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體育

學界體育的「中港融合」?

大陸裁判就會明顯偏袒起嚟,而通常都會有利於本地嘅劍手。只要係外地(外省、香港、海外)參加者,大部分「雙燈」(兩邊都刺中對方)嘅情況都會歸本地人有進攻權,但假如香港選手出現「單燈」者,更會有啲出人意表嘅判決:對方鞋帶鬆咗、有雜物(例如後備劍突然自己識走落劍道)、唔記得開始計時等等,總之嗰一劍就係無效。客觀事實就係:你唔使旨意拎到冠軍。

幽了自己一默,這完全示範了甚麼叫「人棄我取,轉危為機」,不得不讚賞有關方面的部署實在是精彩!不論這個巧妙安排是有心還是無意,我看到的是當局並沒有把開幕禮的錯誤視為不光彩,反而好好利用這個機會,把大家一直對這屆冬奧會的質疑掃除了,除了為自己爭回面子外,更加令世人見識到戰爭民族幽默的一面。

體育之悲歌,傳媒的墮落

季鸞先生在《大公報一萬號紀年辭》中,重申續辦報紙發刊詞中之立場:「報紙天職,應絕對擁護國民公共之利益,隨時為國民宣傳正確之智識,以裨益國家,宜不媚強禦,亦不阿群眾。而其最後之結論曰:吾人惟本其良知所昭示,忍耐步趨,以求卒達於自由光明之路」。今把「報紙」二字換上「傳媒」,適當不過。香港傳媒之所以傾頹崩壞,乃敗壞在一群奴顏媚骨、處處阿諛奉承、日日卑躬屈膝之鼠輩手上。編輯記者要抗爭,或許只有脫離財團與共產黨徒控制之傳媒集團,另立報社或電台(如網上電台),特立獨行,始能清議公正、為民喉舌。

體育精神並不是要贏,而是要挑戰自己,超越自己的能耐。可是王敏超說這種涼薄話實在讓人感到香港奧委會的架構是如此低劣水平。如果香港是一個第三世界國家,參賽都要籌旗的話,沒有醫隊都能夠明白,只有給予同情,但是香港作為一個大城市,人均收入高,醫療服務絕對是世界級之時,運動員參賽居然可以沒有醫隊,實在是笑話。

離港上京,不是梁振英所愛的北京,是日本的京都。認真,我不敢在北京跑馬拉松,即使我有個瑞士山區肺,在北京跑一次馬拉松後怕且都會衰弱到似煲了廿年紅萬。

李娜奪冠否定中國模式

從李娜成功,亦看到過往的體育發展專橫並未能夠成功地在環球職業專業賽事中得到良好成績,意味著專有體制在職業拼競上是有缺陷。現時國際的體育盛事,以專業賽事的,如足球、網球、賽車、籃球等等,這些運動是龐大的經濟效益,由運動獎金到連帶的廣告收入,這才是真正搵真銀的運動行業。中國運動員依然未見在這些領域上有真正的突出。你可以說是有姚明,但只有一個。至於足球,國家隊….?更不用說了。

邊京 - 瑞士德文公視一台 SRF 體育節目「體育新聞 Sport Aktuell」週六的一集播錯字幕,更糟糕的錯誤的字幕有大量性明示,甚至帶有粗口。字幕出現的包括「含撚啦!Schwanzlutscher! 」「__你老母的蠢人! Blöder Wichser!」等粗俗字句。

堂堂一隊東亞冠軍球隊,居然有3人在四年內就放棄了職業足球,景況比較好的只有陳肇麒和梁振邦,在中甲(即中國第二級別的聯賽)算是站穩了陣腳。

FIFA的世界排名是以各國家隊過去四年的平均分數作計算的,而分數是由國家隊每次比賽的結果而得來的。至於每場國際賽可以得多少分數,就由四大因素決定,分別為:賽果、賽事的重要性、對手的世界排名及對手所屬的洲分的強弱。

魚腩部隊不是罪,但…..

為左目睹大溪地被人大炒,明知戲碼稍弱(註:剛才完成了他們的第一戰,對尼日利亞),亦不惜捱通宵唔訓睇呢場波。0:1,0:2,0:3…..吹雞完場,比數係1:6。是的,大溪地就是眾望所歸地被大炒了。但係我由頭十分鐘既恥笑佢地好快咁失左兩球,對完場個一刻,我卻冇左個一種輕視佢地既情感,反而被佢地既鬥志所感動。

兩年一度的「香港盛事」全港運動會(下稱港運會)已經於六月二日順利完成。也許,你看到第一句,都唔知我講緊乜。港運會,食得架?OK,等我介紹下啦。港運會係乜東東?根據官方網站的資料,港運會是以香港十八區區議會為參賽單位的全港大型綜合運動會,包括八個項目,如田徑、游泳及多種球類運動。港運會是為了進一步推廣社區「普及體育」的文化而成,鼓勵市民多做運動,並透過此運動會讓參賽者進行交流與合作。當然,目標還少不了要增加市民對社區的歸屬感呀、促進十八區的溝通與友誼呀等等廢話。

我唔識踢波,但我識碧咸

一個名人的偉大,有時在於他本身就是整個運動或行業的代名詞。說籃球,有Michael Jordon;說高爾夫球,有Tiger Woods;那說足球呢?幾乎不論男女老幼,都會先說出「碧咸」這個大名,然後才會想起朗拿度、比利、施丹。碧咸就是無人不曉的存在,一個宣佈掛靴的一代球星萬人迷。一個值得尊敬的球星,不只在於他有甚麼特技和成就,而是在於他對球界的貢獻與個人熱誠。

包容不包容

郭爽以頭頂撞向領先的李慧詩。就著此事,不同網民各自表述,其中以下的言論則引起極大迴響:「好撚煩,犯規有咩錯?有錯賽會自然會DQ佢,或者罰佢停賽。關阿爺咩事?」先擱下「犯規有咩錯」這句非理性的評論,重點在於最後的一句「關阿爺咩事」。暫且不作字眼上的糾纏,就當「阿爺」是指中央政府,其實這位網友並沒有錯。的確,與共產黨無關,因為跟整件事有關的是中國人這個民族。當然不得不提,與此同時亦有網友分享當年施丹於世界盃決賽以頭部撞向對手的短片,繼續反問該短片跟法國人的劣根性關係何在。真的看似無關,不是嗎?

[email protected]郭爽在緊張關頭出陰招,刻意頭撞李慧詩,被評判警告,醜狀亦被錄影下來。一名包容撚一如所料撲出來護短,說道:「好撚煩,犯規有咩錯?有錯賽會自然會DQ佢,或者罰佢停賽。關阿爺咩事?」我不知誰是他的阿爺、也不知道應如何理解「犯規有咩錯」的語言邏輯。他的邏輯是,郭爽的陰招未過份到取消資格,都是沒問題的。未茅到被Disqualified,就代表無問題。

以馬拉松作比較,日本東京、大板,捷克布拉格、印尼峇里島馬拉松,紐約、波士頓等、以上賽事,吸引全球跑手參賽,他們還是一家大細,旅遊兼觀光購物,路線設計,亦是跑經當地特色街道,舊城區等等,至於香港的馬拉松,一直被無數本地玩家/跑家批評,路線設計無香港本土特色,沉悶非常,因為香港只有一次馬拉松,大家只是沒有選擇情況下,無奈參賽!

眼見不實

.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