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高登

「起底」之哲學討論

起底就是將一個人的個人資料公諸於世。高登仔進行之起底通常是作為網路公審之手段。其理路如下: 任何違反原則P的人當受網路公審。某人A作出違反原則P之「惡行」。若要網路公審任意某人,則對該人進行起底。因此,對某人A進行起底。這種思維之下,「起底」成為了懲罰的工具;由於被起底者是因為違反了某些「原則」(例如某些道德標準或者基本常識),所以起底這一行為就有了正當性。例如愛港力、青關會等建制派維穩打手,顛倒是非黑白,反對民主、自由,對其異見者作出騷擾(如搗亂法輪功的街站)甚至暴力行為,顯然被視之為「不義」,是有違道德原則之行為,認為這些人當受萬人譴責,故被起底,大肆批評。陳廣文這些人也是因此才聞名於世。

是咁的,說起高登,你會想起甚麼?從前,高登與「毒」,就像青島與豆腐火腩飯、關心妍與家姐,總是連袂出現。高登仔,總不承認自已是高登仔,恐怕自己會與「毒拎」二字掛勾。但今天,高登卻彷彿成了潮流指標,無論是cd-rom還是巴打,左一句傻的嗎,右一句好似係,成了身份的象徵。「高登仔」不再是羞恥,而是光環。高登已和我們的生活無法分割,一天不上高登,一天不吃飯的人俯拾皆是。如此種種,都要感激高登CEO林祖舜先生。身為世上最有器量的人,林先生廣納諫言,為一眾巴絲花光心血,不眠不休地建設高登。適逢年尾,讓我們來稱頌數算一下林總裁於本年的三大豐功偉績。

夢裡覓情人 讓我親 被抱緊 專屬情人 沒拜金 沒變心 可愛情人 夢裡深深一吻最終醒覺原來沒人

「抱歉,今個聖誕我是不會外出。」今年我以神速的摩打手回他短訊:這,將會是改變我今後每.個.聖.誕的重大決定。

高登次文化:衝擊與不屑

從主流媒體日益下跌的收視和收聽率、網絡宣傳公司以及網絡媒體的出現,證明更多人願意花時間在網絡而不是主流媒體,而這些主流媒體一方面不屑與他們所鄙視的次文化為伍,但另一方面又無法忽視高登次文化喧賓奪主的觀眾流量,於是他們陷入了一個兩難的處境:既希望引入次文化來吸引觀眾,但同時又想區別自己主流媒體與網絡青山所不同的地位。

文明選課

我兒子CUSIS 開放就是想直接讓各位選課,報讀大家的必修和選修課程。我希望中大內外的各位學生,都能遵守文明選課的規則和秩序,任何人都不應以三字經或四字成語問候我的兒子,更不應問候我。星期一在我兒子開放期間,很多人在電腦前爭執,並涉嫌使用粗口問候我,警方重案組已根據法律,以公平、公正和不偏不倚的態度處理。相信今日選課時候,如果出現類似情況,不論違法人士的背景和政治立場,重案組亦會一如以往,不偏不倚地執法。

高登討論區向來是積極參與公共事務討論的網絡平台。六月中,高登發生大規模封鎖用戶事件。高登解釋封鎖用戶帳戶,是因為「伺服器累積一些涉及誹謗的內容」,「避免小部份人士使用同一帳戶重複發表誹謗言論」及「有會員刻意引導不知情會員以誹謗言辭回應」等等。到底國際人權如何理解言論自由?此文將從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略談言論表達自由國際標準。

6月14日晚,高登行政總裁林祖舜(admin)發出聲明,指封鎖帳戶的決定是參考法律團隊的意見後,決定刪除一些具誹謗性的言論,並順帶刪除一些分身帳戶。聲明之中強調是要刪除涉及誹謗之言論,然而有用戶發現自己雖從無發表過涉及某報業集團之言論,帳戶依然遭到封鎖。網民歸納數據後發現被封鎖用戶大都為發表過激烈言論的反共人士和本土派(如籌款登報反對盲捐一億給大陸賑災的巴絲打),相反大量五毛分身得以倖存。大部份高登會員咸認為admin的解釋並不合理,認為此舉名為刪誹謗言論,實則打壓反共言論,於是在6月15日晚上發起一人一post行動抗議admin白色恐怖行為,據報當晚繼續有聲援抗議行動的會員被封鎖。

