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馬拉松

「考」了一場渣打馬拉松

四個地方的馬拉松時限雖然都有不同,有5小時、6小時和7小時,賽道的難度亦有所不同,但你都會感到賽道是合理的,跑在其中也是開心的。反觀今次參加渣打馬拉松,令我回憶起兒時的考試試卷,為什麼呢?因為以前常常不明白為何出卷的老師總是要留難學生呢?明明可以直問的問題,硬是要轉幾個彎,令學生們疲於奔命,也令學生失去讀書的興趣,他們沒有時間享受學習的樂趣,要學習考試的技巧。

離港上京馬拉松:參賽篇

京馬沒有像香港那樣分開挑戰組、第一二三四五組嗎?有!按著參賽者的目標完成時間,大會將選手分開十幾組,在場地劃分區域讓選手依照組別上線。當然,也不是所有選手都寫下切合實際情況的目標時間,我都見到有個身型龐大的選手屬於第二快的 B 組……但從選手到達終點的情況看來,低估自己的人好像比較多,而我就不幸地看得自己太高,失禮晒。

一年一度的香港渣打馬拉松將會在今個星期日(2月16日)舉行,若果你是長跑常客,大概都會發現跑道上有愈來愈多的人穿著起「領跑員」、「視障跑手」的背心。跑步從來都是一個人的磨練,現在要兩個人,一條帶,一條心,42.195公里絕不易走。

離港上京,不是梁振英所愛的北京,是日本的京都。認真,我不敢在北京跑馬拉松,即使我有個瑞士山區肺,在北京跑一次馬拉松後怕且都會衰弱到似煲了廿年紅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