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預選

到了今天,二零一七普選 - 其實只是「可以普選」 - 他們知道再也不能推搪,於是甚麼「選擇太多不預選會混亂」、「預選不是篩選」、「外國一樣有預選」、「要確保不能選出對抗中央的特首」的荒謬說法紛紛出籠,說到底,仍是一班姨媽姑爹,在說著「It is for your own good!」

肚子餓,我走到一間荼餐廳,想也不想,叫了一碟茄汁雞扒飯。無它,貪佢大大塊肉,能填飽肚子。不過,十分鐘後,當這碟飯放在面前的時候,我才知道上當了。飯與茄汁的確不算少,但我卻絲毫看不到雞扒的存在。反而,雞絲倒有幾條。我立刻叫了老闆過來,問過究竟。我理直氣壯質問碟上哪裡有雞扒;他就反駁,雞絲是由雞扒切碎而成的,所以也算是雞扒啊!換轉你是食客,你會接受他的解釋嗎?

民主與篩選

皇帝太忙,沒時間自己看候選妃子,於是着太監「先拿個寫生來篩選一下」。太監就看誰的油水厚,就着畫師把誰人劃得好看一點;於是貨真價實的昭君只能淪落為「和蕃」的材料被「嫁」到匈奴去了。因此到了今時今日,還有人要鬧着玩這種「篩選」的玩意,除了「主子與奴才」的關係之外,應該還有一種「從中作梗的小太監」。要不然,讓人民真正做主,自己看、自己挑,又有何不妥了?

要是人民主子可以拿黑心食物來篩選質檢官員:出一件事就殺他媽的一個狗官,又看看還會不會有人還要到外地搶奶粉呢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