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非洲

單一故事的危險性

來自尼日利亞Chimamanda Adichie,爸爸是大學教授,生活充足。她在演講中提到她十九歲時住美國求學,當時室友知道她是來自非洲的時候,就驚訝Chimamanda的英文很好。她並不知道尼日利亞的官方語言是英文,也以為Chimamanda不懂得用熟食爐。這位室友對非洲就是只有單一故事的認識。

紐約 - 岡比亞總統雅哈雅美(Yahya Jammeh)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說再次語出驚人,表示同性戀是人類生存三大威脅之一,「推廣同性戀的人要將人類帶到絕種的境地」,更宣稱這已經成為了一種「傳染病」,並表示「穆斯林和非洲人都要通過鬥爭,終結這些行為。」

南蘇丹的星期一

瘟神拿著原本還打算放回儲物櫃的工具,為女孩進行急救和檢查。女孩眼睛掙得大大的,雖然瞳孔還有反應,不過那是一雙沒有生命氣息的眼睛,與其說是掙開,不如說成是沒有閉上可能還來得貼切。儀器顯示,女孩即使早已配帶著氧氣,但是血氧只有70%,是非常危險的水平(正常人無需額外的氧氣大約是95-100%),女孩明顯是缺氧。假如事情發生在香港的急症室,那就相當好辦了,先把她送到儀器齊備的急救房,給予15Litre(100%)氧氣,抽痰,洋射藥物,麻醉,插喉,接駁呼吸機,然後照X光,抽血再做相關的檢查,快的話,十分鐘內就已經救回女孩的性命。可惜,這裡是離大家很遠的世界。

STRANGER IN A STRANGE PLACE

瘟神所負責的是管理這裡的兒科病房,收集數據,提供訓練,當然不少得臨床上處理病人。記得第一天,終於得償所願,穿著組織的T-Shirt牛仔褲涼鞋就懷著愉快的心情上班去。第一次來到醫院,就發現這裡跟一直以來對醫院所謂的形象很不同。在一大片空地上,零零星星有幾間一層高的建築物,那就是病房了。病房與病房之間是草地和沙地,還有組織建立的臨時帳幕,偶然,你會見到三數隻羊在吃草,幾隻草蜢在你面前跳過,一片生氣勃勃。黃皮膚黑眼晴的我站在這個滿是黑人的地方看著羊在吃草,活脫是陌生人在陌生的國度裡一樣。

馬里曾經的風光

如果有看過BBC電視台節目的Human Planet《天下為家》的話,便會知道馬里這個地方,這國家其中一個地方叫傑內 Djenné,是世界文化遺產的城市,選其文化遺產,其中最重要是當地有一所全球最大泥造的清真寺,有超過八百年的歷史,而該建築物有一個奇特的保護維修,是由當地人以草與泥及水混合的泥漿來填保寺外的城牆,這種習俗多年都是這樣,因此這清真寺能保持長久。也成為當地最著名的景點。除了是有最大的泥造清真寺外,還有的是馬里出了一個世界首富,甚至是歷來最富有的人,比現在的Bill Gate還多數倍,實在時富可敵國sssss

切角保犀牛:先細想後批評

電鋸切犀牛圖,近日(2012年10月底)在FB上流傳,引起網民強烈反應,紛紛譴責。網民激於義憤是十分自然的,但我認為批評前需要多加冷靜和小心觀察。其實他們是保護野生動物的工作人員(詳見http://www.savf.org.za/Pro_Rhino.aspx)。據我所知,十多年前起已有一保護犀牛的計劃,就是將犀牛麻醉後將角切去,減少牠們被偷獵的機會,副作用是母犀牛難以保護小犀牛受獅子等猛獸的攻擊。

來自肯亞的Zackary Kimotho(別名Zack)不能站立或行走,但此時此刻,他的身影卻獨自在遼闊的非洲大地上緩緩前行:Zack決定自己推著輪椅,「徒步」由肯亞長征到南非,當中至少穿越三個國家,所需時間最長一年半,為什麼?原來,肯亞國境內沒有脊髓治療專科中心,甚至東非大片土地上也沒有,離他最近的一間,竟就是在二千多英里以外的南非。他一個人,沒有車,沒有傘,在無盡公路上一下一下將輪椅往前推,為的就是籌募資金,在肯亞建立東非首間專科治療中心,讓數以萬計的脊髓損傷患者有機會改寫下半生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