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青年

因此假如梁振英要令到香港「不能不考慮經濟後果」而放棄和中國討價還價要民主,很簡單:盡快把香港的盈餘花光!

而很奇怪地,一班理論上要爭取香港民主的左膠以及大中華膠,也是朝着這個方向進發,把香港變成蘇格蘭一樣的「社會福利天堂」。香港要是啃光了家當,那到你有本事當家作主? 左膠和大中華膠到底想香港有民主還是沒有民主?

其實港獨的唯一疑問就是:到底獨立的風險在那裡?

要不,我地接受總有一天要回歸中國,成為強國人嘅事實。要不,我地就只剩低一條路。呢條路係咩?唔駛下下畫公仔畫出腸掛?香港最詭異的地方係,我地每個人都期待一場改變命運的大事件出現,但係我地冇人有勇氣參與同發起。

小人當道:屬於成就的A餐

早幾天,他或者也會選擇B餐,因為他跟很多人一樣,相信好老婆的重要性,是金錢無法比擬,但是看過最新那份文法新穎的施政報告時,聽見特首那賺人熱淚、發人深省,用以激勵年青(年輕)人創業的故事時,他頓時明白世情,甚至當下就立定決心,無論如何,他一定義無反顧地選擇A餐。

英雄塚

繼續以打機為例,「現金戰士」其實不會如普通機迷所想的一無所得,他們的過程一樣好多姿多彩,一樣擁有大把自己花時間花心機去建立的回憶。而正正是因為他們的背景跟廿四小時打生打死的人有別,他們可以建立出一個更加宏大更加強勁的角色。那你可能會問,世界打機大賽入圍者,有幾多是有錢人呢,他們都很有打機的才華啊——的確,但箇中原因是,有錢後生仔不用打機,他們有廣闊無垠的歡樂天地可以奔馳。當然,不同的遊戲有不同的玩法,有些要玩上整個月,有些一日爆一次機,有神器跟沒有神器的會有不同的玩法,但打機重視過程這一點,是放諸各個遊戲都通行的,而有神器仍然可以很享受過程。

發仔說:「因為我哋都就畢業,所以希望可以做返尐野,但果陣都唔知會做咩架!」他們說有一次約了大家出來開會,但沒有結論,最後發仔提議開一個page,讓他們工作之餘也有一個角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發仔補充:「畢業之後我哋可能都會各散東西,各有各忙。開個page除咗可以逼自己工作之餘都要做自己鍾意嘅野,仲可以keep住大家聯絡。」 現今許多香港人都被工作衝昏了頭腦,忘記了自己想做的事,或者被忙碌掩蓋了當初追夢的態度。可是,新青年理髮廳卻相反,踏進社會工作依然帶著年輕的勇氣和好奇,發掘不同的可能性。

其實是上一代不少已「上位」的人,在急速轉動的社會巨輪之下,對下一代心生恐懼,害怕自己適應不了社會的改變而遭淘汰。他們年紀不輕,一遇變故或挫敗,就往往無力再起。在「輸唔起」、極度缺乏安全感、不願放權的不平衡心態之下,他們不但全力封殺青年上進之路,還要加以全面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