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食水

時間要回到 2006-2008 年,亦即快北京奧運而香港中國民族主義高漲,港人的「中國人身份認同」一路上升,大搞 CEPA 同「中港融合」果幾年!之前傳媒踢爆年年倒東江水落海係浪費,好折墮,因此由政界以至環保人士就高呼要同「國家恩情」的「國家」--中國傾合約;之但係「國家恩情」的「中國」,所謂「國家恩情」原來唔係國家的,係廣東省政府擁有的香港上市公司粵投的,唔知點解「國家恩情」係原來交畀香港全資上市的公司的「股民」所擁有,於是又係恩情,又要年年加天價,然後簽了一條喪權辱港的賣港條約。

暴雨中浪費了的水

現時香港的雨水應約有三成地方會進入水塘,其餘則流向大海。收集雨水屬水務署的工作,而排洪則是渠務署的職責。香港的水務和渠務要改革是極端困難的,尤其是在香港市區這等人口密度極高的地區。但在改善供水比例的大前提下,城市似乎應該付出相應的代價。同理,如水管滲漏的問題,即使造價高昂而且影響範圍大,也應該儘早解決,以免令問題積重難返。水務署和渠務署分屬不同部門,也有不同的部門目標與功能。此時發展局應該就此統合政策,制定合適的供水比例。

水務絕不能私營化

胡亂私營化的後果,近的可看香港的公屋商場領匯化,遠的可看拉丁美洲的食水私營化。結果都是普羅大眾受害,觸發社會反彈以至各種集體抗爭。以香港的情況,水務私營化的惡果會更嚴重。第一,水塘周邊的綠地,一定會被用作地產發展,水塘會受到無情污染,很快就會完蛋。第二,水費一定會大增,情況就如電費和鐵路票價般有大加無小減。第三,財團掌握了食水,就有更大條件壓榨普羅市民,試問誰有能力不喝和不用大財團提供的水?還有許許多多的惡果,未能在此一一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