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青年成長

<數碼暴龍tri.>的質素的確受到各大的網民質疑,因劇情重心並不是有如15年前的系列,放在被選中孩子與數碼暴龍的戰鬥與冒險;而是他們經歷成長過後,如何重拾與同伴的相處。不過撇除評論劇情的好壞,你有否發現,其實自己早已經變了戲內那些不懂體諒主角的大人們呢?

自我發現喜歡上他時,這個遊戲在他不知道下,就正式開始了:整個過程猶如小時侯玩secret_angel一樣,要暗暗地對待一個人好,可是又不能讓他知道。同時,我也會在幻想著:我也是他要守護的secret_angel嗎?

飛碟與排球

人長大了,怎麼好像變得更脆弱呢?二十年來的成長本為一個裝備的過程,令我們更有智慧、更有技巧地去生存。至少,二十歲的我們會比六、七歲的他們有更多的知識;至少,二十歲的我們會比六、七歲的他們有更強壯的身體。只是,經過煅燒過的泥土,卻已變成了不耐撞、不耐跌的陶瓷。

放榜‧人生百態

99年也有一位聽障學生取得了優秀的會考成績,成了狀元,但她最後寄出了200多封求職信,卻沒有一點回音,她更曾經打算到快餐店工作,而經理告訴她:「我們不請大學生的。」。她最後承受不了壓力,跳樓輕生了,還在一疊證書和成績表上寫著「垃圾」兩個字……我當然衷心希望曾同學能一帆風順地走下去,在將來的學業、工作中取得成就。但,這也是時候,好好反思,到底社會出了什麼問題,讓失敗的成為大多數,在就業的範疇上有多大程度的容納,然後解決不公的現象。

大概陳正言是感性的人,才能把情感滿滿的灌注在每粒音符,亦因感性的原故,氾濫的情緒曾淹沒他在黑暗之中。自小音樂天份很高的正言,雖然家境一般,父母都樂意栽培送他學鋼琴,也贏了一些音樂比賽。他說,「小時候讀書不太好,但喜歡彈琴。學琴時趁老師不在,我愛不跟樂譜的彈得起勁,老師回來又裝正經的跟著彈。」到了中學時期,學業不佳加上反叛,他與家人的關係變差,「試過幾次離家出走,老豆亦趕過我好幾次出門口 。」其後,家人送他到台灣進修音樂,對他是一個解脫。

你們就來為我的生命作修飾,給我的選科添上冠冕堂皇的理由,好像我不能愛上法律怎麼樣的;為我每一句說話增添色彩斑斕的藉口,或許我不能擁有自己抒發的感情,只有那娘娘官腔才是大學生應有的態度。我應當專心上課,不應走堂,應好好預備未來的工作,因為這是每一個大學生該負的責任,所有的應該不應該都是就我或這個社會的未來而言;那麼,誰來管管我的現在?

現實世界的圖騰

退修後是遊手好閒嗎?也不算是,我說過要發展興趣嘛,我是計劃了與兩好友拍短片的。他們都是大學生,而我是個雙失(失學、失業)青年,「個朵幾型呀!」那時我說過的。當然,雙親不會就此讓我拍片維生吧?母親大人還是從朋友那裡找了一份工來,休息半年後(即八月)上班,「要拍片就拍喇,返工會少左好多時間。」我很天真,我想將拍片當正職的,因為那個陀螺圖騰,不是永恆的自轉,我使力轉它,它會停。

如果中二是一種病

有分析說,這正是青少年的一種明顯表現:想要擺脫幼稚的過去,於是找方法表現自己的成熟。筆者在面書上,不時看見小朋友自怨自艾、貼一些極盡感性能事之文句、填詞、寫小說、作曲、拍片……不禁想起了中二三時的我,也曾是這樣的人。是的,以上所述我無一做過,只是當年傻瓜如我的人不多;如今卻俯拾皆是,事無大小都愛好寫一篇洋洋灑灑的感性潮文或甚麼都拍一大頓的傢伙到處都有。網絡與社交媒體的興起,無疑強化了這種潮流。

