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颱風

讓他們再次笑起來!

我們發現市內唯一的公立醫院被完全摧毁了,除了吉萬市外,包括週邊地區共十一萬人頓時失去了醫療服務,除了支援當地還在有限度運作的門診外,盡快提供住院服務以照顧病情嚴重的病人以及待產的孕婦成為了當務之急。晚上跟後勤人員開會,問他要多久才可以建立一間病房,只見披頭散髮的他口中吹著一口煙,低頭尋思了一刻,當煙在空中慢慢被吹散時,他說:「只要一天!」

聽過朋友說,因為人質事件,菲律賓人不值得別人救助,每一次聽見,我都會感到心痛。當然我也痛恨那班無能塞責的菲國官員,但是受災的人民是無辜的,這次災難之龐大,是無論如何菲國政府不能單獨處理的問題,假如我們不挺身而出的話,就只能夠看著無辜的人們一個跟一個因為缺乏支援而死去,跟人質事件的死去的人一樣。看著無辜的人死去的話,我們可以開心嗎?

菲律賓受颱風吹襲,死傷慘重。香港人是否應該捐錢?人質事件,菲律賓不願道歉、不願賠償;總統嬉皮笑臉,滿口歪理,還拋出本市左膠最喜歡的「文化差異」論。天災無情,人間有恨——你會不會捐?我知道,本著「人道精神」的傳統,大部份人還是會捐,反正香港人錢不是少。可是我們心裡捐得是否服氣?我們是如此大愛,還是為了服膺「人道主義」,於是壓下怨恨,心不甘情不願地作違心善舉,只為顯示自己接通普世價值以及寬宏大量?

香港人又應否雪中送炭呢?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伸出援手是應該發自內心的,捐錢應是自發的。放下國仇家恨,不對於要無條件去愛。雖然仁者安仁,知者利仁。但在現今世代,單單講仁是會仆街的。作為一個資料提供,菲國的智障總統早前(11月11日)於電視上發了一個公告,當中有提到有很多國家已伸出援手,留意當中是以「國家」為單位的,故此個人而言,白影不太同意香港特區政府裝好人去捐錢,只怕人家亦不會領情。有人會說,那些錢只是給災民而不是給那個智障,但甚麼事也離不開政治之下,特區政府不應只考慮到人道立場,作為一個政治體系,在緊張港菲關係下,「停火」已是合適的政治舉動。

翻查文件發現,在2012年,颱風寶霞引致1,146死和2,666傷,受災人數超過六百萬人。於是,賑災基金曾於2011至2013年度,撥款近一千九百萬港元給非政府機構到菲律賓進行「風災災民賑濟計劃」。而今次菲律賓風災比上次更加嚴重,有近一千萬人受災、近萬人死傷。若果參考上次的撥款賑災比例推算,賑災基金委員會今次應該將要撥超過五千萬港元進行賑濟計劃。

追風 - 即風暴來臨的時候,走到「當風」的位置,如海邊,感受強風的威力,甚至跟它對抗。我認為此行為是幼稚、無知的。天有不測之風雲,怪風、暴雨隨時出現,你真的以為所有事都能在人類的控制範圍之內嗎?發生意外,輕則受傷,重則死亡,以前都聽過不少「悲劇」,如暴風雨降臨的時候,有不少人走到海邊吹風,甚至到海灘玩滑浪,卻被大浪捲走。這些所謂「悲劇」,根本是自找的,絕對不值得同情。

「天兔」放了香港一馬

「超強颱風?都無料到!」「全球今年最強?不外如是!」「我呢度都無風。」「雷聲大雨點小,天文台吹得就吹!」「又話打到正,去咗汕尾喎,冇次準。」(筆者按:其實天文台一直都預測在香港以東登陸,準確度遠勝區內多個氣象機構)。你廿幾年前遇上當FIT的泰臣,對方迎面揮拳,結果在你身旁5cm擦肩而過,跟著你不屑地說:「世界拳王?超!我一條毛都無傷過。」那一拳打不中,你便說泰臣「不外如是」;猛烈風暴過門而不入,你便說個風「無料到」。這兩種人有兩個共通點 - 狂傲、無知。

