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韓國

MAMA描繪出的香港樂壇

我有到YouTube去看一下韓國的舞曲,對於這些舞曲的評價是好,但我想除了〈江南Style〉與及瘋狂的粉絲外,正常人聽完他們的音樂是無法重新把他們的調子或者節拍再現出來,這是正常的,因為他們對於音樂的創作就是有無數的複雜性,在一個微小的節拍可能已經有兩三種樂器夾雜在其中,還少算了一些混音效果。這是他們的音樂特色,奢華且複雜,夾帶著他們對於娛樂產業的認真,這是香港樂壇或者說華人樂壇很難做到的事情,非情歌類不合耳,舞曲類不斷調侃它們並非音樂,饒舌類甚至把他們推向非主流,這不是他們對於音樂類別的定型與及接受度低而令香港樂壇只剩一系列的情歌嗎?

整套劇沒有華麗的場境,但卻平實細膩,若你是初出茅蘆﹑踏入商界的新人更會令你產生強烈的共鳴。劇中二十六歲的男主角(張可萊)除了擅長下圍棋,根本沒有其他可數的長處,過去二十六都只活在自我和下棋的世界,對於踏入人事複雜的商業大公司,等於踏入一個沒有自己站點的世界。這絕不像三色台播的同事四分親那般有很好的同事或上司前輩在旁邊幫助主角,劇中每一個職場的困難﹑自我的不足和職場的黑暗都得自己面對。他可以選擇辭職﹑走回頭路打幾份散工過活,但他沒有這樣做,主角演繹衫菜的野草精神,但絕不老套,導演花了不少心思在人物的心理描寫,看後你會被他啟發很多。

Mama,Kpop,陳奕迅

可能你唔知,MnetAsiaMusicAward(下稱Mama)已經第三年落戶香港。但今年,因為一個陳奕迅,一首《浮誇》,洗版了,你知道有班泡菜黎香港搞大龍鳳。

韓劇《沒關係,是愛情啊》(괜찮아,사랑이야)講述精神病患者的故事,女主角海秀是精神科醫生,其中一名患者因為目睹母親與其他男人一起,而一直只能從畫畫中得到安心,然後每當他不安便一直在畫生殖器官。患者擔心自己不能康復,海秀卻告之他,藥物可以幫助,但患者的意志力尤為關鍵。到男主角宰烈發現自己患上精神分裂症後,他也擔心自己不能克服,海秀也重提患者意志力的重要性。

從K-pop說到Canto-pop

韓語詞人從心所欲,粵語詞人卻在重重障礙困擾下看來有話說不得。可是,韓語詞不見因此而內容豐富,讓歌曲成為高層次的藝術品,反而,流於低俗的消遣工具;有說韓語歌曲能幫助聽眾發泄慾望與在壓力中解脫,那我倒是奇怪,韓語流行曲九成也誓死講愛情,韓國人的價值觀是否只有對愛情的狂想?歌詞在歌曲中沒有價值,那如果沒有了聽眾對偶像的迷戀,韓國音樂還餘下些什麼?嚴謹的舞蹈還是高水準的舞曲生產技術?這教人哭笑不得,對不對?其實韓國是否不存在所謂的詞人?

外遊韓國後再嘆家門不幸

先不要計香港人和強國人講嘢是否都太大聲,首爾地鐵較靜主要是少了一堆垃圾廣播,在月台等車時,地鐵站不會不斷播放一些阿媽是女人,“please hold the handrail” 的聲帶,也沒有發聲的電子燈箱,不停播放范冰冰或李冰冰的化妝品廣告。等車就是等車,乘客不是被逼接收消費訊息的羊牯,車廂到站時,會有一段音樂提示大家上車,上了車後,站與站之間,也會有廣播指示下一站的名稱,但聲量十分克制,不會吵到人心神不定,即使在行車時,首爾地鐵的聲浪也比香港地鐵低。

來自星星的大長今

《來自星星》已經有那麼多人看過,若然「電視大台」肯放下身段,以觀眾口味作主,把《來自星星》放在黃金時段配音播出,這才是叫做打鐵趁熱,其收視絕對可以大大超過目前正在播的甚麼《食為奴》(平均收視28點)。若再重金邀請全智賢和金秀賢來港,出席大結局宣傳,要打破《大長今》的紀錄,一點不難。

留下,不只有思念

2010年6月30日自殺的韓國藝人朴龍河(或是朴容夏,不要以為他像香港的陳淑蘭/陳道然/(蘭子)一樣有很多的名字,只是韓國藝人的名字,收藏於韓文這個表音語系的「諺文」中,究竟那個發音配上那個漢字?其實只有那藝人才知道,如欲知道更多,可翻看小弟第一次為CUP寫的專欄,藏身於《泡泡日韓》,仍沒有絕版的啊!)於7月2日於南韓首爾的火葬場火化,日本有200名以上身穿「喪服」的中高年女粉絲飛身前往首爾送他最後一程。

