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香港本土

由於中國停不了的爆發致命禽流感,在政府並無隔離分流措施之下,本地食用活雞的數字直線插水。再加上2008年「宵禁令」之下,雞販也搵食艱難,於是引起了退還牌照的結業潮。到了2011年,香港的活禽食用量,只是2005年的1/3不到,由每日四萬多吨、減至每日一萬二千多吨。

而其實在2008年「宵禁令」之後,本地農場的生產力是足夠維持本地供應綽綽有餘的,但政府仍然「堅持」要繼續由內地進口活雞! 這個才是問題永遠解決不了的原因!……

各位港燦,你以為「一籃子」真的在意「公共衛生安全」嗎? 自己查找不足啦:大陸雞可以隨街走、本地雞只可以等滅口,雞雞呀雞雞,你的罪名是「香港本土」。

「捍衛本土利益 • 一切本土優先」只要說這句話的團體或人士,就即刻被人標籤成為「本土派」一員。但到目前為止究竟:第一、有幾多是「本土派」的團體呢?第二、他們的理念及主張又如何?這兩條問題一直令很多人(一般香港市民及媒體)感到十分混淆,而坊間亦沒有有系統地介紹及作區別,為了讓大家可以初步認識「本土派」的派別及組織,金金就本身所認知的實況作介紹,如有錯漏歡迎指正。

香港要得救,必須脫離中共的殖民統治,謀求自治。否則上述的問題只會每日深化,直至香港完全變成中共之一城為止。要達成自治的理想,必須靠喚醒每一個香港人的本土意識,認清自己的身分,然後有意識地抵抗外來的軟侵略。當香港人整體的本土意識成熟時,就有條件與中共對抗。香港的未來,除此以外,別無他途。2047是香港五十年不變的限期,對於香港前途的公共討論,大約會在2030年代開始。因此,由現在開始的十至十五年,是本土意識與中共統戰的較量期。在這段時期,香港人能發展出成熟的本土意識,就有籌碼向中共爭取2047後最大的自治方案;在這段時間,香港人被大陸意識同化,就會傾向接受2047後最大的融合方案。

香港只需要香港人

近年已有很多報導單程證的審核制度不公平,有主事的官員涉嫌受賄,令真正以「家庭團聚」為由的中國申請人苦等多年也未有結果。幾位廣告聯署人亦有提出單程證審核制度若繼續由中國政府掌控的話,其漏洞仍會一直存在。再說,香港的資源有限,從前,很多新移民因為怕別人看不起,會努力融入社會,漸漸成為香港人,故此,絕大部分香港人都是刻苦耐勞,未到最後一刻都不會向政府求助。自九七後,來港的中國新移民都急於申請公共房屋及綜援等,實際上正與香港本土人士爭逐資源。每日一百五十個名額,十六年下來已經差不多八十萬人。若這名額還不減少,香港人還要繳多少稅款去供養這些新移民呢? 別忘記,他們對香港未作出任何貢獻的,雖然這個說法較為殘忍,但卻是事實。

最失敗的法西斯

好些人動不動就說捍衛香港本土利益的人是「法西斯」、「納粹」,這又是一重抹黑。事實上,大陸人跟德國所屠殺猶太人、共產黨人、羅姆人、同性戀者、 戰俘和國內異見人士,都有著本質上的不同。「種族滅絕之國」納粹德國的種族清洗和政治鎮壓,是在先推行不合理的種族政策和種族優生學的情勢下發生的,其時整個德國跟歐洲都沒有任何社會群體、宗教組織、學術組織或專業協會跑出來為弱勢的猶太人發聲,因此,在政治機關的主導下,遇害者全都無力反抗。然而,今日港府的政策卻沒哪一項傾向和推崇港人優先。更可笑的是,港府還以出賣本土利益為己任一般,為「備受法西斯香港人歧視」的「當代猶太人」處處護航。起自醫院床位,然後是幼稚園學位,再之後是小學學位,還有各種社會資源,港人利益遭到無理分薄,嚴重受損。試問有哪一種法西斯是會鬧出自己成了弱勢的下場的?

