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香港演藝學院

撒手塵寰

在何偉龍眼中,戲劇和人生是不可分割的。他曾經說:「我的戲講香港地,香港情,所以我支持本地創作,為什麼?因為令我著迷的,是人。原來做戲跟做人是一樣的,沒有真善美的心去做戲,你只是扮野。」

上岸

其實很多中產家庭、商界、專業人士,對於民主自由、價值文化這些東西不是一無所知的。他們也認同民主、人權這些都是好的,但因為他們上了岸,所以they don’t fxxking care。因為他們幾千萬身家,兩三幢物業在手,有沒有普選他們的生活照樣無憂。成為了既得利益者,就變成了建制的一部份,對於任何衝擊建制的人和事,都必然地群起而攻之,因為利益尤關。誰都年輕過,幾多人中學大學時期一樣有理想、有激情,搞學運社運,也不比現在的演藝學生保守溫和,結果出來工作三五七年,不是被排山倒海的工作消磨意志,就是因為上了岸而對不公義變得沉默。

誰人的畢業禮?

其實在一星期前我在Facebook上已經看到「演藝畢業生好好招呼689」的專頁(正式開頁日期為20/6/13),頁內有陳述其「活動」細節及注意事項等(例如不講粗口不打特首)。蘋果日報在22/6/13也為這事作出報導,亦有接觸演藝學院了解,故此這次活動是在校方知情底下進行。校方既然知道,應該不會「咁賤格唔同特首辦單聲」,否則就是擺明車馬請君入甕,更何況這個活動已經見報。所以,我可以大膽假設689是知道當天大家一定會有所招呼,不過他沒有龜縮,無他,因為他自我感覺良好,自恃過往一年「取得的成績是不少」,所以無懼這些黃毛小子的無理挑釁。

親子王國幾時先醒覺?

媽咪們你地開口埋口都係尊重尊重,黃之鋒同余綺華上城市論壇,又話而家D細路無家教,好想問你地教仔果陣係咪同佢講:「你要尊重全世界所有人,不論佢係好人壞人賤人,不論佢值唔值得尊重。」689無誠信無能無民望是常識吧,你仲叫班學生尊重佢,係典禮上向佢鞠躬,由佢見證自己人生中重要既一刻,Are you fucking kidding me?

[email protected]放著不追究,卻在意演藝學院學生招呼689是否有違禮儀,是否尊重場合。難怪竊鈎者誅,竊國者侯的道理在中華社會永遠適用。香港人雖受英國人百多年教化,除了學得守法不逾矩之外,思想依然遺留著大量中國人的劣根性。說穿了這班批評者都是以社會既得利益者的身份思考,對於敢於向權威和建制挑戰的年青人心存恐懼。「今日你反689,下一日難保你地唔會反我地班老鬼。」對他們來講,國教或者可以反,七一可以上街,君臣父子的倫理切不能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