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馬來西亞神山

抵達Low’s_Circuit的起點,方知其中一名隊員在登頂途中作嘔,於Sayat-Sayat_Hut決定回頭,她曾跟我們走過尼泊爾安娜普納環峰線,在前往最高點Thorung-La(5416米)那一日亦表示過害怕高度而一度想放棄。今次未必與高山反應有關,反而是她極不合身的背囊和不穩定的心理質素有關;我是採用必須出現頭痛及連帶其他高山反應才可判定為高山症的定義。而最後一名隊員,未有登頂的執念,決定保留體力,直接參加via_ferrata。坐在起點稍事休息,吃點東西補充體力,走失的那名隊員,據說有負責人通知他,着他再度上升走至集合地點。最終,於半小時後,七人匯合於起點。

登山簡單可分為兩種類︰縱走及單攻。前者沿稜線翻越山脈,諸如曾走過的三條日本北阿爾卑斯山脈(燕槍穗高岳連峰縱走、後立山連峰縱走及立山連峰縱走),後者以登上單獨山峰為主要目標,諸如日本富士山及坦桑尼亞奇力馬札羅山;而神山登山則屬後者。單攻者,多於日出前出發,冀於破曉時登頂,欣賞日出;凌晨時分,除了頭燈是必需品外,禦寒衣物亦不可缺。「風下之國」沙巴雖然長年處於溫暖的氣候,但高逾四千米的神山,比地表溫度低約攝氏廿六度,雨後日出前,積水有機會結成冰。雖然登山時,水袋外露的水喉不會結成冰狀(在奇力馬札羅山及安娜普納五千多米以上時皆出現這個情況),仍不可忽視較易凍傷之部位(手指、鼻尖、耳殼等)。幸而是次攻登,氣溫比想像中高,但高山氣候多變,一旦下雨,情況會變得相當差。乾糧亦是不可或缺,不要為了減輕背囊重量而省略食物,皆因摸黑攻頂,面對睡眠不足、寒冷氣溫和大上大落的行程,區區一份早餐不足以維持體能,更何況,登上頂峰之後還有 via ferrata 這個行程,絕不容許肚餓這個情況出現。

神山(Mount_Kinabalu)迄立於婆羅乃(婆羅洲)東北角落,乃全島最高峰,標高海拔4095米;昔日喻為東南亞最高峰的神山,隨着更多的山峰被發現,今日排名十三(最高峰為緬甸的開加博峰Hkakabo_Razi,海拔5881米)。不過,即使不再奪冠,仍不阻其超然的吸引力。神山聳立於世界第三大島,生態繁多,隨着海拔上升,植被激烈地改變,尤以蘭科、杜鵑花科和豬籠草科最為誘人,至林界以上,古冰河雕琢出奇異的岩峰(由花崗閃長岩形成的深成岩,火成岩之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