「港人優先」聽起來好像沒有甚麼問題,這四個字給港人的想像空間很大,在反大陸人和反新移民的仇恨浪潮之下,讓部分香港人覺得自己比他們優越和高人一等,又覺得來自內地的人文化低劣,是來搶略香港資源「蝗蟲」。某程度上,這種想法漸漸形成了一種類似族群主義的意識形態,排斥外來的人士,例如內地遊客、內地留學生和內地新移民。

「什麼是香港人?」、「什麼是本土文化?」、「什麼是本土利益?」是近來極具爭議性的問題。對這些問題的討論,陳雲與碧樺依的對談可算是最經典。那次對談,兩人為「何謂香港人」爭論了一番。當中碧樺依主要質疑陳雲如何界定「本土」(香港人、本土利益、本土文化),並指出如果沒法定義「本土」,本土派所為實質就是排外。自此以後,本土派在論述上也往往受到「如何界定『本土』?」這種非難。

從「夾縫」看本土意識

上世紀九十年代,身處象牙塔的學者也熱衷研究香港人身分問題,參照外國學者對香港人文化身分的描述,多以「夾縫」(in-between) 去說明香港人的處境。「夾縫」的確突顯了香港人身份的曖昧和尷尬。我們並非英國人,我們只是在英國殖民地生活的香港人。我們大部分也是黃皮膚的華裔人士,然而,我們和中國大陸的華裔人士又不太相似。身處「夾縫」的香港人到底應該如何看待自己的身分?

語言反映思想,也影響思考。務虛而且詞不達意的措詞,反映政府可以隨時反悔,不負責任及胡作非為的作風。香港自我放棄原有的優雅譯名及務實措詞,跟隨大陸一套,是赤裸裸的賣港行為。如這是中港融合,實是赤裸裸的殖民主義,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已變成謊言。

城邦論與原居民

陳雲老師昨日最新聖訓說:「香港本土運動是激烈的抗共行動、維護香港利益行動,沒有溫和這回事。」放眼香港,要行動激烈的,絕不會是被推入港大後樓梯就哭得哀傷,被男警伸展「抱」負而無力頑抗的社運青年男女,而是存活於新界一帶鄉郊的一眾原居民。為何陳雲老師及其「城邦派」門下,卻一直無視這一群最本土,又勇武的族群呢?

首先,城邦大法主張的香港城邦,是為保衛華夏文化精粹,他朝垂範中華,建立中華聯邦。本土原居民還保留太公分豬肉,丁權傳男不傳女的華夏文明傳統。要垂範中華, 驅逐美帝,解放東亞,看來必始於本土原居民祖宗祠堂裡的廟算。

訪問香港前華藉英軍

Sam 和Panda 同樣在八十年代加入軍隊,他們並不是像英雄片般希望能保家衛國,更多的原因是出於好奇,因為他們連當兵是什麼也不太清楚。「當初是公司同事告訴我軍部將會募兵,我當時只覺得這個職業很有趣。我在心底中問了自己一個問題:『Why Not?』考慮不消一會,我就填表申請了。」

別再視本地居民為無物

現時香港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一個公認自由繁榮的國際都市,竟然連買一罐奶粉,一支益力多都難如登天,可笑也!可悲也!更甚,竟然有人用自由貿易等歪理來阻止政府解決問題,背後的動機本人不欲揣測,但我只想指出一點,今天你讓一步,後天你便要讓兩步,再過幾天連立足之地都沒有了。
 二戰以後,德國神學家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寫過一段文字

最最錯誤理解香港民情的,是大公報。政客拿出一手「反對大陸化」的牌,不過是為了爭取民眾支持,他們自身正義感之存否不須理會,重點還是沒價也就沒市。一隻手掌拍不響。脫離群眾的吶喊與姿態,是不會成勢的。回過頭來去看緊抱大中華主義的愛國愛港民主大黨的聲名一日比一日狼藉,叫座力一年比一年不堪,也就明白箇中玄機。今日香港,並不是少數別有用心者打民粹的主意,而是市民開始自下而上地驅動代議政者為自己發聲和爭取權益。倒果為因,恐只惹人訕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