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香港關愛青年協會

愛港模型

.

攬炒是極殘忍

我討厭政治,也不知該要怎樣才可以拆下圍牆,還我街景。顯而易見攬炒是最容易的,可是這樣彩瀅卻心有不甘,覺得怎麼能夠給這種無賴手段求仁得仁。想要推倒圍牆,又明白圍牆推不緊,天光掛又生,更重要的還是被斷正,大大頂帽扣下來說刑事毀壞,又說是暴民沒有素質,反倒助了他們一把。(雖然人家確實沒有素質,只有素養。)又只不過,漠視他們,他們收不到效果,又會再三嘗試挑戰閣下的底線不停煽風但求點火,希望有人看不過眼向食環投訴,好等火百合開遍城牆之上,一把火將旗幟都燒得不生不滅,連法輪功也一併歸於塵土。

選擇性不執法已損害法治

兩天前筆者從蘋果日報網頁看到一則有關香港青年關愛協會banner的新聞,新聞中的一段內容,觸動了筆者的神經:『另一青年李先生也曾作投訴,警方卻回覆指,「話律政司落咗order(指示),唔做得」,原因是橫額屬於法輪功與青關會的政治抗爭,警方不適宜參與。』當我看見律政司指示「唔做得」的理據時,我感到十分訝異。如果事件涉及兩個團體間的「政治抗爭」是警方不執法的合理理由,那麼按此邏輯,社運人士堵馬路,警方又是否應該「因事件涉及社運團體和政府/建制派間的政治抗爭」而不執法?這個邏輯明顯是荒謬的!

不論讀者對法輪功持有任何意見,但都容忍不了《香港關愛青年協會有限公司》,以「香港」、「關愛」及「青年」之名,用擾民方式去反對法輪功。可惜,特區政府15年來,養下一堆「唔做唔錯」的前線官僚及過份揣摩上意執法人員,以致行政效率低下及偏坦;法治不再,中國式人治劣根性慢慢滋生。原本小弟有很多更值得要寫的題目,亦先行擱置。希望花點時間,去分享一下,給「錫身」卻想做點事的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