論扭曲。

柴靜的「良心」重要嗎?

不過,支持柴靜的,一面倒的使用「良心」、「個人尊嚴」、「母愛之偉大」、「勇氣」等同質的情緒化論述,這樣反而弱化了片子本身資料的說服力。如果只是追求朝夕之間的轟動效果,那這片子已經夠轟動的了。情緒已經夠多了,關鍵不在於我們個人該怎麼辦,而是在於政策該怎麼走。而政策的問題,還是要等廟堂食肉者權鬥之後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