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青年關愛協會

自從一月,我在崇光百貨的門前,於擁擠的人群中寸移的時候,我的目光都會被漫天的白旗蒙蔽,雙耳被一大堆音訊蹂躪。在混亂之中,我辛苦地摘取音節,看著白旗上血紅的字幕,再發揮一點想像,才能推算他們口中在喊的,應該包括「邪教」,「荼毒」以及「法輪功」等等。除此之外,我別無得著。因為當中有十幾個揚聲器,播放著三種語言,互相撞擊的聲音,像千萬隻碗碟同時粉碎一樣刺耳無比。多留一刻,我的雙耳便傷多一分;遲走一刻,我頭中劇痛也更深一層: 銅鑼灣變成了一個片刻不能留的地方。

陳日君與粗口

我們這些街童大都十分反斗頑劣,除了喜歡在望彌撤時亂改亂唱聖詩,偶爾還會因為爭先恐後等吵架甚至打架,「助語詞」隨身更是少不免。陳日君對此卻也不會疾言厲色,反而會苦口婆心的勸說,說髒話其實沒多大意義,還是少說為妙之類。小時候不會覺得說髒話是甚麼一回事,反正是學大人的,不過對神父的循循善誘倒印象深刻,也令我們派發的「魚蝦蟹」收斂不少。

警察教

警察教徒很虔誠,即使證據確鑿,警察肯定是執法不公,仍無損教徒的信仰。有些基督教徒自稱信奉基督,其實不然,他們對警察的信仰比對基督的信仰更深厚、更堅實。基督叫人去行公義、好憐憫,他們會說:「公義其實很空泛,有很多種解釋,所以不必太認真。貧富懸殊?其實香港很繁榮,窮都是因為自己不努力,無甚麼值得憐憫……」;警隊呼籲人人守法,並批評示威人士衝擊警方,他們會說:「當然要守法!不守法就是罪!甚麼公民抗命根本是搗亂!那些刁民常常搞事,打擊警隊,破壞香港的繁榮安定,可恥!我們要出來支持警察,保衛警隊的尊嚴!」看,這就叫信仰。

不分輕.重案組

坊間絕大部分意見,都認為教育局長吳克儉要就林老師事件要提交報告是小題大做,為要殺一儆百。這當然是合理推測,但他們今日更要求重案組許查林老師辱警,令我覺得事情應該用第二個角度詮釋。我的詮釋是,香港的領導層真心認為林慧思老師是重犯,是影響香港管治的嚴重重犯,所以必須用各種方法將之制裁。不但香港的領導層這樣想,他們的爪牙組織,或很多一聽到個「亂」字就害怕的人,也真心是這樣想的。他們認為林老師講 wtf是把香港搞亂,欲除之而後快。

現今的情況,是怎樣?天水圍示威者離開的時候,遭受疑似黑幫人士圍毆,拳打腳踼、鬆踭肘撞,有大批照片為證,有相認人,有很多目擊證人。而當時雖有大批警員在場,卻竟然袖手旁觀冇拉人。警方聲明說:「對於有少數人士作出不負責任及破壞法紀行為表示遺憾。」相反,社民連吳文遠遠遠向特首示威將摺凳擲在地上,未傷一人,卻遭成群警員上前拘捕。

[email protected]事發於2012年落馬洲,青年關愛協會以一貫作風,拿出挑釁性旗幟遮擋法輪功標點,口頭辱罵,警方依舊懶得執法。最後更發現有在場有青關會成員持刀,並威嚇法輪功方面的記者,警方卻以持刀者沒有襲擊為由拒絕執法。這段片和遍街的青關會橫額一樣,睇過的人唔少,但幾乎無人理會。試問如果不是林老師一句WTF惹來五毛和自詡道德高尚者小題大做,則青關會打壓法輪功,警方執法不公,又有幾多香港巿民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