迷離 風

我們看不見風,無法追隨冷風的軌跡,只有追追風箏追追浪濤這些微風的遺物;遐想讓我們稱它為自由的風,因為它不需要翅膀也能翱翔天際,令人羨慕不已,偏偏無人想過風才是最從眾最孤獨的,它只是隨著自己身邊的所謂同盟東奔西走,即使飄霜落葉如何淒美也只是走馬看花因它不能稍作停留,若歇息一念便即化作煙塵,成為虛妄。

想跟天兔說聲加油

我覺得現在社會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年輕人才不滿現況。自從有李氏力場的出現,加上南海颱風愈來愈弱雞,經常臨門撻Q或轉向,大家多了表達和颱風不滿的惡毒詞語。我相對處於一個比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不滿也好,你一定要 be honest 的是,你在今年風季一定得到某些 benefit ,例如半日假,不是每個風球你都覺得「唔gur」。有時打開討論區,見到有人很激烈地批鬥天兔,或者叫它周一無八號的就過主不用來,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膠紙貼窗無助防颱風

美國佛羅里達州經常飽受颶風吹襲,當地的民眾也相信,趁風暴來臨前在窗上貼膠紙,可以有效防止玻璃吹爛。美國國家颶風中心(National Hurricane Center)為打破這個謬誤,去年曾經呼籲當地民眾,遇上颶風時不要再在窗上貼膠紙。國家颶風中心總監指,安裝具防風能力的窗,或於風暴來臨前加裝防風閘(hurricane shutters),反而可減低風暴對窗戶的破壞。美國國家氣象局(National Weather Service)在其官方網頁中,列出12條有關颶風的問題,其中一題正是指出解答「膠紙貼窗」,當局在文中指,貼膠紙只會浪費氣力和時間,因為膠紙只會為玻璃帶來很少抵抗力,但卻無法防止碎片。

從盼望打風看職場病態

事實上,香港人勤奮拚搏舉世聞名,即使有條件不工作,大多數人仍會選擇投身職場。至於在工作中盡心盡力,一遇打風更是充分凸顯。試想想:堅持至八號風球高高掛才人擠車逼地下班,八號剛除下就立即冒塌樹木墮招牌的危險,再度人擠車逼地拚命爭著上班,雖然間或僅僅加插一句「打風都冇假放」的無關痛癢發洩,但依然人人守秩序,沒有出亂子,讓整個社會在風暴過後,能以最快速度恢復經濟活動。如此優質的員工,能往何處求?這樣的打工仔,不值得善待嗎?不值得給予更合理的工作環境和報酬嗎?還忍心加以剝削嗎?

氣象萬千,各地參與氣象分析的民間組織不少。香港地下天文台可說是本地最為人知的持份者。就像這次尤特的案例,地下天文台的Facebook專頁就在颱風影響期間(不足一星期),新增了約一萬個粉絲,talking about this數值也提高到接近8千。這不但證明了市民對風暴消息的關注,也反映出市民在熱帶氣旋分析的參與熱度。無法否認的是,討論有非學術性的成分(舉例:詢問熱帶氣旋警告發生的時間、要求颱風採取貼近香港的路線、李氏力場)。去蕪存菁之後,當中還是有相當成分是認真分析數據、平心而論天文台的安排。

師承倫敦的香港地鐵,早在興建時已於車廠、過海隧道、車站和行人隧道裝設防洪閘,免受水浸威脅。香港就幸好一次都未用過,不過都會定期測試,以防萬一。

力場無限好

提出「力場論」的那人確實創意無限。當然,這種想法很可能建基於長期累積的壓力而成。香港人工作繁忙,走慢半步都會死。有人話:「放鬆啲啦香港人!」你敢放鬆嗎?或者,假期已經是一眾打工仔在這石屎森林中苟延殘喘的唯一機會。偏偏襲港颱風不賣帳,市民心有不忿,唯有口誅筆伐,以此特殊途徑宣洩,令到條氣順啲,欣然接受無假放的事實。

Come on, Bopha!

冬季不一定不會打風,只是很罕見而已。最經典的是1974年12月引致天文台懸掛三號強風信號的颱風艾瑪(Irma)。起初艾瑪在橫過菲律賓前後也「一路向西」,後來因北方高氣壓減弱而轉趨香港。當天文台先後掛起一號和三號信號時,它仍維持熱帶風暴的強度,最後它更在香港以西一百公里內登陸。至於為何它能維持強度,天文台事後沒有交代,所以學秋官話齋:「這是一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