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香港藍皮書

「《藍皮書》事件」對浸大的校譽、公眾形象和學術自由造成極其嚴重的影響,被外界質疑校方已遭中共政治勢力滲透,同時亦損害浸大與其他大專院校的友好關係,為浸大所帶來的打擊實在顯然易見。薛鳯旋教授在是次事件中實在是責無旁貸、理應負上最大責任。可是,校方的決定卻一再讓全校師生失望,除了免去薛教授於當代中國研究所的職務外,便任由其保留教席、領取高薪至合約完結而沒有任何處分,本會對此表示極度失望。

你有無見過人鳴冤唔講論據?客觀全面地考慮你既資料,你提供左咩資料校方無充分考慮?定係你學左梁愛詩既Hit and Run?一鬧完唔識一國兩制之後,轉頭就話校方掀起「文字獄」?聲明入面隻字不提你被冤枉過甚麼,我地就知你連調查委員會既會議都唔出席,你連自辯都放棄了,憑甚麼說我們冤枉你?

奇怪的道歉

刊物所指控的內容十分嚴重,基本上是「中大被收買了」!這是對一所大學最嚴重的指控呀!是指人家不單止是學術水平不到家,甚至是為了收錢而出賣學術原則噢。這還了得?收了錢就可以出賣學術原則,馬虎交差、亂扣帽子,旨在向主子獻媚,這些功夫都做齊的,原來不是中大……。到底誰人才是「學術妓女」?這個行徑簡直是比賊喊捉賊或者 BMW 更加窩囊廢。而且所謂道歉,也暗藏玄機:有關陳述只是不再在該書之中出現,不過是否作為廢物處理,很明顯是沒有交待的。換言之,作為「政治意見」,照樣交給中央統戰部,也是可以的呀!

誹謗法律小常識

浸會大學在搞什麼鬼?是否先前我講誹謗法律嫌我講得不夠仔細,硬要送一個《香港藍皮書》的案件讓我再發揮一下?也得預先聲明利益關係:我也是中大通識教職員呀。浸大今次無端端要寫一本《香港藍皮書》出來,肆意詆毀中大的通識課程是由美國基金主導,看來浸大除了用「學術自由」來抗辯之外,應該是毫無藉口的了。之不過:學術自由又是否可靠的抗辯理由呢?

執柒左佢以外……

我已經差不多寫了一萬字有關當代中國研究所與《香港藍皮書》:怒插分析兼而有之,都只是想大家看一看,然後有所行動。第一個星期快完了:你知道校方的調查小組只調查該項失實陳述嗎?你知道真正有問題的,並不是那區區的一句,那一句只是最樣衰而已;還有的是《香港藍皮書》隱含的政治含義,還有整個自負盈虧的制度缺乏監管,還有港共連環炮轟其他大專院校。我想說的是:這本書只是開始!

上文只針對本書內的政治章節所述的內容,如果縱觀全書詳略而言,你會發覺此書有些奇怪的地方值得斟酌:本書時間上去到2012年立法會選舉前(甚至連國教爭議皆有落墨),卻對梁振英的施政幾乎毫無記述。(或與編採時間有關,此處暫不可考,未必與政治目的有關);偏重筆墨炮轟前任特首的施政失當,隻字不提體制問題。這書以史為綱,宣言為實。若有時間,建議各讀者細讀此書,大概可知香港若循此路前行,被中央以及港共安排了一條甚麼路。

校園中的人物和事情,都已經被《中国模式》和《香港蓝皮书》所掩蓋。在外人甚至學生的眼中,浸大已經成為一間以媚共為自己錦上添花的學店、一個只有「當代中國研究所」以及「裕華國貨演講廳」的庸俗之地。至於其中那些熱心教學的教員、那些浩浩蕩蕩出發到中大示威反國教的學生,都已成為公眾視線之外的泡影。十個默默耕耘的齋sir,抵不上一個「當代中國研究所」隨時發功。就像十三億人口的中國,亦業已被那幾千萬的自由行旅客弄成一個神僧鬼厭的國家。

香港的大學西襲雅典學園究世界真理的精神,上承漢朝太學「國有疑事,掌承問對」的責任,本應對建設公民社會有著重要的意義,然而無日無之的政治滲透,甚至公然巨額買起大學言論機器為其所用,肆意妖言惑眾。公眾竟全然無從問責,連邀請其主事學者公開學術辯論都不得要領 - 筆者今日所講的就是浸會大學的當代中國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