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革命

革命是因為現實太荒謬

其實歷史除了「官迫民反」這一樣的類的記述,倒也少有人提及另一個過癮概念,就是「革命」之所以發生,不一定是在「民窮財盡」的日子,而是在於「謀求變革」的一刻。

表面上是有人開始提到了這個時刻,例如最近的「薦書」熱門《舊制度與大革命》所提到的觀點。但少有人提及,為何會是這個時刻? 其實也只是緣於一個很簡單的概念,就是原有的東西「越來越荒謬」,因此不得不改。

這種荒謬要達到那個程度才會有人開始擔心?

其實蘇聯消失之前,正正就是到處都充斥着那些「政治笑話」。都是老百姓用來消磨日常的「荒謬」日子的方式。

其後的「政治改革」措施出現,其目的是為配合經濟改革,「設計一個可以操作新經濟形勢的政治制度」,以確保共產黨可以繼續保持專政的地位,而不是外界所想像的,以為戈氏是為推倒共黨而搞改革、更加不是蘇聯的學術和政治精英是受了外國勢力的支配而倒戈相向。

三十年前以經濟改革為突破口,實現了對生產力的解放;那麼後三十年改革,則必須以政治體制改革為突破口,以改革的精神開展制度反腐、恢復和重建黨和政府的公信力。

看來,中共本身也不能避免,早晚要面對這個「自救」的現實。

「蘇聯解體,不是由外力促成」。這點在很多的中國評論也是看錯了的,也許是不能不如此推卸下去,否則很多事情很難「自圓其說」。難道和法國大革命一樣,都是「自行爆發」嗎?

這個說法很有趣,因為「反過來看」,是確定了蘇聯不是被「武力侵略」而解體、甚至不是因為西方國家經濟壓迫而解體。對於冷戰時間的「敵我矛盾」作了一個「反面總結」,算是開了歷史一個極大的玩笑。這點可以在以下的書本中,看看經濟統計的數字,足以說明蘇聯和全球經濟,其實一早都是融為一體,並不存在你死我活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