再談港鐵塗鴉

過去九廣鐵路曾在2003年和2007年,借出一列東鐵列車予學生和設計人士,於藝術發展局合作,將佢地嘅創作貼滿車廂內外;港鐵公司也在2011年辦「列車萬人Like」比賽,是為宣傳港鐵iPad app的公關活動,最後由高登仔將好多粒 icon 推上港鐵列車 [sosad] ,三次活動最終得到正面評價。倫敦地鐵有見塗鴉嚴重,就開放車站牆壁,將塗鴉合法化,引導去唔影響他人嘅地方;唔知我地又改唔改到「小農DNA」,在不影響安全之下,俾各位動手「設計」特色 MTR 車廂呢?

女神

當阿貓阿狗隨便一個mk妹不知名o靚模姐仔都可以是女神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是。每次見到有個唔知邊度蒲出黎名都未聽過既mk妹電視台姐仔歌星又自稱高登女神、宅男女神,我真係好想同佢地講:o靚妹,邊撚到呀你?- 我上過娛樂頭條C1、書展出過寫真、成個高登都係我啲相,我係高登女神。

可能我只是個偽毒女,有人說我外表不俗,應該有不少裙下次臣。兵?我沒有,既不懂收兵更不懂保持形象,但我身邊有一個偽毒男的朋友,跟他說高登他不太明白,雖然他看動漫,但他儘其量只是一個宅男,因為他外表英俊,鼻子高,個子更高,女性朋友更是駱驛不絕,其實毒拎一個更開心,他又領略到幾多?

是咁的,別以高登為恥#yup#

「嘩!安已不!」閒時跟朋友閒聊,不經意吐出一句高登術語,引起嘩然。有些朋友笑而不語,有些則以立刻絲打稱呼我,卻同時伴以恥笑的眼光。還記得一次,上miss mo毛孟靜的課,忽爾,她一臉認真地問道:「對了,你們誰有上高登?」全班先是一陣笑聲,夾雜著竊竊私語之聲,卻良久不見有人舉手。Ms Mo再問,大家仍不約而同地矢口否認。先來利申一下,當時我也是沒有承認的。

大家唔好忘記,梁振英唔係高登admin,而係香港政府嘅總admin。成個香港嘅幾萬億公帑點用、十幾萬公務員點做、警察點執法、律政司告邊個、房屋政策、土地政策,全部都睇行政長官頭,所以佢會有好多位可以同地產商、強國富豪、中資企業勾結,同埋好容易俾佢自己同親信上下其手。一個掌握香港最大權力嘅人,誠信點可能唔重要?俾一個誠信破產嘅人做行政長官,就好似揾陳冠希幫你照顧你條女一樣咁危險。而家梁振英仲響度吔文吔武,佢班梁粉日日響度鳩up,叫大家向前看,俾個機會梁振英做實事。向前看?試下俾陳冠希照顧你條女啦。

女能載舟之網絡紅人

要本少利大成功吸睛,就要變通食腦,而女,又是班網絡紅人的一記絕招。第一個要數司徒夾帶,論得罪人多,他可能不比詹培忠少,事關他鏡頭下美女無數,高登仔極之葡萄。每幾日FB 出靚相是指定動作,每段片都會有些女生作點綴(有時更是主打),就連講音響也要女師父露腿躺梳化。網民片照睇,人照鬧,J照打。

現實世界的電腦山莊

以起底的方式去「懲治」一些失言的網上小人物,不啻是懦夫的行為。如果你認為他說的話不當,你應該去告訴他如何不當,而不是拿不相干的私生活來開刀。不去正面面對和處理,借其他事情去攻擊,此之謂懦夫。當初有人貼出她的言論,並批評她的言論,這原本沒有任何問題,但是當網民將事情延伸到她的個人資料,以至毫無關係的前度男友個人資料,事情離原本她的失言已經十萬八千里遠。她的個人資料、情史、地址、電話,究竟與她的失言有多大關係?竟至於要成為被攻擊的對象?