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香港

反佔中者不是「討厭政治」,也不是「不關心政治」,而是不斷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由抹黑市民收錢,抹黑市民受外國操控,以至抹黑市民暴力;「反佔中」不但不是政治的「被動者」--「不理政治,經濟便自然會好」,而是不斷耳語,用電話以至電腦不斷轉載抹黑學生批判學生的文章以及圖片,特別是一提到外國勢力就有如上身,一提到美國人就咬牙切齒,請問這是英國人教你的嗎?難道英國人教你「反美反帝」?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整日的大混亂,絕非「暴亂」──外國的所謂暴亂,必然是放火、搶掠、燒車軚以至燒車,例如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所謂「反日示威」,就是典型。事件發生至今,香港的市民都只不過是在示威集會,市民高舉雙手,顯示絕無攻擊動作,警察卻仍然一次又一次不斷亂射催淚彈,於是大家都在哭──不是因中了彈而哭,就是看著心痛而哭,香港人,為何淪落至此?

香港人,是時候站出來了,我們要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抗議!我們要罷課!我們要罷工!我們要罷市!一起上街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最嚴厲的抗議!梁振英下台!曾偉雄下台!香港人要真普選!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因此假如梁振英要令到香港「不能不考慮經濟後果」而放棄和中國討價還價要民主,很簡單:盡快把香港的盈餘花光!

而很奇怪地,一班理論上要爭取香港民主的左膠以及大中華膠,也是朝着這個方向進發,把香港變成蘇格蘭一樣的「社會福利天堂」。香港要是啃光了家當,那到你有本事當家作主? 左膠和大中華膠到底想香港有民主還是沒有民主?

其實港獨的唯一疑問就是:到底獨立的風險在那裡?

英國政府之所以同意蘇格蘭公投,原因就是蘇格蘭民族黨 (SNP) 在2011年的蘇格蘭議會選舉前,在其政綱宣言 (manifesto),宣佈了要進行公投;由於 SNP 在是次議會的 129 席之中,贏得了 69 席超過半數,贏得議會的絕對控制權,在英國的憲政慣例 (convention) 之中,即代表公投得到了絕對的民意授權 (mandate),倫敦政府如果阻止,是違反憲政的慣例,只會令局勢火上加油,因此倫敦政府的算盤是「以快打慢」,希望迫愛丁堡於時機仍未成熟的2013年公投;反之愛丁堡方面卻希望拖延投票

讀過幾千本書,要介紹「最影響自己的十本書」,談何容易?林忌對很多題目都有興趣,由最熟識的歷史政治法律,沒有甚麼書推介的音樂以至電腦,去到地理、物理、天文、生物、科學、經濟,以至幾多本都唔夠推介的西方以至漢人文學,數一百本都嫌少,如何選十本呢?最終還是從各個體系選一至兩本,作為推介的引子,大家自可按圖索驥,從相關的書繼續閱讀下去。

魯迅筆下的誇張,已在今日的所謂香港左翼中實現,荒謬起來,令人無言。孔乙己說「讀書人」竊書就不算偷,而左膠則說「工薪階級」炒賣物品不算炒賣,應該改稱「轉售」,也難怪炒 iPhone 炒奶粉樂此不倦,然後人格分裂站在道德高地指指點點,一面大鬧「血汗工廠」,一面享受「血汗工廠」的成果,甚至炒賣「血汗工廠」的產品,果然是「傳說中的左膠做得好過你地」,我地真係「識條鐵」。

目前學界罷課是香港民主派最有威力的抗爭,以「反佔中」甚至鼓勵「學生舉報罷課」的荒謬手段來分析,有不知羞恥的土共反過來叫學民「驗孕以證清白」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因此大家必須把今次最荒謬,最令人難以相信的新聞不斷分享出去,預先為中共的黑手段消毒,以防共產黨把惡行進一步升級。

好多年輕人被上一代灌輸錯誤的方法,以為努力讀書,每日做生做死,搵工上進,捱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現實卻是,絕大部份,都無法達到自己目標,甚至讀生讀死,做生做死,到頭來已經錯過生育的年紀,欲生無從。現實是甚麼?就是「只要夠人渣,凡事可成真」

[email protected]樓宇與股票的印花稅所支付?為何不向挾巨款來香港,炒樓炒至股甚至炒的士牌的有錢佬收新稅?為何不是向來香港掃名牌的人收「奢侈品消費稅」?為何不是向香港製造大量問題的遊客徵收酒店稅、入境稅或離境稅?是因為香港的打工仔比較好欺負、好欺騙,以及沒有反抗能力嗎?

韓寒說過: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叫邏輯,一種叫中國邏輯;而我林忌認為,中國邏輯之中,最常見的「疾病」就是「惡人先告狀」。長期生活在一個扭曲是非黑白的社會,對與錯不重要,重要的是「夠惡」

泰國亂局對中國的影響

在世貿的多次談判之中,從來都是「農業補貼」成為最大的「障礙」。不過和泰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從來也沒有一個歐美國家的中產因為農民補貼的問題和政府大打出手,甚至要「改變一人一票」的投票方式來「另外找個平衡」。而更令人大跌眼鏡的,竟然是美女總理「忽然被刁難」的時間,正正就是她「找出了解決方案」之時!

解決方案是什麼? 就是找到另一個傻佬來「埋單」,不用泰國人自己找數。這個傻佬是誰? 中國是也。

曾經讓人尊重的愉園

余生也晚,沒機會看到50、60年代,代表左派的愉園與右派代表「激戰」的盛況,當年為響應文革和「反英抗暴」而退出甲組的轟烈事迹,也只能透過書本才略知一二;到了90年代末期,隨著香港球市不斷下滑,我對港足熱情冷卻,也無緣感受在蔣世豪帶領下的愉園盛世;在我的腦海中,對愉園的印象永遠停留在70、80年代──那個職業足球的黃金時代。

今個新年,我地會同大家直擊一項於港鐵網絡的創舉!地鐵係每一個先進城市的交通命脈,我地港鐵嘅師父 - 年屆150歲,服務250個車站嘅 London Tube,係全球歷史最悠久嘅地下鐵路。而一直以來,都有人想挑戰喺最短時間內,坐晒全數250個車站,稱為 Tube Challenge。 第一屆 Tube Challenge 喺1959年舉行,規則很簡單,只要不使用私人交通工具,例如單車、私家車、滑板,而喺地鐵服務時間內,去到最多嘅車站就算係勝出。至今共有16次挑戰,能打入健力氏世界紀錄;而12月30日(星期一),就係我地香港繼倫敦、紐約後,第3個城市將呢項「競賽」申請列入健力氏紀錄大全。

兩位熱心的「電車男」,出版了一本關於電車歷史和系統的書,大慨是唯一一本深入講解電車的中文書。看見報導的介紹,便二話不說上網訂書,等了好幾個星期,終於放聖誕假期前一天收到。聖誕假期呆在家裏不出門,隨手一頁接一頁地揭著,想不到在一天之內便把這本書看完。以前在電視典故節目,或在網上看過電車的一些零碎資料,但沒有這本書般有系統和詳細。書本附送一張電車海報,是作者花了多年的心血,拍攝全香港所有現役電車的照片,大慨連電車公司也沒有這麼整齊的記錄。這張海報很珍貴,我不捨得貼出來弄破,如果可以散買就好了,一張貼牆一張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