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飲食

在AVA,廚師把長檯推來我身邊,把材料包括牛奶、紅桑莓果肉及紅桑汁混在一起,再倒入液態氮,即成雪糕,有趣的是它不停冒出白煙,就像兩個熱戀的人碰在一起,總會擦出些什麼。

九十後的回憶:欣欣杯

相信好多九十後都曾經食過欣欣杯。雖然好好食,但係又真係唔平,當時一杯都已經賣五蚊樓上(相比之下,卡樂B薯片賣兩三蚊),以我小學嗰陣每日十蚊零用錢(鬼叫我窮咩?)嚟講,真係好甘,不過間唔中買嚟體驗吓,嗰種點嚟點去嘅感覺都唔錯嘅。

其實我都幾中意食粉麵類嘅嘢,又或者話,我係唔中意食飯。不過粉麵檔呢,就唔太係我杯茶。我近年比較多食米線,因為我個人都幾重口味,自細就中意食濃味嘅嘢。可能係因為我呀媽廚藝真係麻麻,由細到大都中意懶健康咁落少兩粒鹽,又煮得唔多好食,咁我咪自自然然中意出街食味精囉。

除了柚肉能吃,很多朋友都懂得用柚皮作菜,但其實柚衣(包著柚肉的那層半透明的衣)都可以入饌,而且非常美味!周中師傅就教大家如何用柚衣蒸腩肉!

我想吃食物,不想吃飼料。

這不是甚麼「不夠本土」「不夠城邦」的無聊問題。不時不食,本土生產食物,本來就是新鮮的訣竅。今天我們食雞要落雞汁,以「雞有雞味魚有魚味」作稱讚食物的褒詞,其實是悲哀得很。

牛丸名店也承認,他們已很久沒有自家製牛丸,但openrice中的「食家」們,近半年都對那牛丸名眾口一詞的讚頌有嘉,說其牛丸好有牛味……。後來,我問學生,有幾多人會在openrice看食評然後去食?四十人的班級中,有大半的人說會。又有幾多人曾經中伏?就有一半左右的人說,看食評然後點菜,中伏的機率很高。在這個facebook PPT 高登橫行的世代,世人會相信什麼?不是媒體,不是milk的專家指路,也不是什麼名廚的引薦。

但自從某年從維也納歸來之後,一直都想找找,香港到底有沒有做維也納咖啡甜品的地方。坊間倒是有不少地方有所謂 Viennese Coffee,但總是有些詭異狀況出現。(下刪三千字)當然他們會說自己是「Viennese Coffee」,這個其實很安全,事實上維也納咖啡有很多種類,有時連紐約某德國文化協會都搞錯。最常見的錯誤是搞亂「Melange」和「Franziskaner」。兩者基本上都是 Cappucino,但用得都是比較溫和的咖啡,而Franziskaner在咖啡上噴上忌廉,而Melange 則不會。

沒有人真正知道Fish and Chip的起源。畢竟只是把兩樣食物,魚和切細了的薯仔,丟進鍋中油炸而成的食物。不過,因工業革命令捕魚變得更容易,從而導致魚價下降,Fish and Chips在十九世紀時開始成為英國人,特別是窮苦大眾們的日常食品。就連大文豪狄更斯,也在他的小說中提過這樣食物。

記得在起志蓮靜苑時,興建者到日本取經,他們說日本保存有最古舊和最原始的唐代建築風格,這的確是禮失求諸野的範例,現在志苑風格獨特,環境優美,是不少港人甚至是遊客常到的地方。台灣著名演員歸亞蕾在大陸一個節目中,領了一幅題字,是寫著「影後」,這被人說成笑話,還要題字的人是一名在國內有名的書法家中國書畫研究院名譽院長趙清海。這是簡體字對傳統中國華夏文字如何摧殘的一個例子。

早幾星期在親戚家中吃過全由生果做的「士多啤梨雪糕」(其實有點似雪硬了的smoothie),材料只有香蕉(base fruit,帶出香滑感覺)和士多啤梨,感覺十分清新,亦非常健康,既然買了新玩具(攪拌機),就要試做一下。家中只有香蕉……只用香蕉似乎太單調, 所以加了農曆年做油角剩下的花生碎和椰絲(幸好花生未有油「益」味),令雪糕更香口和有口感。

起來已日上三竿,早餐時段又已經過了,沒有老麥薯餅,又沒有煎蛋腿通。反正一個人閒在家裏,倒不如弄在個簡單的brunch,吃得飽飽的,好使下午有氣力去美食展血拼。做這個午飯很容易,材料也是家中可長期儲備的,所以忽然想吃都可以立即做,而且蝦乾魚乾全都是鈣質豐富的,多吃可預防骨質疏鬆!

李氏減持超市(和天文台?),力場效力削弱,打工仔終可偷得半日風球假。雖然仍在家趕做公司工作,但累時可以休息一下,吃一點愛吃的食物為自己打打氣,實在優悠。由於真的要趕工作,唯有吃一點簡單的食物。想起曾在何文田一間餃子店吃過甜酒豆乳撈丁,十分美味,但是這個除腐乳外沒有其他配料的丁麵,收了我四十個大洋(我相信當中起碼廿個大洋去了地產霸權的口袋裏),好似有點貴,不如在家中試做。

通往發達之路的翅膀

她把雞翼全炸了,再將辣椒醬、白醋、牛油、鹽和蒜頭末攪混在一起,最後將炸好的雞翼倒進醬汁裏,半小時之後,她拿著兩大盤酸辣雞翼走出來,笑容滿面,就像是她精心準備的一樣。當然,孩子們吃得非常開心,厚著嘴唇離開,之後他們每當想起這盤又酸又辣的雞翼,總會流口水,Teressa見效果不錯,便放進了酒吧的菜單裏,顧客們全都讚不絕口,久而久之,就變成了水牛城一款人氣小吃,更被命名為水牛城雞翼(Buffalo Wings)。故事還沒有結束。

這樣做,魚可以存放很久,也別有風味。後來日本人也開始吃發酵魚,但做法不斷改良,飯和魚的比例開始變得均衡。到了大約二百年前的江戶,大城市的人忙碌,吃也得快,便催生了路邊攤販;發酵魚的發酵時間也不斷縮短;有水吃水,江戶人便改用新鮮魚做壽司,再發明用食用醋加新鮮米的配搭,以模仿魚和米一起發酵時產生的酸味。今天的壽司,原來隔世傳承著中國南方水稻地區的食文化,怪不得和服也叫「吳服」。

合益小食店:味在心頭

這個年頭結業不是新鮮事,也許天天都有鋪頭因為種種的原因結業,因為這是個貪新忘舊的年代。這間寂寂無聞的小店,四十多年來也瑟縮在深水埗的一角,從來沒有招待很多新顧客。「都係做下啲街坊生意啦」珠姐說。她是這個小食店的老闆,與她姐姐合力打理這一間小店。「呢度做左四十年喇,以前係大排檔黎架,我十二歲開始打理呢度,而家五十八歲,你計下,仲唔係四十幾年?」原本是大排檔,合益後來上了鋪,終於可以安定下來,繼續做街坊生意。

笑得太多

May姐怎樣解決這個技術問題呢?要不去進修文學學多點關於飲食的形容詞?她的做法大概就是「以笑遮醜」。看到船家釣到一尾大鱔,她們在「哈…哈…」;見到流沙包流出汁,她們在「哈…哈…」;思琦妹說了些無聊說話,她們還是在「哈…哈…」。不禁一問:該笑的地方在哪兒?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