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餐廳

粥底很有家的味道,並不糊口的漿糊粥,是綿綿的,而且還是爆花的真正有米粥,而牛肉亦很入味。雖然是晚上,但油炸鬼並沒有油益味。而且還見老闆正在做腸粉,即叫即做。我當時心想,你咁認真既?

沒有唯一,只有倒模

「唯一麵家」是沙田廣場的街坊食堂,開業38年,老闆娘由街邊推木頭車賣包賣麵做起,是一個活生生的獅子山精神例子。15年前搬遷到沙田廣場,上年應業主恒基要求,花200萬元翻新店舖,以為可繼續大展拳腳,但今年竟被瘋狂加租近倍至69萬元,就在今天8月31日無奈告別街坊。

我見到有新產品叫「新地蘋果脆」,10蚊。我心諗,新地6蚊,蘋果批5蚊,就算佢真係咁冇人性咁比番兩樣一模一樣嘅野我,都有著數,於是我就叫左個外賣。原先都以為佢會稍為有啲 packaging ,執返好個外型先比我,真係估佢唔到,佢真係就咁比一個蘋果批同一個新地我。我真係好想大聲嗌回水,大叫唐唐個句「你呃人,你講大話」,啲士多啤梨果肉係唔係比麥當勞叔叔食左,新地雪糕得3個圓周,少過兩蚊新地筒。

不發表於Openrice 的食評

「為什麼你們那麼好人,讓阿伯記賬呢?」掌櫃怔了一怔,淡然地說:「哦~老人家無記性,唔記得帶錢吖嘛!」我對他的回答,不得不心生敬意。因為,1.現在還有店舖容許顧客賒帳。2.未有因此而不再招呼有關顧客,或作出差別對待。3.掌櫃的回答維護和尊重了老伯的尊嚴。這都是不可多得的,尤其是第三點。

聽講喺因為個陣焦糖新地唔太受歡迎,咩話?冇可能,焦糖新地絕對喺最好食囉。由果陣開始,老麥就喺咁出唔同味嘅新地,例如咩綠茶紅豆新地、菠蘿新地、椰子棉花糖新地等等⋯⋯等陣,紅豆?明將咩~ 咩古怪味都出,但喺偏偏就唔出焦糖味,小弟不知幾失望,激死人~之後老麥都有出返期間限定嘅焦糖新地,但嗰隻味道同以前完全唔同,冇晒焦糖嘅甜味,知唔知焦糖個重點喺個「焦甜」呀,冇「焦甜」味嘅焦糖又點算喺焦糖呢?所以食過一次之後冇食喇⋯⋯

當大圍楓林消失時

曾幾何時,楓林小館是大圍村南道最耀眼的食館,也因為老闆是業主,故此它是我心中永遠不會消失的老味道。這個見證逾半世紀變化的餐館,分店曾遍及臺灣、美國。最起初是在現址為新城市廣場開業,而店名是老闆以家鄉「陸楓豐林」而起的。據我老爸說,剛開業的那幾年還得在門外輪候,偶爾還會遇到胡楓等等(那一輩的)明星,好不威風!大圍這間八千呎店成了碩果僅存的一間鋪,後來更晉升為米芝蓮星級食府。

唔知係咪香港人自細就比麥當勞寵壞咗,好似奉旨唔會執盤嫁喎!其實幫幫手執盤唔難,已經唔洗分類放置,埋單比錢果盤嘢,食完就成盤拎返去個餐車度就得啦!而餐車同座位嘅距離一定近過行出 IKEA 門口。每次見到啲人唔執盤就走,蛋糕心諗,唔通食完會無晒力,連個盤都捧唔起?咁我好願意幫你報警帶你去醫院驗下先,係咪 IKEA 啲嘢食有問題搞成咁!(當然無可能啦!)

無疑地,孩子不是等待吃肉絲炒麪的食客,而是盼望吃西炒飯的廚師。但,這個世界根本沒有西炒飯,餐單上寫著的西炒飯都是肉絲炒麪,還不只,就連冬菇蒸肉餅、涼瓜排骨都是肉絲炒麪。這碟教人叫苦連天的食物散落四周。

已被拆卸的天堂

那個曾經的「美食天堂」,就是由這些各適其適的食店所築成的。可是今天街坊小店已日見式微。隨著地產霸權進一步壟斷,各式其式的小店,連二連三的倒下。

頭盔戴在前,砂糖自身是討厭侍女(通稱「女僕」)遭濫用的。在砂糖曾看的動漫作品中,舉凡侍女皆只侍奉一家人,如「乃木坂春香の秘密」(臺:「乃木坂春香の秘密」)的桜坂葉月、「ハヤテのごとく!」(臺:「旋風管家」)的マリア、「まりあ†ほりっく」(臺:「瑪莉亞†狂熱」)的汐王寺茉莉花,都是例子。

由於阿兵哥操練完後來得晚了,又餓又累,想食個宵夜,但不少熱食如麵條等都賣完,那怎麼辦?當時店內只有泡麵(即食麵),於是由泡麵再加入肉絲,青菜拌起來吃,再演化成後來的抄泡麵,而材料也加入不斷改進。

在台中的巴士上開餐

在台中坐台鐵去附近玩蠻方便,半個小時內已可到達旁邊的彰化市 –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拍攝地,但近一點,由台中車站坐10分鐘台鐵已可去到我今次要介紹,位於台中潭子巴士餐廳 – Island Bus。那天中午,我人還在台南,在Island Bus的Facebook專頁查詢訂當晚檯,很快就得到回覆有檯,之後我就相約住在台中的朋友一同到餐廳用餐。

九十後的回憶:哈迪斯

不經不覺,自〇七年一月初僅剩的兩間分店結業至今,哈迪斯已經離開我們香港人剛好七年。提起哈迪斯曾經推出過的炸雞、薯圈、蘑菇飯和西部牛仔飯,身為九十後的我自然會跟大部分港人大快朵頤,可惜如今俱往矣。

環球麥記 宜有地方智慧

本年YouTube香港熱門影片排行榜,冠軍得主是「一生只想尋找一個肯挨麥記的女人」,麥記曾經是很多小朋友夢寐以求開生日會的地方,當現在的小朋友都改去廸廸尼開生日會,很多人又覺得食茶記好過食麥記,麥記每年投放大量marketing budget,究竟想建立一個怎樣的定位?

即使午餐去也少有等位,另外就是場中大部份都是鬼佬,而且這間餐廳絕不便宜,午餐SET只在一至五供應,索價卻是$130起一個LUNCH,而最貴的RIB EYE更是$198 ,而且還另收加一,飲品也是另外加錢,相信除了RUTH CHRIS比它貴,同區就是哥帕絲也比它便宜一點(不過哥帕絲倒是有全港第8位的TIRAMISU :P),不過位於太古廣場區,這個價錢才負擔得起的舖租,如果食再靚的餐,也要$300~$400起跳了!!

但自從某年從維也納歸來之後,一直都想找找,香港到底有沒有做維也納咖啡甜品的地方。坊間倒是有不少地方有所謂 Viennese Coffee,但總是有些詭異狀況出現。(下刪三千字)當然他們會說自己是「Viennese Coffee」,這個其實很安全,事實上維也納咖啡有很多種類,有時連紐約某德國文化協會都搞錯。最常見的錯誤是搞亂「Melange」和「Franziskaner」。兩者基本上都是 Cappucino,但用得都是比較溫和的咖啡,而Franziskaner在咖啡上噴上忌廉,而Melange 則不會。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