我的志願

每天起床,面對的又是另一場競賽,人生對他來說好像一場永無止境的比拼。他感到無比的厭倦。想起當天在課室裡,當Miss問到大家的志願時,在一眾的醫生、律師、工程師之間,他為自己想當一個歌手而驕傲。今天他卻羞於在眾人面前啟齒,他很想很想很想,在這城市的中心再一次大聲高喊自己的夢想。

女能載舟之辭職去南極

女能載舟系列第一次連女角名字也不知道。說的是一個在四大會計師樓任職的女生,劈砲後隻身經英國,阿根廷,最後到南極的故事。執筆於星期五(10/5)下午,關於這女生資料不多,Page上只有兩篇文章,U Travel上也得四章。只可以肯定,很快,這個故事再會被瘋傳,因為,這是再一個追夢的故事。

致完成DSE 的考生

你往後還有幾十年的時間工作,別急於一時做些只需勞力的工(像我當年考完高考做廚房學徒般)。辛苦後玩一會遊戲當然好,但你不會是想整個試後時間(五月到八月)都拿來打遊戲機吧?缺睡了三年,補補眠沒罪吧?當然沒罪,看到你的黑眼圈我也心痛了,但,補眠也不應是每天也下午兩三時才起床吧(甚至更遲!通常和打遊戲機結合,徹夜奮戰)?工作,可以;打機,可以;睡覺,可以。一句話:不過量就好。

在三月,英國劍橋大學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報告研究比較了130對同性或異性配偶領養家庭,認為並無任何證據顯示同性領養家庭的家庭生活質素與異性領養家庭有差別。研究同時指出,孩子的性別特質(男性化或女性化)與家長的性傾向並無關係。所以片中女孩的發言,其實是沒有什麼根據的。說到尾,到底是誰剝削了父親「善良、細心、溫柔」的能力?又是誰限制了母親不能「健壯、有智慧跟勇氣」?

畸形的世界

這是個畸形的世界。我們溝通,但我們不再自心而發。我們說的,寫的,從文字變成了火星文,如今讀來,所謂文字如暗號一樣,索然無味。而我們的溝通,也漸漸變得公式化:朋友生日了,便在臉書上送上一句毫無誠意的「生日快樂」。朋友交女朋友了,我們不問候女朋友,不恭喜,點贊。朋友失去家人了,我們不問候,不哀悼,也點贊。我們等待的不是一個有建設性的回覆,而是「已讀」。我們彷彿都成了某種明星,而溝通,再不是平衡的對望,而是從上而下的俯視。

談大學教育,又談舍堂教育

既稱之為校訓,即香港大學的教育理應一如「明德格物」所言培養學生的鑽研探究之心,並以優秀的學術能力及心性為最終目標。然而,觀乎今日香港大學學生,大部份人均擁抱的價值都不如校訓所言 - 剛進大學時急忙請教師兄何許課程較易奪A,上導修課時除匯報之外零發言,抄Source 以求高分論文,視GPA為一切依歸而忽略學術追求;受前輩影響要求自己做齊「大學五件事」而欠個人思考能力;對社會時事文化冷漠異常,甚至無視香港大學學生會之換屆風波。有人質疑,為何大學生水平每況愈下?

秘密與回憶

似乎Secret Page風氣未止,舊校的Secret Page算是姍姍來遲,終於五月爆了出來,四天已獲得四百餘讚好數和近四百條「秘密」。雖遠不及數千Like 的各大院校Secret Page,但對於一所人數不足一千人的中學來說(暫忽略小學部),似乎人氣亦不算小,至少不少同學都感興趣,繼續把一包又一包的花生打開。

港女育成攻略

我最近,面對著分手一詞就沒什麼抵抗力,一聽就哭,結果我遇上一些比較現實的女性朋友,她教我這樣看男人:她問我這個男生是同學還是大過我的?出來工作了嗎?工作什麼?而當我一一告訴了她時,當她得悉這男生所讀的是高級文憑,她真心真意的勸我放棄他吧。

頁 1 / 13123456789101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