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香港大學

馬斐森?好行夾唔送

深圳醫院蝕錢及拖數,教授學術造假不受懲罰,回應管治改革遲交功課,HKUVision離地萬丈,合約教員苦無晉升機會,校方掌權者霸凌學生組織……一切從未解決,馬斐森便另謀高就。我實在為愛丁堡大學的師生將有一位這樣的校長,感到可悲。

香港大學高層的新仇舊恨

當年有人自告奮勇,將港大醫學院的名譽和身家押注在深圳這家醫院身上….結果爛尾收場。還被中國官方單位,以中國的邏輯,拖欠了一大筆不可能「自己搞得掂」的爛賬出來!於是乎,對於「港大需要一個中國通」的理由就來了,因為盧寵茂提出的「解決」方法是基於這個理由的:港人不能太過本土主義,要求以公帑聘請的人只為港人服務。

前教統局局長你返屋企啦

我唔知你憑咩判斷出黎既學生都係「學術上並非特別有天賦」、讀書唔成。我上面舉嗰個例子就係話俾你知出黎參與政治活動既,不乏讀得成書仲多才多藝、人地眼中係「人生勝利組」既學生;除左呢個例子仲有好多各行各業既叻仔叻女,專業人士比比皆是。又或者,有啲後生仔連DSE都未考,你根本無從判斷佢是咪學術上特別有天賦既學生,你成個立論根本就虛到乜咁——同時唔該你順便諗一諗,係乜野逼到啲中學生都要走上街頭。

同中國嘅大學交流係好係壞,都唔係重點。就算港大提議要強制學生去美國長春藤大學交換,我作為港大舊生,一樣都覺得有好大問題。至於港大啲高層做乜鳩,係咪因為空降咗個前港大校長落嚟搞成咁,我就無謂鳩估喇。只係作為港大舊生,我覺得今次除咗討論中港融合嘅問題,更重要係要捍衛港大傳統校風。

這項政策將大大增加行政成本,且於提升學校國際排名似無作用,我倒未曾聽聞劍橋牛津等要推出強制歐洲交流計劃。再者,若為使學生早日熟習中國環境,則此舉更為多餘。近年港大招收大批中國留學生,他們大多勤奮上課,而很多本地生樂於翹課,於是校園內中港學生幾乎等量齊觀,於周末假日情況更甚。

例如若共產黨希望學聯內部分裂,為何當日連聯署啟動公投的3%(即476人)最低要求都達不到,需要由評議會決定舉行公投?從數據去分析,更可論證此論之薄弱無力。蕭若元認為「葉小姐是比其他人多五百票,她有千五票……她那裏就有所有共青的票,和一半­藍絲的票。藍絲也未必完全投Smarties。因為那違反了港大學生會的慣例,未做過­莊是不能做學生會」,此論難以站得住腳。

下,家陣退出左學聯仲可以繼續去開會架?咁個公投搞黎做咩架!?作為一個港大畢業生,我無法理解代表團的做法!

無情的事實說明了,港大一些候選內閣為了於選舉勝出走火入魔,而且越來越激進,公開勾結外國勢力。如果讓他們利用了「以like壯勢」方式,奪取權力上台,這些人當選學生會之後,就會經常邀請外國人員來港大視察;要和校委會對抗的時候,他們就會邀請外國勢力來香港擺陣,與校方角力。這樣,港大的自主權、港大的安全,再也不能獲得保障,港大定必成為國外勢力入侵本港的一個橋頭堡。

去年十二月,一群港大學生發起「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表示不滿學聯的投票機制及共識制,更甚者,指出學聯與港大同學理念上的不同。及後,評議會召開會議議決發動公投,予港大學生會會員決定學生會於學聯的去留。校園電視採訪了不同同學意見,到底為什麼有人希望退出學聯?­港大學生會是否非退出不可?退出之後,港大在爭取民主道路上可走怎樣的方向?

眀峯從「組莊」到撰寫政綱;從無數個通宵達旦的探訪到本星期的投票,一路走來,步步皆不容易。不過這卻使我回想起過去一年擔任文學院學生會外務副主席以及港大學生會評議會評議員的點點滴滴。

香港大學學生會候選內閣的facebook專頁,超過90%對這個專頁讚好的讀者都是來自香港,怎會出了一大堆來歷不明的異邦兄弟呢?(明明香港大學就沒有這麼多學位給海外生啊!)

時逢遮革過後,中港衝突與日俱增,「紅色滲透」問題再度掀起了香港人的熱烈討論。前幾天和在大陸長大、近年在香港生活的朋友聊起這個話題,雖然他沒有講述很多關於共青團的資料,可是他以港漂(同時也是前陸生)的身份跟我分享了很多他對陸生參選香港的大學學生會的看法,我覺得蠻值得香港人看,也值得叶同學和其他陸生看。

過去學生會經歷赤化風波,其時多得一眾時任評議員以及眾港大同學的努力方能重回正軌。不過,同學在關注候選人的政治背景的同時,也懇請抽空一閱眀峯的政綱。一字一句,皆有血有淚。誠如我們在早前的聲明中所說的「眀峯不欲停留在捕風捉影的隻言片語中」並期望與友閣「論政綱,比幹勁,切磋砥礪」,讓同學有一個更好的選擇。

如果唔係網上available嘅資料,神通廣大如高登起底組都起唔到出嚟啦,何況係呢個普通嘅台下會眾?佢自稱係社科一年級生,但係馮敬恩係文學院Year 2,兩個人風馬牛不相及,唔好同我講係馮敬恩同佢自爆自己阿公係邊個呀。能夠掌握到啲咁爆嘅黑材料,重咁神奇地喺CentralCampaign最後一日先爆單咁嘅黑材料出嚟,等佢就算想喺Campaign度拆彈都無機會,咁陰毒,我強烈懷疑係港大東閘落去行十五分鐘就到嘅中聯辦爆出嚟嘅。

You are dead, Smarties.

就算唔睇有冇紅底人士滲透,單睇兩個內閣fb,從communication嘅角度睇,邊個想做實事,邊個玩泥沙,一目了然啦。老老實實現代人唔係個個會認真睇好多字(仲要係參選政綱呢啲訊息量龐大嘅文字),最常見嘅做法就係隨手碌兩碌,望落去好似幾pro就當住佢用心做嘢先,有興趣有心機至慢慢了解。個開心內閣真係好樂觀呀,參選唔推自己政綱都仲咁有信心可以為人民服務。

眀峯一行十四人,正如許多香港人的一樣,都站在民主的單程路。雖捱過了催淚彈和警棍,但民主並沒有真正到來。此時此刻,我們要不挺身而出,立地為人;要不沉默噤聲,終身為奴。「這不是一個需要英雄的年代,這是一個需要全民參與的時代。」生在這個注定動盪的年代,讓我們攜手創造屬於我們的新時代。

頁 1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