韓劇就是AV

女人追韓劇,本質無異於男人睼AV,大家求開心而已。玄斌﹑李民浩﹑金秀賢﹑宋承憲這個級數,追捧與迷戀是正常不過的,因為就算他們的臉是整容整出來的,他們的體型身高,也是一般港男難以企及的高度,萬中無一。睼AV的,一味嘲笑追韓劇的女人渴望高富帥男朋友出現的反智,卻沒想過,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她們只是一面鏡子,映照着男人自己也不過是癡漢的真相而已——偶爾幻想床上躺着的對手是蒼井空、吉澤明步或Rio,哪個沒有呢。女人之所以大條道理的要別人跟她們一起煲韓劇,樂不可支的與人談論劇情,只是因為她們從來不為意自己也在消費男色。如果男人不強迫自己一起上ThisAV分享喜悅,女人也實在不應該要求對方學習欣賞韓劇。睼AV這回事,跟男權女權一樣,應該是要禮尚往來的。

在商場實戰之中,缺乏創意是沒相干的,買個版權,二次創作得好,財源也會滾滾來。大陸電視界龍頭湖南衛視出品《爸爸去哪兒》青出於藍,比韓國原裝還要炙手可熱,單單在中國市場就引起史無前例的節目效應,數以億計的廣告收益就此成為其囊中物。芒果台(因衛視徽號形似芒果得名)的中國覆蓋人口已超過七億,其又一成功,反映了的是今日中國娛樂節目已經走出昔日低質山寨的困境,這在過去幾年的歌唱選秀真人騷的大紅已見端倪。各個電視台的真人騷去政治化之餘,拍攝得有聲有色,坐擁數目超過五億的中國網民加持,發展潛力難以估計。

這些地圖的出現,作為華人研究者,除了用作茶餘飯後的話題,便沒有作其他用途,這是十分可惜的。然而,這些無視傳統學界研究的自創版圖,正正就是反映到去年暑假我仍會遇到的問題,就是韓籍學者仍會認為中國學者對韓國人的論述滿有偏見,不切韓國人實際,而作出的反彈。而事實上,國內特別強調大中國視野的學者,一直有著忽視周邊,強調主體的論述傳統,認為漢化及儒家文化擴張是理所當然的,中韓關係自古以來「同文同種」的。這些論調往後必需重新書寫,否則不但導致周邊的聲音進一步邊緣化,而導致兩地之間的文化無法真正的互相理解及認識。

站在「明知解放軍不會開槍」,還是裝作大義凌然的虛偽道德高地,大言不慚地說:「闖入駐港部隊總部前做了最壞準備,即『他們(解放軍)會開槍』,但為了幫助香港人克服對駐港部隊的『心魔』,明知是犯法也要『拼命』」。大陸叫這種行為傻逼,香港人叫這個On99。

這套韓劇不同於一般韓國愛情倫理劇,它的故事主綫是一個復仇的故事。男主角朴修夏(李鍾碩飾演)年幼時目睹父親被閔俊國所殺,長大後一心守護當年告發閔俊國而讓他入獄的目擊證人張彗星(李寳英飾演)。閔俊國出獄後展開他的復仇大計,而朴修夏如何保護現在已經成爲國選律師的張彗星?兩人因爲十年前的一宗命案而結緣,十年後再遇上又是另一場悲劇的開始,兩人如何面對因爲仇恨而失常的閔俊國??身為律師的張彗星在法律、公義和人情三者中如何選擇?

麻煩製造者的化學作用

普遍港人對韓流的印象已經從《天國的階梯》的年代過渡至it’s all about「整容、長腿、洗腦」,挾著負面宣傳也是宣傳的人氣,同中有異又各具特色的不同韓國組合在香港的知名度越來越高。在芸芸教人分唔到邊隊打邊隊的組合之中,稍有新鮮感的,大抵也是Trouble Maker。隨著《Chemistry》專輯推出,BEAST的張賢勝(Jang Hyun-Seung)和4MINUTE的金泫雅(Kim HyunA)挾著<Trouble Maker>一炮而紅的聲勢,繼續大膽熱辣,挑戰尺度。其公司之所以會有如此決定,並非偶然。

陌生的國度,溫暖的微笑

我和朋友兩個傻子,要坐火車去德國新天鵝堡附近的小鎮。時已黃昏,我們看見車票標示的月台有列火車就上去,安頓好行李坐定。開車前數分鐘,一年輕人主動走過來問:「你們是要去富森嗎?」我們說是,他說:「你們坐錯車卡了,現在還有時間,快走到前面的車卡,火車行到中途會斷開,這個車卡不會到富森。」我們連番道謝,馬上連滾帶爬地跑到前面車卡。大概他看我們不是本地人,就猜到我們要去富森吧。到達富森已是晚上十點,不敢想像如果沒有好心人提示,火車在中途停了,到不了預先訂好的旅館會有多麻煩?

RMHK是仿傚《RM》而去製作節目。由第一集「蝦碌」甚多,到現在開始發展成熟,由拍攝、組織、甚至是成員之間的默契都持續提升,可以說RMHK節目製作甚至可以媲美電視台的程度,甚至有一定程度的知名度。相信香港的電視台所擁有的資源絕對比一群網民所集合的為多,但現時的電視台往往墨守成規,不敢打破框框,製作使香港觀眾耳目一新的綜藝節目。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