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香港理工大學

我們是一群來自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現代舞系的畢業生,並於2008 年5 月在演藝學院歌劇院參演了由編舞Robert Tannion 的作品《Sinking Water》,謹此聲明我們非常重視知識產權的維護,並希望公眾了解關於抄襲的真相及令當事人明白侵犯版權的後果不只是對其個人誠信的徹底催毀,而是對整個藝術生態圈構成不可挽回的破壞。關於兩支舞相似的片段,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只是一個舞步或震撼的感覺,對我們來說,《Sinking Water》的排練及演出亦是一世深刻的畫面及經歷。我們絕對不接受對於《香港人》在表演影片的4分18秒至6分20秒中的編排是純綷的巧合,並認為這是有意的抄襲。

這個故事叫《香港人》,是讓觀眾回看去年香港人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歷史故事 - 國教風波 - 以及去年香港不同的政治民生的社會事,當中的敘事手法像一個電影故事,透過畫面、聲音、場景配置以及舞蹈員的表達,都可以看到去年香港人的一幕幕記憶在你腦海中浮現起來。其中舞蹈員的倒後、學生被紅色專制打倒、學生不怕艱巨向前,抵抗不公義,讓人感動。

教育不是福利,而是權利。為確保公民能夠實踐權利,政府理應負上更大的責任推動高等教育發展,確保公民不會因為社會階層、身份而失去追求知識和向上流動的機會,務求令公民享有這個權利,保障個人可公平地接受教育,計劃人生和發展。專上教育不是單純為經濟發展而服務的「知識工廠」,而是累積學術經驗、生產知識、就社會不同面向進行學術研討和實踐,帶動社會發展的學習場所。教育不應只被視作學生進入勞動市場的最後培訓階段,不應與經濟發展扣上直接的因果關係,故教育不能因為經濟模式或發展方向而失去原意和實踐方式。

香港社會反對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下稱國教科)已久,縱眾說紛紜,但社會的共識卻是清晰明確,就是必須「立即撤回國教科」。梁振英於九月四日指出討論的前題是不撤回國教科,顯示政府完全無視社會一直以來的訴求。有鑑於此,香港大專生深明己任,責無旁貸,故毅然決定團結反國教,於九月十一日率先發起罷課,為未來中、小學罷課作出充分準備及支持,要求政府勿再蒙混大眾視聽,立即撤回國教科,聲明如下:

9月9日是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有人說每個人的一票都很重要,甚至輸掉就會是「香港黑暗的一天」云云;有人說立法會不是幹實事的地方,可以休矣。究竟我們手握的一票代表著甚麼?為甚麼我們有權利投票?我們應該投票嗎?無論如何,我們都習慣了四年一度被各候選人動員我們投票,彷彿我們只是候選人的粉絲,投票的作用就是保送他們入立法會,讓他們玩一場屬於他們的遊戲,然後我們就回家靜待下一個四年。實情是,作為一個普通市民,我們參與政治的渠道是否就限於投票?投票以外,我們還可以如何參與?有用嗎?有意義嗎?我們希望各位香港市民除了運用自己手上的選票外,還可以因應自己的能力和意願,實踐不同形式的政治參與,一同為不公義抗爭!

其實,即使有關電源裝置的設置本意確實並非為供同學使用,面對學生數量持續上升,電源裝置始終是供不應求,長遠來說還是難以解決,故電源裝置多一個總比少一個好,何以校方卻仍然堅持為電掣上鎖,拒絕善用現有資源,一如過往十年般繼續開放電源裝置,以應付短期以致長遠的需要?增置電源裝置、開放課室等方法與拆除現有的電掣鎖從來不是互斥的,是可以共同進行的,因為最終目的還是抒緩電源裝置不足,方便同學學習,故本關注組於此再次重申立場,要求校方立即拆除所有電掣鎖,以確保更多同學可以有足夠的電源裝置使用。

過去數月,紅磡灣校舍各層的電源插座忽然被加上鎖頭,學生無法使用,不少學生對此感到困惑。校方於回應中花了很大篇幅述說同學搬動傢俱所帶來的危險,更暗指同學的舉動危害校園安全,將同學合理用電與校園安全置於一對立面之上,實在令人憤慨。問題所在,實是在於校園設計出現問題,供同學使用的電掣嚴重不足,位置亦與傢俱距離甚遠,令需要使用電掣的同學無法正常用電,故被逼搬運傢俱到電掣附近,方能順利取電。校園設計的不足,卻要校園使用者(即學生)千方百計去遷就,現在校方更將責任推卸於學生身上,實是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