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高永文

由於中國停不了的爆發致命禽流感,在政府並無隔離分流措施之下,本地食用活雞的數字直線插水。再加上2008年「宵禁令」之下,雞販也搵食艱難,於是引起了退還牌照的結業潮。到了2011年,香港的活禽食用量,只是2005年的1/3不到,由每日四萬多吨、減至每日一萬二千多吨。

而其實在2008年「宵禁令」之後,本地農場的生產力是足夠維持本地供應綽綽有餘的,但政府仍然「堅持」要繼續由內地進口活雞! 這個才是問題永遠解決不了的原因!……

各位港燦,你以為「一籃子」真的在意「公共衛生安全」嗎? 自己查找不足啦:大陸雞可以隨街走、本地雞只可以等滅口,雞雞呀雞雞,你的罪名是「香港本土」。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醫生,人稱其正直,辦事用心,亦得民心,可算是當今官場較有為者。但局長可知道,香港無道,則出仕食祿是可恥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頗能慎思明辨,為官數十年以來,略有德政,算是勤政為民。惟當今行政長官梁振英昏庸無道,為其出謀獻策,是不義的。想起前朝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同是一腔熱血出仕,但求為民服務。結果又是不斷傳出司長意興闌珊、心灰意冷。政府無道,則根本不應出仕。當年行政長官曾蔭權率領高官遊走各區宣傳政改方案,齊齊高喊「起錨」口號。見司長站在一旁,強顏歡笑,故作興奮舉手呼喊,可笑又可悲。

邦無道則隱,是的,我懇請你們辭職,但理由不是引咎,而是為香港黯淡的前景點上一盞燈。你們這刻的辭職,將會是光榮的。我不相信留在這個由西環垂簾的政府內,還有力挽狂瀾的機會,倒不如代表市民莊嚴宣佈,香港人還有底線。如果有人問我,你們的位置由更赤紅暗黑的梁粉替補,豈不更糟?我相信由梁志祥、上海仔和陳淨心接替你們之際,三位會像戴耀廷一樣,安靜地走在中環及香港的十字路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